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國的科技帝國如何被用來收集公民的數據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外媒:中國的科技帝國如何被用來收集公民的數據

本文譯自Daniel Rechtschaffen 於1月9日發表在《福布斯》上的文章,原文題為‌‌‌‌“How China's Tech Empire Is Being Used To Gather Data On Its Citizens‌‌‌‌”(中國的科技帝國如何被用來收集公民的數據),以下為原文譯文:

數十年來,似乎每一個商品的標籤上都寫着‌‌‌‌“中國製造‌‌‌‌”。中國在全球製造業出口的主導地位係驚人的,全世界的家庭都填滿了中國廉價組裝的帽子,打火機和搖頭娃娃。

但係,隨着經濟的發展,勞動力成本也在增加。中國近幾十年來的驚人增長,主要依靠其龐大而低薪的勞動力支撐的製造業出口。然而,自從2012年以來,中國的勞動力人口一直在下降,而工資卻持續大幅上升。勞動力成本的增加,再加上全球自2008年金融危機後對產品需求的疲弱,中國企業發現越來越難以維持這一生產模式。為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北京一直致力於產業升級,並在科技領域取得了顯著進步。

科技產業興起

1995年國務院發展戰略出台後,從1996年起北京大舉投資科技領域,高科技企業如雨後春筍。巨頭企業如騰訊,阿里巴巴和百度分別在1998,1999和2000年成立。

但十年後,顯然投資並沒有轉化為創新。中國的科技行業雖然規模龐大,卻只會把外國技術拿來用在中國市場,而中國市場對外國企業則基本關閉。在2006年,國務院要求重組科技產業,迫切要求向‌‌‌‌“以企業為中心‌‌‌‌”的創新系統過渡。

儘管技術模仿和知識產權盜竊在中國還遠沒有根除,但係,中國的科技產業的確在不斷地向前發展。在2014年,阿里巴巴以250億美元在紐約證交所上市,並以短短19年,發展成為在線融資,雲計算和電子商務領域的巨頭,並能夠達到單天銷售253億美元。

北京用技術整治人民

但係,中國科技行業的迅速擴張也引發了數據隱私問題。以微信為例,騰訊曾經被批評為模仿WhatsApp,這一無處不在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序已經成為‌‌‌‌“包攬一切‌‌‌‌”的平台,除了發送消息,用戶還可以支付水電費,訂購的士,點評餐館,購買機票,並基本上能做任何日常需要的大小事。該應用程序的廣泛流行和使用方便使它壟斷了市場,並使其成為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像微信這樣的應用程序不斷地收集用戶數據,個性化用戶搜索結果,並根據用戶使用情況給出推薦。儘管,中國自共產黨70年前建政以來就一直被當局嚴密監控,但係,互聯網的普及讓北京得以直接進入到中國每一個老百姓的家裡。

在公共場所,中國有近1.8億個依靠面部識別軟件和人工智能驅動的閉路攝像機在全國各地全天候監視,這些都係由科技部門開發的。在家裡,自6月以來,網絡運營商被要求在國內服務器上存儲所有數據,例如微信收集的收據,這些數據當局可以隨時提出要求查看。

現在,一個新的社會信用評級系統已經開始生效,該系統利用用戶數據來決定用戶係否有資格獲取從銀行貸款到國際旅遊的一切大小事。據‌‌‌‌“環球郵報‌‌‌‌”報道,以批評中國審查聞名的中國知名記者劉虎,發現自己近幾個月來被在線系統封鎖,該系統可以用來購買飛機票,房產,抵押貸款,或乘坐高鐵。

表面上看,中國科技創新為我們提供了互聯網可能帶來的便利。但係,科技在中國公民生活方方面面的滲透,使得北京當局的觸角無所不在,其影響通過其社會信用評級系統等政策越來越凸顯出來。

而這一切在中國人越來越呼籲在線隱私的時代同時到來。阿里巴巴的子公司螞蟻金服在上周面臨嚴重的公眾反彈之後不得不道歉,因為它自動將網絡用戶註冊到社會信用系統中。雖然,此次事件在一個允許政府任意篩檢個人通信的國家實屬罕見,不過,這也可能係公眾將不願意再忍受當局粗暴對待的一個信號。但係,令人遺憾的係,零星的公眾不滿不太可能會對中央決策產生重大影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博談網記者鄭皓然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