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一仗沒打損失6位上將 我們身處的時代 危險遠超戰爭

lifetimeusa:兩種應對蘋果將iCloud數據交給中國國企管理的辦法:1)註冊非中國地址的蘋果賬戶。2)關閉網絡備份等功能。棄用蘋果解決不了問題,因為依據中共《網絡安全法》,對任何品牌手機而言,所有中國用戶的數據必須留存中國。

李不白:冰花男孩又讓人日感動。彷彿這不是丟人的事而是勵志版冰雪奇緣。說好的“再窮也不能窮教育”和世界經濟第二呢。明明政府失職還是很多人感動,他們就要感動,就要濕,彷彿五行缺水。與民國“政府大樓比學校好就地槍斃”比,現在含豬量明顯增多。

suxinPL:兩張圖片兩個世界:(中國)冰花男孩,孩子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學校。(日本)一個人的火車:在北海道上白滝站,火車公司為唯一乘客一個女學生,開通一輛火車直到她畢業。

joseph shi:老家土豪同學要來加拿大旅遊,最近聯繫我,問我在加拿大當市議員是不是工資很高。告訴他很低,還非要問低到多少,聽我說了具體數字,吃驚之外斷定應該還有外快。我說沒有可能拿到外快。他說那你還圖個什麼啊。再聽說老百姓可以罵我,他說我應該腦子有病才幹這個破議員。拉黑了,千萬別來探望我。

tuiqiang08:中共在和平時期居然損失了六位上將,這支軍隊在抗日戰爭時期也只是損失了一位將軍——左權。這是否意味着,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的危險性,要遠超於戰爭時期?

榮劍:官員行賄和受賄,是連在一起。許多人在問,上將了還行什麼賄?上將從理論上說不需要再行賄了,他享有了受賄的終極權利。但他到達上將之前是要一路行賄,否則他就到不了上將。據說全軍只有兩位上將沒有行賄,他們都是紅二。是不是真的沒行賄,天曉得!從士兵到上將,就是這麼一個從行賄到受賄的產業鏈。

“雲上貴州”全名“雲上貴州大數據產業發展有限公司”,成立僅3年,為國有獨資企業,唯一股東是“貴州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中共貴州省委國防工業委員會)”。新隱私條款要求用戶“理解並同意,蘋果公司和雲上貴州有權訪問您在此服務中存儲的所有數據,包括根據適用法律向對方和在彼此之間共享、交換和披露所有用戶數據(包括內容)的權利。”(蘋果宣布,從2月28日起,中國大陸的iCloud服務將轉由雲上貴州公司負責運營)

月光博客:通過iCloud監控一個人實在太徹底了,你的實時地理位置、你的通訊錄聯繫人、你最新拍的照片、你的備忘錄、你的應用程序里記錄的數據、你的郵件等等,全都可以實時監控。

0792z:過去計劃生育,和現在清理人口,是一個思路。飯不夠吃,不是想着多打糧食,而是琢磨少人吃飯。覺得城裡堵車,不是想着改善交通,而是驅趕低端。完全是供給側的思路。

Sarah_chinaBJ:聽說,他們要把十年文革改成“艱難的探索與成就”。如果,人性的徹底泯滅也算是“成就”的話,好吧,算你們贏了…

wentommy:魯煒主政時我被全國通電清理。蘆葦倒伏。我依然被各級網管奉命追殺,如局域網內一條惶惶不可終日的野狗。魯規徐隨。正如紅都成廢都後,中國大陸走的卻是沒有薄的薄路線,我在周永康治下被失蹤83天,組織吃掉了即食麵,政法口不過是換上來另外一批同樣飛揚跋扈的酷吏。

楊金柱律師的咆哮:現在的關鍵是,法院可以違法,檢察院可以違法,公安局可以違法,但是律師,只能夠配合,只能夠給他們強姦。

中國特色掃雪。

羅昌平:“中國最危險的女人”胡舒立女士,從傳媒出版物的采編名單中消失,這在過去32年里還是第一次發生。2018年1月1日當天,財新內部郵件公布了人事調整通知:胡舒立卸任財新傳媒總編輯、《財新周刊》總編輯,接任者是王爍。與其一同從版權頁消失的,還有早年合任《財經》雜誌聯席主編的楊大明先生。

yyunxuan:我可以告訴你,要治病先交現金,當你病治好出院後才能進行報銷。而現在絕大多數地方為了創收規定一個人只能住多久時間便必須出院,你沒好的只得再進行第二次住院手續。看見沒?一切手續/醫療/藥物這些全要自己先出錢交給醫院。所以窮人仍然大病只得死。小病可醫。

duomei100:我的一學生,畢業後在某電視台任職,從播音、主持,做到一個大欄目製片人,就是嫁不出去。無論律師醫生畫家商人,一聽在電視台工作,還是黨員,連見面都免了。真是殃之池魚啊。

敬一山:那個女人阻攔高鐵發車的額,最魔幻的兩點很多人沒注意。一是那個女子當時目的竟然真達成了,乘警放她老公下來,一家人甜蜜蜜坐高鐵走了。不是好事者發到網上,她的人生會增加一次小小的勝利。二是網絡鬧大之後,不光女主被停職,廬陽教體局讓女主所在小學就教師隊伍建設做出深刻檢討,同時在全區廣泛開展學法守法及師德師風警示教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