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怕踩俄紅線 烏克蘭「一帶一路」工程小心翼翼

在2014年3月15日的莫斯科大規模示威遊行中,人們抗議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並支持烏克蘭,集會現場可看到許多烏克蘭國旗。(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有國際問題專家認為,在俄羅斯大兵壓境、東部和南部的頓巴斯地區仍衝突不斷的情況下,烏克蘭希望在安全防衛上依賴美國等西方國家、在經濟上尋求中國“一帶一路”助力,但這條路並不好走。

美國武器、中國投資同時推進

烏克蘭政府本星期說,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烏克蘭的推進是烏克蘭去年的一項主要經濟成就。

中共官方的新華社報道說,烏克蘭經濟發展和貿易部1月10日在其臉書(Facebook)頁面上列舉2017年烏克蘭主要經濟成就時說,“2017年烏中雙邊貿易額比2016年明顯增長,烏克蘭將推動烏中兩國在貿易、農業、航天、科技、教育等各領域的務實合作邁上新台階,確保烏中戰略夥伴關係持續健康穩定發展”。

而就在不久前,美國總統川普2017年12月底批准製造商向烏克蘭提供“標槍”(Javelin)反坦克導彈系統,以應對俄羅斯支持下的坦克威脅。美國上一屆的奧巴馬政府一直拒絕向烏方提供殺傷性武器。

“一帶一路”進入烏克蘭還需看俄羅斯臉色

西方國際問題學者普遍認為,俄羅斯不希望烏克蘭局勢穩定,中國投資的進入可能碰觸俄羅斯的神經。

前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約翰·赫布斯特(John E. Herbst)對美國之音說:

“我認為中國的投資的確能幫助烏克蘭經濟,但克里姆林宮不希望看到烏克蘭經濟穩定,俄羅斯希望看到的是一個分崩離析的烏克蘭,這樣,烏克蘭不是需要俄羅斯的援助、就是需要俄羅斯停止在頓巴斯的戰事。這樣的情況還沒出現,這讓俄羅斯很失望。”

2013年12月5日,時任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訪問北京

2011年,當時親俄的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訪問中國時,中國和烏克蘭被升格為戰略夥伴關係。中烏經貿關係在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後逐漸復蘇,以“一帶一路”為名的各項中資工程開始加入烏克蘭的基礎設施建設。

俄羅斯高等經濟研究大學國際安全高級研究員瓦西里·卡申(Vasily Kashin)對美國之音說:“以前,中國把烏克蘭看作歐洲和俄羅斯市場的潛在接入點,並有興趣對烏克蘭農業進行投資。中國也是烏克蘭的主要貿易夥伴。”

中國港灣工程公司承包的烏克蘭敖德薩州南方港疏浚工程接近完工,中國企業還在競標另外一處港口的疏浚工程,並計劃修建碼頭。與此同時,中國公司正在參與興建一條200公里的高速公路,預計將讓糧食卡車運輸受益。中國公司還提議建設一座500兆瓦的風力發電站,幾家中資集團還聯合與基輔市簽訂了地鐵線路建設協議。

不過,卡申質疑些投資倡議能否落實:“要記住的重要一點是,大多數投資提議都還只是諒解備忘錄,在中國人的習慣做法來看,其實意義不大。”

赫布斯特:中國拒絕支持俄羅斯入侵行為

前美國駐烏克蘭大師赫布斯特目前在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擔任歐亞中心項目主任。他指出,中國一直拒絕為俄羅斯的入侵行為背書。

他說:“中國一直不願意支持俄羅斯在格魯吉亞和烏克蘭充滿進攻性的政策,莫斯科方面的這些政策都是直接指向美國。但是,因為中國傳統上,你可以說它尊重領土完整,沒有支持俄羅斯對格魯吉亞的戰爭,也沒有支持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

赫布斯特不認為中俄聯盟堅不可摧,相反,在中亞和東歐地區中國時刻冒“誤闖”俄後院的大忌。

“雖然中俄兩國都認識到合作對抗美國的好處,但這並不意味着他們不清楚彼此存在利益分歧的地方。俄羅斯一直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心存懷疑和憂慮,這是因為,如果中國在大筆投資真的成為現實,特別是在中亞,俄羅斯在這些地區的影響力就會大為減弱,中國的影響就會增加。”

中烏軍事合作碰釘子

去年9月,烏克蘭一家法院突然凍結了中國企業北京天驕航空在烏克蘭航空發動機生產商馬達西奇(Motor Sich)公司的股權資產,理由是中方股權轉讓涉嫌將馬達西奇的資產和產能轉移到國外。

卡申認為,烏克蘭做出這一決定受到了美國的壓力。烏克蘭媒體說,烏克蘭法院是在該國安全部門提議下做出的這一決定。

卡申也提到,在軍事合作領域,中國一直從烏克蘭購買武器,但合作能提升的空間不大。

赫布斯特大使則認為:“如果烏克蘭向中國出售能提高中國國防能力的武器,這可能會給美國帶來一些擔憂。烏克蘭的武器產業並不是特別先進,但是烏克蘭的人才很多。我們不能排除在烏克蘭在未來能像在蘇聯時代那樣生產出十分先進武器的可能性。如果是這種情況,這就會給美國帶來一個關鍵問題。”

美國批評烏克蘭反腐無誠意

雖然烏克蘭從川普政府獲得了不少軍售好處,但是美國方面開始對烏克蘭政府的反腐工作失去耐心。

美國國務院最近表示,烏克蘭最近在反腐敗調查中,幾名國家反腐局的官員被逮捕、反腐局的一些文件被沒收,這些事件引起了美國對烏克蘭打擊腐敗承諾的擔憂。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說:“如果烏克蘭在腐敗問題面前丟掉了靈魂,在頓巴斯為肉身作戰也就失去了目的。反腐機構必須得到支持、資源配置和維護。”

赫布斯特大使說:“烏克蘭的腐敗問題非常嚴重。要有效解決這個問題,總統和總理必須發揮強大的領導能力。讓華盛頓感到沮喪的是,烏克蘭沒有出現一個在應對腐敗方面強有力的領導層,特別是法院系統和總檢察院。”

外界分析認為,中國在烏克蘭的投資決定以務實主義的利益為先,不會受到該國腐敗問題的左右,但烏克蘭若希望保持與美國和歐盟的關係,遲早要着手應對政府改革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