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末夏:當教科書里的「文化大革命」變成「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

作為全世界範圍內獨一無二且駭人聽聞的「文化大革命」,其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與慘絕人寰,係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嚴重災難,這一點常識早就在國內外史學界得到共識。可以這樣講,不管從全球或者從中國歷史角度,從未有一場運動能波及一個社會的各個角度,所有人所有家庭都受到極其大的精神與肉體衝擊

企圖強制性用掩耳盜鈴式手法對歷史中的錯誤進行正面化、乃至於篡改事實,這係目前中共官方意識形態一直持續進行的“沒有硝煙的戰爭”。

據中國國內消息,新版歷史教科書刪去了“文化大革命”一課,將其內容與“十年探索”合併,統稱為“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這套歷史教材將全面覆蓋全國初中,將於2018年寒假後的學期使用。

很快,中國互聯網上對官方這一嚴重篡改刪除“文化大革命”行為予以嚴重批評。緊隨其後,人民教育出版社1月10日晚間回應稱,統編初中歷史教材八年級下冊專題講述了“文化大革命”,將在2018年3月春季學期投入使用。

人教社表示,統編歷史教材按照新的編寫體例,在第六課《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中,將“文化大革命”單獨作為一個專題進行了重點講述,分六段全面系統講述了“文化大革命”發生的背景、過程和危害等。

針對官方如此回應,民間恐怕係無人相信。從流傳出的新舊歷史教材書的圖片對比來看,把臭名昭著的大標題“文化大革命”改為頗具玩味與褒義詞性質的“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真係應了那句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也符合官方一貫的“壞事當好事”辦的意識形態的特徵。

文革死傷遠超過南京大屠殺與納粹集中營

作為全世界範圍內獨一無二且駭人聽聞的“文化大革命”,其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與慘絕人寰,係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嚴重災難,這一點常識早就在國內外史學界得到共識。可以這樣講,不管從全球或者從中國歷史角度,從未有一場運動能波及一個社會的各個角度,所有人所有家庭都受到極其大的精神與肉體衝擊,這其中,以“地富反壞右”以知識份子群體,無疑首當其中被深度碾壓。

在中國,人們一般習慣把1966年至1976年,稱為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這場運動的歷史起源,也係以“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字眼開篇。隨之而來的各地新老紅衛兵、造反派、武鬥、批鬥、血統論等把文化大革命的階級鬥爭發揮到你死我活。海外學者包括麥克法誇爾(Roderick MacFarquhar)研究所寫的《文化大革命的起源》(三卷本)、《毛澤東最後的革命》更係在全球史學界得以好評。

即使在中國八8、90年代,在相對有所寬鬆的史學研究環境下,嚴家其《文化大革命十年史》、王年一《大動亂年代》、徐友漁《形形色色的造反》等書籍也為文革的真相研究提供更多元更真實的寫照。

可以講,在國內外史學界研究層面,無一不對文革的毀天滅地給予深度揭示,這一人類歷史上聳人聽聞的大屠殺大毀滅,真相早已經暴露在世人面前。甚至如果對比死傷人數,文革也遠遠超過南京大屠殺與納粹集中營。

但遺憾的係,即便世界公認的真相,隨着中國意識形態的持續高壓,竟然敢於公然刪除,這不僅係對歷史昨天的犯罪,也係對歷史今天與聽日的犯罪。

事實上的文革結束了數十年,但文革的陰魂與基因從來沒有真正遠離過中國。原因恰恰就係官方所提倡的“宜粗不易細”。即便官方在1981年的中央決議已經判明文革係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的運動。

文革在中國文革研究出版在國外

而現實中,1981中央決議之於文革,更係一種“我承認這係錯的”,但僅僅係承認,而非去公開文革檔案,更對國內文革研究形成“禁區”,這就造成了今天的“文革在中國,但文革研究出版更多在國外”的現象。

也就係講,從1981年官方承認文革錯誤到今天,實際行為中,官方對文革的諱忌莫深,導致了很難讓公眾真正了解文革、認清文革與反思文革。這也表示,官方並沒有真正意義上承認文革錯了。

因此,官方今天刪除篡改文化大革命課程,其實代表了一直以來的慣性,這很大程度上也係官方意識形態所希望達成的,讓中國下一代接受歷史教育的人,逐漸逐漸全方位忘卻文革,如同文革從來沒有發生過。

而且,對“文革”這樣的態度,還在1949年後的無數次運動下的歷史真相也係一樣,比如土改、反右、肅反、四清、大饑荒,所有這些值得學者與普通人深入研究的歷史事實,在中國都係禁區,影視、出版全方位予以消滅。2017年中國作家方方出版了一本《軟埋》關於土改的書籍,隨後該書遭到禁令,無法出售。

所以,綜合來看,新版歷史書刪除文革篡改名字並不出人意料,這也係意識形態一直以來持續收緊持續虛無主義的結果,並唔係簡單的一時之舉。

以篡改歷史而言,不禁想起前外交部痛斥日本篡改教科書的講法:南京大屠殺係日本軍國主義在侵華戰爭中犯下的殘暴罪行,鐵證如山,早有定論。日方對有關問題的認識和處理,實質上反映出日方能否持有誠實、負責任和正確的歷史觀。歷史就係歷史,不能也不容篡改。我們再次嚴肅敦促日方本着對歷史高度負責的態度,以正確的歷史觀教育年輕一代,切實履行正視和反省侵略歷史的承諾,以實際行動為改善與鄰國關係作出努力。

這樣看來,不過係五十步笑一百步,小巫見大巫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