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鉤:給「冰花男孩」獻愛心 怎麼感動不起來?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吳鉤:給「冰花男孩」獻愛心 怎麼感動不起來?

如果貧苦地區的孩子都要靠“大眼睛”、“冰花照”改變命運,如果中國的老百姓都要靠運氣活着,這係邊個的失責和恥辱?(微博圖片)

近日,一組“冰花男孩”照片在網路刷屏引髮網友關注,照片中的小男孩站在教室里,頭髮和眉毛已經被風霜粘成雪白,臉蛋通紅,穿着並不厚實的衣服,身後的同學看着他的“冰花”造型大笑。

據了解,“冰花男孩”叫王福滿,今年10歲,家住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村民委員會魚池麻村民小組,照片拍攝地點為其所就讀的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小學。因為母親離家出走,父親外出打工,他和奶奶居住在距離學校4.5公里的老屋子裡,平時需要走1個小時的山路才能到達學校。照片拍攝當天,正值學校舉行期末考,“冰花男孩”在零下9度的低溫下趕路來上學,這才變成了照片里滿頭雪白的模樣。

“冰花男孩”王福滿通過網路和媒體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也使雲南昭通高寒山區的學生群體成為人們關注的對象。隨後昭通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市委書記楊亞林特別“強調”,要“切實”做好相關群眾冬季生產生活安全保障工作、減輕極端性災難天氣造成的損失,“切實”維護人民群眾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

8日下午,昭通市政府副市長吳靜感到該校現場辦公,立即到“冰花男孩”家中開展家訪,對做好學校學生和留守兒童保暖、安全過冬等作出具體布置;魯甸縣縣長馬洪旗、副縣長梁浩波迅速趕到轉山包小學和“冰花男孩”家中了解情況,並對市裡的要求進行落實。

10日,共青團雲南省委等部門帶領志願者,為“冰花”男孩所在學校及附近高寒山區學校送去首批10萬元捐款,男孩所在的新街鎮轉山包小學在校學生每人領取了500元“暖冬補助”。同時,有企業為學校提供了144套保暖服和20套取暖設備,並為男孩父親安排了工作。截至目前,雲南青基會已經籌集了暖冬愛心善款共計30萬餘元,愛心籌款還在持續進行中。

甚至,在得知“冰花男孩”王福滿的心愿係“當警察”和“來北京”後,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的師生還發出了熱情的邀請,期待他能夠初心不改,努力拚搏,來到北京這所被譽為“共和國警官搖籃”的學校學習,成為一名人警察察,實現除暴安良,報效祖國的崇高理想……

不知道為咩,看着雲南當地各級政府和社會各界對“冰花男孩”的關懷和救助,我卻一點也感動不起來。唔係都講“冰花男孩”吃過的苦能照亮他未來的路嗎?現在的“冰花男孩”不但瞬間成了“網紅”,而且受到了各級領政府的幫助,連父親也有人給安排了工作,可以講咩也不缺了,沒準還能像“大眼睛”蘇明娟一樣,前途可謂一片“光亮”!

可係,這樣的“光亮”係如何得到的呢?如果沒有拍“冰花照”,如果他的“冰花照”沒有被傳到網路,如果傳到網路沒有引起網友和媒體的關注,引起雲南省、昭通市、魯甸縣各級領導和政府相關部門的“重視”,“冰花男孩”即使變成“冰花爺爺”,也依舊還係“一片冰花”,何來“一片光亮”?

昭通市地處烏蒙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113萬餘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就有小學生13.87萬人、佔在校生總數近47%。當地寒冬求學的艱辛係一個老問題。據魯甸縣教育局副局長宋德華介紹,“冰花男孩”並唔係該校走路上學距離最遠的一個,與他一樣距離甚至更遠的學生有30多個。目前,該校一年級至六年級167名學生均來自轉山包村各個村民小組。“學校現在還沒有學生宿舍,但我們一直在努力爭取。”

由此可見,“冰花男孩”並唔係王福滿一個,當地有很多這樣需要關注和講明的孩子。可係,為咩非要坐等這組“冰花照”,如果沒有“冰花照”的出現,這些“冰花孩子”咩時候才能得到當地各級政府的關注和救助,他們的艱苦現狀何時才能得以改善?為咩媒體不報導,政府就不動,媒體一報,政府就主動成了一個規律?

當年,沒有中國青年報攝影記者謝海龍拍攝的“大眼睛”,蘇明娟即使眼大如牛,也沒有用。今天,如果沒有“冰花照”,沒有媒體的關注,“冰花男孩”吃過的苦再多,即使他的頭上頂着“冰山”,也不能照亮他未來的路,只能講他們運氣太好了。

從雲南當地各級政府短短兩天的行動和表現來看,改變“冰花男孩”們的狀況並不難,非不能也,實不為也。可係,如果連政府的天職都要需要媒體來推動,如果貧苦地區的孩子都要靠“大眼睛”、“冰花照”改變命運,如果中國的老百姓都要靠運氣活着,這係邊個的失責和恥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微信公眾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