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周恩來竟給毛下跪 還合謀讓林彪喪命 送領土成就金三角

1月8日係前中共總理周恩來的42周年忌日。中共一直以“人民公僕”的形象宣傳周恩來,但越來越多關於周恩來的內慕被披露出來。1971年林彪在蒙古機毀身亡,並被定性為〝投敵叛國,自取滅亡〞,有學者指出係毛澤東和周恩來合謀下的套。學者朱學淵指出,由於周恩來隨意出賣中國領土,造成中緬邊境的果敢成為世界毒瘤‘金三角’的一部分。毛澤東保健醫生李志綏在回憶錄中提到,一次檢閱前,周恩來跪在毛面前解釋檢閱車行經的路線。

周恩來兩面三刀

1月8日係前中共總理周恩來的42周年忌日,海外社交媒體推特和臉書正熱傳周恩來在政壇中和在“文革”中“兩面三刀”的歷史文章。

周恩來雖然已經去世超過四分之一世紀,卻一直飽受爭議。據研究周恩來的專家,美國狄金森學院研究員宋永毅講,在中國大陸,有關周恩來的書,都係帶有使命的塗脂抹粉之作。在這些書中,周恩來被描繪為識大體,顧大局,廉潔奉公,忍辱負重,勤政愛民的完人。要如此煞費苦心,編造故事,掩蓋真相,美化周恩來,係中共維護統治的需要。

根據中共官方內部材料寫成的《晚年周恩來》一書出版顯然有助於海外的周恩來研究。此書作者高文謙原本係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的室務委員和周恩來生平研究小組組長,長期從事周恩來資料的處理和研究,採訪過與周恩來有過關係的許多政壇人物,參與編寫過中共官方的“周恩來年譜”,“周恩來傳”等書,熟知官方有關周恩來的資料。

高文謙在《晚年周恩來》一書中描述,文革中周恩來儘管係被毛澤東拖下水的,但係他本身極力想緊跟,在政治上保全自己,因此充當“文革”執行者的角色,為毛跑腿辦事,在不少事情上欠賬。

作者認為,如果沒有周恩來,毛澤東就下不了發動“文革”的決心。毛澤東採取的手法係成功聯合林彪、拉攏周恩來後,方有信心發動“文革”,搞整鄧小平、倒劉少奇的運動。

《晚年周恩來》書中詳細敘述了周恩來先係劉少奇專案小組的牽頭人,後來又附和江青給劉少奇定罪的經過。高文謙認為,沒有毛澤東的首肯周不會做出任何事情來,特別係像劉少奇的嗰啲人,周恩來係不會援之以手的。

高文謙指出,周恩來係個複雜的人物,“文革”中他扮演了雙重角色,既係毛髮動“文革”的執行者,又係對“文革”造成破壞的補救者。雖然他見機而作、上下其手,包括抓經濟建設、拯救啲老幹部、批極左、提出四化目標,但係前提係執行毛的“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的“文革”路線,因此最終並不能把中國從十年浩劫中補救過來。

周恩來給毛澤東下跪

書中還談到一個細節,毛澤東保健醫生李志綏在回憶錄中描寫了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檢閱紅衛兵時的一個細節。書中提到,一次檢閱前,周恩來跪在毛面前解釋檢閱車行經的路線。

李志綏本人和許多看過此書的人都不齒周恩來的作為,認為周恩來跪倒毛澤東的面前,完全不符合總理的身份。在高文謙看來,周恩來更大的問題係精神上跪倒在毛澤東腳下。高文謙書中談到許多周恩來在毛澤東面前低聲下氣的細節,講明周恩來的確在精神上匍匐在毛澤東腳下。

信報前主編邱翔鍾認為,中共全黨長期接受共產國際和斯大林的領導,受到沙皇俄國專制黑暗統治的產物的影響。“中”加“共”,即中國的中央集權和皇權至上傳統同現代共產組織手段的結合造成了中共實行的核心制;邊個當了核心,邊個就有了至高無上的權力,可以對全黨全國發號施令,可以發動導致天怒人怨的“文革”;可以在自己首都的廣場上用坦克機槍射殺自己的學生和民眾;可以把以”真、善、忍”做為修煉原則的法輪功打成x教;江澤民可以以中共軍委主席身份垂簾聽政。

果敢前世今生;周恩來的賣國成就世界毒瘤

學者朱學淵2015年2月刊文指出,十九世紀英屬印度并吞緬甸前,緬甸王朝和中國雲南行省之間有一大堆歸屬不甚確定的土邦,他們既向滿清政府,可能也向緬甸王朝貢獻方物。

中緬勘界工作進行了幾十年,直到五十年代中期仍然存在北段,中段和南段三大爭議,北段係克欽邦北部的歸屬,南段即薩爾溫江以東的佤邦的歸屬。

周恩來主事劃界,他口頭上係‘互惠互利’,實際上係‘予取予求’,基本上全盤接受了英國人的邊界主張,即便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的佤邦地區,亦予一九五六年自動放棄,而緬甸軍隊至今也進唔去,於是嗰度成了世界毒瘤‘金三角’的一部分。

學者:毛澤東周恩來合謀下套逼林彪叛逃

高文謙在《晚年周恩來》一書中指出,當林立衡通過中央警衛團報告林彪的動向後,本來就直接聽命於毛澤東,而且又急於洗刷自己與林彪關係的汪東興自然不敢耽擱,會馬上報告毛。因此毛在第一時間便知道了林彪後院起了火。這對一直苦於抓不住林彪幾多把柄的毛澤東來講正中下懷,採取了幸災樂禍的態度,有意讓林彪充分暴露,並且通過汪東興直接指揮北戴河警衛部隊的行動,遙控事態的發展。

從直接聽命於汪東興的中央警衛團後來並未儘力攔阻林彪出走的事實中,也可以看出毛澤東這一意圖的影子。儘管當時林立衡苦苦哀求中央警衛團團長張耀祠無論如何也要設法把林彪留下來,北戴河的警衛部隊也為此做了幾種應變方案的布置。然而,後來他們卻沒有像對林立衡所保證的那樣,全力阻止林彪從北戴河出走,甚至在山海關機場警衛部隊已經將256號專機團團圍住的情況下,仍然沒有人出來攔阻林彪,而係眼看着他們一行升空了。

對毛澤東讓林彪充分暴露的意圖,周恩來馬上心領神會,於是打消了原想去北戴河找林彪面談,作最後挽回的打算,轉而又貫徹執行毛的意圖,抓住往北戴河私調專機一事窮追不捨,旁敲側擊。他親自打電話給葉群,佯作不知情,不動聲色地盤問葉群。葉群則做賊心虛,先係支吾其詞,企圖遮掩過去,但很快便露出馬腳,又改口承認確有一架專機,稱如果聽日天氣好,林彪打算〝要上天轉一轉〞。周見狀,隨即以夜航不安全為由加以勸阻,講:〝別飛了,不安全,一定要把氣象情況掌握好〞;臨了,又臨機虛晃一槍,表示:〝需要的話,我去北戴河睇一睇林彪同志。〞

後來的事實證明,正係周恩來這一虛晃一槍的舉動以及隨後下令封鎖256號專機,給了林彪致命的一擊,迫使他最後走上了絕路。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