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傅雷出賣摯友—宋永毅談「另類反右」(一)

傅雷係中國著名翻譯家、作家、教育家,他的《傅雷家書》影響深遠,至今仍係中國家長教育子女的範本。但係,人們不會想到,即使以道德文章為世人典範的傅雷,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也有為人不齒的一面——他出賣了自己的朋友、《文匯報》總編輯徐鑄成。

傅雷與夫人朱梅馥。(Public Domain)

剛剛過去的2017年,係毛澤東發動的反右運動60周年。這一年,人們都在回憶和研究反右運動的經歷和教訓,但卻沒有人談及中國近代史學家宋永毅所講的“另類反右”。“反右”係毛澤東對中國知識精英的殘殺,“另類反右”則係知識精英的自相殘殺。宋永毅係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教授、電子書《中華人民共和國檔案》編著者。從今天起,我們分四次來聽宋永毅講“另類反右”的故事。今天講的係,傅雷怎樣出賣了自己的朋友徐鑄成。

傅雷係中國著名翻譯家、作家、教育家,他的《傅雷家書》影響深遠,至今仍係中國家長教育子女的範本。但係,人們不會想到,即使以道德文章為世人典範的傅雷,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也有為人不齒的一面——他出賣了自己的朋友、《文匯報》總編輯徐鑄成。

宋永毅講:“大家知道當時《文匯報》1957年夏天係被毛澤東點名批判的,《文匯報的資產階級方向必須批判》這篇《人民日報》社論係毛澤東寫的。

毛澤東的那篇文章一發表,傅雷就投入到在報紙上公開揭發徐鑄成的行列。

實際上徐鑄成對傅雷係有點小恩的,因為傅雷係個自由職業者,徐鑄成把他聘為《文匯報》的社外編委,給他一定的社會地位。

傅雷當時發表了四五篇文章揭發徐鑄成,尤其7月6日發表在《文匯報》的文章《識別右派分子之不易》,把徐鑄成講成係‘有陰謀的、有集團的,以民間報紙花色繁多為名,實行他辦成一張反社會主義報紙的策略,為資產階級復辟打先鋒。’這個帽子扣得非常大,而且對多年的朋友、對你還係有點恩惠的朋友,這個做法應該講係傅雷喪失了人格。”

傅雷的出賣,令徐鑄成驚愕,也必然引起徐鑄成反擊。宋永毅講:“徐鑄成在7月10號的長篇檢查《我的反黨罪行》中交代,如何同傅雷密商許多問題,他講:‘反右派鬥爭擦亮了我的眼睛,我要質問傅雷,你怎麼咁關心《文匯報》的大鳴大放?你究竟和陸詒等右派分子係咩關係?’徐鑄成當然打成了大右派,但係傅雷把這些事情揭發出來,就造成1958年年初右派補課,把傅雷放上去了,也變成了右派。這也係導致他在文革中自殺身亡的最初的原因.”

宋永毅在講述“另類反右”時首先講到傅雷。傅雷出賣徐鑄成的故事,告訴人們,反右中的許多受害者,同時也係加害者。宋永毅講:“這就值得我們思考了。實際上從‘解放’初期的思想改造、一直到反右、一直到文革,毛澤東和中共整肅中國知識分子的一貫策略係挑動知識分子整知識分子,讓你互相混戰,就使得他的政權高度集中、高度安全。比較可悲的係當時被整的右派,很少有人能夠看穿毛澤東的權謀,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一開始就進入了互撕、互咬的混戰中。而對毛澤東和中共一手操縱的混戰一場的戰略部署,中國知識分子至今還沒有真正認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