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生態 > 正文

張林逃亡尼泊爾 揭秘絕症中國

這麼密集的絕症突然爆發,表面上看,應該是環境污染。淮河流域的污染,雖然不像長江黃河珠江那樣為人所知,也沒有華北地區嚴重,但也相當可怕。但是這個月,三位親人的遭遇使我猛然驚醒:中國污染已到可怕程度!大部分中國人,要麼已經罹患癌症,要麼就是走在患癌的道路上!當局正在瘋狂地癌我中華,癌我中國!

我流亡尼泊爾已近三個月,感覺健康狀況越來越好。首先是聽力有極大改善,聽音樂時居然能夠分辨出許多樂器。其次睡眠狀況更好,每天只睡六個鐘頭就醒了。

這裡的食材雖然看起來又瘦又小,似乎發育不良,但都是天然綠色食品,我每天主要吃炸面圈、煮雞蛋、白蘿蔔,喝牛奶咖啡,我都是撿最便宜的買,但是吃的津津有味,感覺好極了。

尼泊爾的醫院也非常棒。牙醫收費只要國內的七分之一左右,補一顆牙只要大約20元人民幣,而且是一個醫生初診,一個醫生複診,一個醫生治療。即便洗牙,也是這個程序,不像在中國,往往是實習醫生甚至實習護士給您洗牙,弄的您滿嘴是血和污水。

而且尼泊爾一般是先看病,後付錢。就連住旅館也是您自己隨便登記一下,也沒人檢查您的護照,就可以住個十天半個月的,更沒有押金的概念。也沒有人看門,那種對所有人的信任程度,令人嘆為觀止,毫不擔心您不付錢就悄悄溜走。

張林(中)

不幸的是,這個月我卻聽到來自國內三條噩耗。先是我父親突然癱瘓;接着是我的親戚、13歲方依婷突然被查出罹患白血病,高昂的醫療費用使幾個家庭都面臨破產;然後是我母親今天也突然中風。

我的祖父母分別健康地活到85歲、95歲,而我父親現在只有76歲,幾年前就輕微中風行走不便;我外祖父母也是長壽,而我母親今年也才78歲;而13歲侄女的家人,從來沒有惡性病史。

那麼誰是罪魁禍首?

這麼密集的絕症突然爆發,表面上看,應該是環境污染。淮河流域的污染,雖然不像長江黃河珠江那樣為人所知,也沒有華北地區嚴重,但也相當可怕。

蚌埠西郊的豐源集團、中糧集團的巨型檸檬酸廠,跟全中國的化工廠一樣瘋狂地直接排污。二十多年來,牠們一直使用數十條大型排污管,強行把未經任何處理的污水注入地下,已將附近方圓幾十里的地下水嚴重污染。

尤其是兩集團所在的八里橋村,早在十幾年前就有近百村民,五十歲左右就罹患肝癌死去,我曾經看過村民提供給我的許多慘不忍睹的病患照片。村民幾十年來一直上訪,但只是得到殘酷的打擊報復而已。

我的三位安徽蚌埠12中的同班同學,也是50歲左右就罹患癌症死去。

中國從來沒有準確的統計數字,所以誰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因為環境污染而患病乃至患絕症,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經悲慘死去或正受煎熬。

但是這個月,三位親人的遭遇使我猛然驚醒:中國污染已到可怕程度!大部分中國人,要麼已經罹患癌症,要麼就是走在患癌的道路上!當局正在瘋狂地癌我中華,癌我中國!

真正的罪魁禍首是這個可怕的制度!極權愚民制度使官員和民眾都愚昧而貪婪,大家都像老鼠一樣追求個人的最大利益,而幾乎沒有人關心公共利益。

因為關心公共利益的少數精英,又受到愚昧而殘酷的當局的殘酷打擊,要麼像楊天水李旺陽劉曉波一樣被折磨至死,要麼如秦詠敏陳西劉賢斌被殘酷囚禁20餘年。

民族精英不斷遭到打擊的必然後果,就是民族苦難。所以悲催的中國人,總是必然地面臨一場接一場浩劫,無休無止!

正如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共產黨喪心病狂地殘殺虐死了幾百萬會種地的地主富農,沒過幾年就有四千萬農民像牲口棚里的牲口一樣被民兵控制在村裡活活餓斃!

以前我認為,改革開放雖然帶來了嚴重的污染,把數億農民工當牲口奴役,但是結束了毛澤東時代與世隔絕、徹底瘋狂愚昧野蠻的狀況,還是有進步意義的。這個月我猛然意識到,正是在中國人經濟狀況逐步改善的同時,中國人賴以生存幾千年的肥沃的土地,地球上最大的天然糧倉,已經面臨被徹底摧毀的命運,而且很可能已經無法逆轉!

全世界最污染環境的產業,幾乎都轉移到了中國。愚昧、貪婪而狠毒的商人,與同樣愚昧、貪婪而兇惡的官員勾結起來,分享了利潤,卻殘忍地摧毀了中國。牠們的家人早已移民歐美,哪裡會考慮中國沉淪!

以前每次我去中國的醫院看病,總是感到醫院可能是中國最繁榮的產業,黨國頭目更清楚中國經濟已經百業蕭條,唯有醫療產業一枝獨秀,所以號召做大做強醫療產業。豈不知這這是正是中國人、中華民族病入膏肓的明顯跡象!

中國已患絕症,正走在一條沉淪之路、不歸之路上!

更令我痛苦的是,父母親人被環境污染導致如此重病,我不僅無能為力施救,甚至回國探望我都躊躇再三。

因為我實在不知道,當局什麼時候會再找個借口把我關押起來。我已經被他們關押過幾十次,半個月以上的關押就有十次,兩年以上的關押就有五次,累計失去自由長達16年。

最要命的是,他們給我羅織的罪名五花八門,三十年來沒有一個中國人曾經被指控過如此之多的罪名,而且幾乎都是冤假錯案,請看:

1,擾亂公共秩序罪;2,擾亂交通秩序罪;3,反革命宣傳煽動罪;4,反革命破壞罪;5,陰謀組織反革命集團罪;6,流氓行為(勞教3年的借口);7,偷越國邊境行為(我從美國偷渡進入中國後又被勞教三年的借口);8,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9,煽動分裂國家罪;10,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

所以自從1986年我開始專門從事民運以來,在中國的每一天,都是在被監控、被監禁和恐懼中戰戰兢兢,又時時需要鼓足勇氣挑戰極權中度過的。

張林

2017-12-26於博克拉,尼泊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