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何志平案與落馬曹白雋 爆出中非外交黑幕

——曝光中共 在非洲行賄網絡

近日,兩則重磅新聞吸引了各界的視線。一則係舊年11月在美被捕的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涉嫌行賄非洲政要案在美國首次過庭;另一則係中共最神秘的情報部門:中聯部四局(非洲局)原局長曹白雋被立案審查。兩單案件都指向非洲,揭開了中共“非洲外交”的腐敗黑幕。

先講何志平案,相比前年澳門富豪、政協委員吳立勝賄賂前聯合國大會主席的案件,其受關注度無疑大很多。雖然他在1月8日紐約南區聯邦法庭首次過庭時否認所有控罪,但法官Katherine B. Forrest未有處理其保釋申請,何志平須繼續被拘留。案件將於2月2日再開庭,由於處理證物需時,預料一年後才可正式審訊。

證物包括基金會及能源公司材料

由於何志平案牽涉人數眾多,對香港政商界震撼極大。尤其係不少香港富商、官員近年都熱衷為中共扮演“國際講客”,從中撈取利益和政治資本,何志平案具警示作用。香港媒體也連篇累牘地報導何案的各方面細節及幕後關係。

何志平惹禍上身,係因為美國司法部指控他涉嫌行賄非洲烏干達、乍得等國政要,為中國公司換取開採石油利益。同時被捕的還包括非洲塞內加爾前外長謝赫‧加迪奧(Cheikh Gadio)。

雖然美方無提及公司名,但外界認為幕後金主係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主席葉簡明。何志平則擔任基金會常務副主席及秘書長。雖然何志平案爆發後,無論係華信還係基金會均發表聲明,撇清關係。但8日庭審中控方展示的證物,就包括來自基金會以及涉案的中國能源公司的文件。

華信踢台灣中油出乍得市場

華信的版圖,遍布非洲、西亞、中東及東歐市場。舊年9月,台灣媒體曾報導,台灣中油在非洲乍得擁有三個礦區的經營權,原本預計2020年投產。有中共解放軍背景的華信能源公司,不但買走中油在乍得海外石油投資公司一半的股權,而且下一步目標就係要拿走經營權。

根據美司法部公布的起訴書,中國華信能源早年於乍得已有石油項目,但2014年因為違反環境條例,被乍得政府開出高達12億美元的天價罰單,項目就此擱淺。

但短短一年後,中國華信能源為何能擠走台灣中油,在乍得打開局面?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前分析師科爾(Michael Cole)2015年曾發文指,中共利用智庫對台統戰,當中就提及中華能源基金會以及其背後的中國華信能源。

至於何志平居中扮演的角色,透過美國司法部早前的新聞稿,或可一窺端倪。新聞稿指,何志平與塞內加爾前外長加迪奧在2015年1月涉嫌以200萬美元賄賂乍得總統取得寶貴的石油開採權。當然,詳細情況仍待法院調查。

有軍方背景靠國開行支持

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華信掌門人葉簡明,被指有中共軍方背景,透過中國華信分別成立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上海華信公益基金(理事長有軍方背景)、中國文化院等公司,全部由自己擔任主席。科爾(Michael Cole)曾披露,葉於2003至2005年曾在“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任職,該機構與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同屬軍隊總政治部下設的聯絡部負責。

華信突然崛起,不僅連續四年入榜財富500強,舊年9月更以91億美元的巨資收購俄羅斯石油而備受關注。海外媒體曾對其背景有諸多質疑。

路透社舊年年初撰文表示,華信獲得國家開發銀行(國開行)提供資金支持,並僱用多名前能源國企高層,且獲中共官方的援助亦遠較其它中國私人企業多。

本報翻查華信的收購版圖,發現不少都與國開行有密切關係。比如舊年收購俄石油的巨款中,除了俄國外貿銀行提供的國家貸款外,其餘的就係國開行提供的第二步貸款。此外,華信控股捷克J&T金融集團,將在上海設立J&T外商獨資銀行,與國家開發銀行合作,將J&T銀行作為國開行在歐洲的發債窗口及海外結算中心。

國開行與曹白雋的關係

無獨有偶,國開行與1月6日落馬的中共中聯部四局(非洲局)原局長曹白雋也有密切關係。曹係今年首個被駐中共中央外辦紀檢組拿下的高官,被查僅20天後就被“雙開”,而且官方措辭嚴厲。

據了解,曹白雋被批“行為底線全面失守,亦官亦商”。雖然中共官方沒有披露具體情況,但從簡歷可以發現,曹白雋曾去了中聯部旗下的公司──中國華聯國際貿易公司、中國經濟聯絡中心等出任要職。

值得一提的係,舊年有份參與收購李嘉誠中環中心的買家,包括了中國華聯國際貿易持股15%,令中聯部也浮出水面。

據悉,中聯部屬於中共外交系統,表面上係以黨的名義發展與外國政黨的關係,但同時也係中共秘密情報部門之一。比如2016年,被美國政府調查、幫助朝鮮發展核武器的遼寧鴻祥實業董事長馬曉紅,就被爆係中聯部的成員。

另據媒體梳理,曹白雋主管的“非洲局”和國開行關係密切,涉“薄熙來流毒”。

比如曹白雋常出席的一類簽約儀式,係設立目的為了擴大中企對非洲投資的中非發展基金。中非發展基金係於2007年6月正式成立,被指為“世界最大”的非洲發展的基金,由國開行獨家承辦。

在中非發展基金相關簽約儀式上,官方代表方面,除了曹白雋作為中聯部非洲局第一把手出席,不可或缺的還有國開行。

國開行被指和前商務部部長薄熙來關係密切。2007年薄熙來從商務部部長轉任重慶市委書記後,國開行被指係重慶模式的有力推手。路透社曾發表題為“重慶模式留下巨債國開行深陷其中”的文章,透露重慶模式留下巨額債務,國開行以近千億貸款涉入其中。

2007年6月中非發展基金在北京成立,儀式上發表談話的正係時任商務部部長薄熙來。

時事評論員陳思敏稱,薄熙來在商務部的最後一年,6月中非發展基金成立,全部由國開行投資,而國開行這家銀行雖然冠以“國家”之名,但實際掌柜被指係薄熙來的靠山江澤民的嫡系。

江澤民“非洲外交”的始末

無論係何志平還係曹白雋,都同非洲扯上關係。事實上,自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時期,經濟落後、發展中國家眾多的非洲,就成為中共重點的“外交對象”。江和中共還利用“訂單外交”、“經濟外交”、“經濟援助”等手段,收買西方國家政要,代價係他們配合中共,抵制國際社會對中共鎮壓人權的指控。

據《真實的江澤民》披露,江澤民和中共遊走於各大洲之間,最先依賴的係和非洲國家的關係。

江澤民曾講:“非洲有53個國家,在不結盟運動中約佔半數,在聯合國成員國中佔了近三分之一。”故江向非洲國家提供了“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的政府援助”。這一政策在2006年中國政府發佈的《中國對非政策文件》得到了明確的闡述:“中國政府將根據自身財力和經濟發展狀況,繼續向非洲國家提供並逐步增加力所能及和無附加政治條件的援助。”

中國從來不向非洲國家提出任何原則要求,非洲因此也在重大問題上無原則地倒向中共。

從1999年到2002年中共操縱了此類第三世界盟友,成功阻斷美國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對中國人權惡化狀況提出的議案,後來乾脆用這些國家的票數將美國踢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以致美國不再有發言權。多年來,聯合國人權大會上沒有通過任何批評中國人權狀況的議案。從2002年之後,連這樣的議案都沒有一個國家提起。中國事務評論員晨鐘講,中共的訂單外交換取了各國政府道德的下滑。但如今隨着美國新總統川普(特朗普)上場,其對中共的強硬態度,預料令世界局面發生改變,江澤民當年的“非洲外交”黑幕也會陸續浮出水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玲浦香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