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私人醫生:鄧穎超係自私自利邀寵固位之人

我原本極為尊敬「鄧大姐」的,現在知道她係極端自私自利的人,係個標準的邀寵固位的人物。我深深感到厭惡。我諗鄧這一手可真厲害。她咁一講,表明了周與她二人,對毛係無限熱愛和忠心赤誠的。而我們在她口中,變成不負責任、不盡職的人,而且不識大局,對毛感情不深。將來傳出去,傳到毛的耳朵里,使毛更能信任周和她。可這就把我們給賣了。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反倒使我們自己成了「被告」。

自1954年,李志綏被任命為毛澤東的保健醫生後,將平日所見所聞記錄下來,寫成涵蓋非常廣泛的日記。1966年,由於文革中紅衛兵興起了抄家風,好驚受到牽連,李家將日記燒掉。1976年文革結束後,李志綏的妻子催促他寫出他之前的經歷。1994年10月11日,李志綏通過美國蘭登書屋出版了《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李志綏不僅在書中曝光毛澤東極不光彩的一面,也記錄了毛澤東身邊重要人物,如江青、周恩來等的言行。對於周恩來妻子鄧穎超,他係如此評價的:我原本極為尊敬“鄧大姐”的,現在知道她係極端自私自利的人,係個標準的邀寵固位的人物。我深深感到厭惡。

周恩來與鄧穎超早年合影

江青從蘇聯接受醫療返國後,神經衰弱更形嚴重。她認為她有重病,子宮頸原位癌複發、咽部淋巴結髮炎、胃不好、消化能力差、頭上似乎壓了一個鐵盔。她自稱係淋巴體質。她講耳鳴,好象有個蟲子向耳里鑽。怕風、怕光、怕聲音,而且有一種恐懼感。她長期有失眠症,安眠藥換來換去,然後又講藥物過敏。她對安眠藥上癮。她生病也上了癮。

但她的鈷六十放射治療十分成功,原位癌完全治癒。

當時我負責她和毛的保健,不得不給她檢查。

江青經過鈷六十放射治療以後,我在血常規檢查中發現,全血細胞都偏低,特別係白細胞和血小板比正常數字降低很多。那表示江青處於放射治療後的恢復期,不必大驚小怪。但江青幾近歇斯底里。我從十三陵水庫勞動返嚟後,就由我負責具體組織安排,保健局找了各科專家檢查會診。這時已係暑期,江到北戴河後才檢查身體。

這次的檢查科目多。江要我布置各科分開檢查。江又提出,為了避免神經緊張,連續查兩天後,要間隔三、四天,休息好了再查。這樣斷斷續續地做完了全面的身體檢查,一共用了兩個禮拜。江對檢查的醫生們呼來喝去,非常不尊重。又隨意改變檢查時間,視醫生們如同家僕。

檢查完畢以後,醫生們聚在一起,討論檢查結果。大家感覺十分棘手。除去已經治癒的子宮頸癌尚且需要定期檢查以外,就係要適當治療放射後的血球降低。其他沒有發現咩重要的疾病。(此後多年,直到她被逮捕時為止,廿多年間,她的健康情況一直很好。)

大家都明白,江的生活條件十分優越,每天沒有事情可做,接觸的人太少,真可謂離群索居,勢必形成性格上的孤僻怪延,和極端的個人主義自私自利。她自己感覺的癥狀又多又嚴重,但身體卻係基本處於健康無病的狀態。她講的啲癥狀,其實就係神經衰弱的表現。我們都係內科醫生,無法治療她的心理疾病。

我們寫了一份意見書,分別交給毛和江青。意見書上講:“經過各科仔細周到的檢查以後,江青同志目前處於放射治療後的恢復期。除去一般的增強體制,提高對疾病的抵抗力的藥物治療以外,要儘可能參加一定的社會生活。暫時不能擔任工作。但要多參加文娛活動和體育鍛煉。”我們措詞十分委婉,其實江青的病因之一便在於無所事事。

江看過後大為不滿。她認為她根本上唔係放射治療的恢復期,她有重病,醫生唔係忽視,就係向她隱瞞真相。她指責一頓以後,要醫生們重新討論,認真報告實際情況。

醫生們無可奈何,聚在一起又反覆討論。大家並唔係討論有咩病,而係琢磨用咩樣的言詞可以使她接受。最後向江青提出,大家提的放射治療的恢復期,係表明在逐漸恢復中,在恢復過程內,原有的神經衰弱和植物神經功能失調,都表現出啲癥狀,這些癥狀就係她自己感覺到的各種不舒服。

江青對於這個解釋仍不滿意,一定要講出有重病在身,仍在堅持奮鬥。可係醫生們再也不願意讓步了。在與江交談時,她甚至瞪目厲聲質問醫生們講:“你們能保證我沒有,也不會有咩病嗎?”

江跟着又講:“你們講參加啲文娛活動和體育鍛煉,太空洞,沒有具體內容。你們應該提出具體項目,排出每周的活動日程。”

這又使大家大費腦筋。於是建議,聽音樂唱片,練習聽力;每周參加兩次晚舞會,鍛煉體力;睇吓電影,使眼睛對光線逐漸適應;多在室外照相,使身體對自然風和陽光適應力增加。又提出可以打太極拳。

毛對我講,他年輕時練過拳,也了解道家佛家禪定及修煉,對於江青打太極拳有意見,認為練拳不適合江。後來他同意先讓她試試看再講。於是保健局通過上海市體育運動委員會,請來一位姓顧的拳師。這係毛與江暫時住到西郊新北京,叫做新六所的住處。呢度面有六座住宅,係為毛和其他幾位黨的副主席造的。我每天上午乘車接顧拳師,到新六所教江青打拳。

江打拳很認真,但係柔弱無力,只能算係比畫而已,顧拳師既謹慎,又含蓄,話不多,可係需要講明的地方,都簡要精確地加以講明。

顧非常會看眼色。他發現,只要重複兩三次指出江的姿勢或出手不對的時候,江神色就不對了,因此也唔好求太多。

七月初我隨毛和江青到了北戴河。顧拳師也跟着去了。

江青在北戴河,神經衰弱越來越加嚴重。

護士天天哭喪着臉。江青怕光,窗子上必須放下窗紗,可係江又要經常開窗通空氣,必須拉開窗紗。這一開一關,護士被罵來罵去。江怕聲音,拉開或拉關窗帘,都不許有一點聲響。護士在房內走路時,衣衫的悉嗦聲都要受到她的申斥。江講,棕色、粉紅等等,刺她的眼睛。於是牆壁,甚至傢具,都塗成淡綠色。

護士又向我哭哭啼啼地講,實在干不落去了。這期間換了五、六批護士,都係高高興興來,垂頭喪氣走。江的口頭禪係:“中國有六億人口,人多得很。邊個不幹,邊個走。願意乾的多得很。”

當時我和保健局局長史書翰,副局黃樹則,一籌莫展。我們商量還係找楊尚昆,請他想諗計。楊講:“江青根本看不起我。你們的這些困難,講給我聽,我有咩辦法。”

我們返嚟,真係如坐愁城。又商量還係找周恩來,請他諗計。史書翰曾為林彪的事找過周恩來。當時林彪已係半退休,有精神衰弱,不肯聽醫生的話。周去找林談,講毛主席和黨都希望林彪聽醫生的勸。林就聽了周的話。我們想請周對江青勸講一下。

結果我們打錯如意算盤。

黃打電話給周,秘書講周太忙,由周的妻子鄧穎超同我們談一次。我很少跟鄧穎超接觸,但我十分尊敬她。我們都叫她“鄧大姐”能見到她本人係件光榮的事。我做了發言的準備,想好好地將江青不好伺候的情況向鄧講明一下。

我和黃樹則去見了鄧,將工作的困難向鄧講了。並且講,實在係走投無路了。還提出,只採取醫療護理的辦法,解決不了江青的“病”,必須有人勸她,要自己克制啲,要認識她的啲癥狀,唔係真嘅病,係脫離工作,脫離社會生活的結果。

鄧聽我講完以後講:“我們的主席,在革命中度過一生。他老人家全家有八位,都為革命犧牲了,真係為了革命,做出了無比的貢獻。我們對主席的感情不能係空的。主席現在只有了一位夫人江青同志。江青同志有病,我們只有照顧好才對得起主席。再有天大的困難,也要照顧好。”

“主席的第一位夫人楊開慧,為革命犧牲了。第二位夫人賀子珍有了精神病。現在你們又講,江青同志精神也不正常,這使我們傷心極了。你不應該咁講。這對主席太不公平了。黨給你們的責任,就係照顧好江青同志,治療好,護理好。你們沒有權力提出嗰啲問題。”

當時我與黃樹則啞口無言,只能唯唯諾諾,碰了一頭灰返去。我諗鄧這一手可真厲害。她咁一講,表明了周與她二人,對毛係無限熱愛和忠心赤誠的。

我這才了解周恩來其實只係毛的“奴隸”,對毛絕對服從。鄧穎超係老幹部,經歷記多,深諳世故,係泥鰍樣人物,讓人無論如何也抓不住任何把柄,講她與周有不利於毛和江的言論。我認為她這番話係事先與周商量好才講出來的。她知道我講的係實情,但她得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姿態,訓誡我們一頓。

而我們在她口中,變成不負責任、不盡職的人,而且不識大局,對毛感情不深。將來傳出去,傳到毛的耳朵里,使毛更能信任周和她。可這就把我們給賣了。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反倒使我們自己成了“被告”。

我走返嚟,默無一言。我原本極為尊敬“鄧大姐”的,現在知道她係極端自私自利的人,係個標準的邀寵固位的人物。我深深感到厭惡。

我只好親自向毛報告江青的事。這係正值赫魯曉夫秘密訪問中國。赫魯曉夫在一九五八年七月卅日抵達,毛從北戴河坐專列回北京見他。我在車上跟毛講了江青的病情。

毛詫異講:“你們唔係已經有了一個報告了嗎?又有咩新問題?”我講:“唔係新問題,係檢查結果和醫生們的意見,沒有全部寫進報告中去,所以再向主席報告。”

毛放下了煙,講:“你講清楚吧。”

我講:“醫生們共同的意見係,江青同志沒有咩病,主要有強迫觀念和雙重人格。”這時我將大家簽名寫的一張簡單診斷書,交給了毛。

毛看了這張紙條,問我,強迫觀念和雙重人格講明咩問題。

我講:“醫生們的意見係,江青同志對人對事,往往以主觀臆想代替客觀實際,而又出爾反爾。醫生們主張,儘早勸江青同志要多接觸啲社會生活,多接觸啲人,這樣對她可能會好些。”

毛聽了以後,默然不語。

我又講:“別人向我談到林彪同志的病,他的病醫生很難治。可係只要周總理去看他,向他講明係主席建議的啲話,他都聽得進去。可係江青同志對邊個的話都不聽,這太難辦了。甚至主席的話,她也不聽。”

毛垂下眼睛,吸了幾口煙。

然後毛慢慢講:“江青還係聽黨的話的。”毛講“黨”時,指的係他自己。

“這點要看清楚,你們的意思係,江青有思想問題的了。她這個人係有嚴重的資產階級思想。可係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她惶惶不可終日,係怕我唔好她了。我同她講,不會的。護士們照顧她,替我謝謝她們。江青的話不能全聽。她待人苛刻,告訴護士們,必要時可以頂她一下嘛。”

我講:“唔好講頂了,全心全力伺候她,她還不滿意,還罵人。要頂就更壞了。稍不順心,她講護士服務態度不好,有僱傭觀念。再頂頂,豈不成了反革命。”

毛笑起來,講:“我一直同江青講,百日床前無孝子,自己生病就係要諸事將就啲。”

我講:“護士們哪裡指望她將就,只希望唔好責罵,唔好太苛求了。”

毛沉頓了一下講:“那好,替我謝謝護士他們。我看江青的病現在係過了坳了,也替我謝謝這些醫生們。”“過了坳”這句話我不太懂,後來才明白,毛係講江的病已經度過谷底,在逐漸好起來。

我又告訴毛,醫生不希望將這些睇法告訴她本人,也希望毛唔好講出醫生的真心話。

毛點點頭講:“江青會聽黨的話。我可以不告訴她你講的這些。以後有咩難辦的事,可以直接向她提,也可以告訴我。不過唔好背後議論。不能既不告訴她,又不告訴我。向別人去將,這樣就不好了。”

我講:“我沒有背後議論過,更沒有向別人講。正係工作上有了困難,才向你講。”我不能跟毛坦白和鄧穎超談過,毛會覺得我係在背後議論江青。我已學到了教訓,不能再找別人談,犯另一個錯誤。

在北京我將毛的這些話,告訴了衛生部副部長崔義田和史書翰及黃樹則。他們都替我擔心。他們講,一旦毛將我的話告訴了江青,不但我的日子不好過,而且會牽連到保健局、衛生部和這些專家們。他們勸我,不能再講了,適可而止就行了。當時的結果係,護士們的工作仍然困難,但無論如何江青待它們比前一段要好些了。嗰個夏天在北戴河還係遣走咗幾位護士。

我也開始懷疑江青不滿意的不單係護士們沒有好好伺候,她擔心的係毛對年輕女人的偏愛。這一段時間由北京醫院找來不少護士,供江青挑選。江青講,見生人太緊張,最好在晚舞會上的輕鬆環境中,將護士帶給她看。

這些年輕、天真嘅護士自然也要介紹給毛。她們都將毛看成係一位偉大的領袖,自然對毛表現十分熱愛和親近。一次一位護士給江青送葯服用時,這位護士先向毛打了招呼,握了毛的手,問毛好以後,才將葯送給江,江很不高興。我向江解釋,我認為這事很自然,年輕人對領袖當然會流露出仰幕和熱愛的心情。

江青睜大眼睛講:“大夫,你可太不了解主席了。他這個人在愛情上可不專一。他係一個精神與肉體可以分離的人。有些女的也願意往上搭。你明白嗎?你對這些護士要進行道德教育,要他們注意禮貌。注意與首長接近時,應該有男女有別的概念。你可不能放任不管哪。”

我那時不了解江青的這番話。我對毛的性放縱仍不甚知情,而且毛跟我明講過,江青主要係怕毛拋棄她。我不知道在某些方面,江青看得要比我透徹。

毛的性慾極強,而且性和愛可以係全然無關的兩回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