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喝不起茅台?不丟人!因為你連啤酒都要喝不起了…

顧客向來係最好“欺負”的。

當下年關將至,酒廠們掐准了國人要大吃大喝,於是乎,便開始紛紛漲價拔羊毛了。

在2017年12月28日,貴州茅台發佈公告稱,2018年起上調茅台酒價格,漲幅在9%——25%,平均漲幅18%。

53度飛天茅台的零售建議價由1299元漲到了1499元/瓶,而根據經銷商反映,過年期間飛天茅台的售價將達到2000元一瓶。

而另一大白酒品牌——五糧液,在舊年11月30日時,開啟了年內的第三次漲價,將其旗下“普五”的市場零售價從969元上調至1099元,五糧液1618則上調至1199元,逼近歷史最高價。

洋河夢之藍也迎來漲價,自12月1日起,夢之藍M3、M6終端價每箱分別上調約120元、150元;海之藍、天之藍系列也將漲價。

同時,郎酒、古井、水井坊、酒鬼酒等白酒,也紛紛漲價。

臨近過年,中國白酒行業可謂係“漲”聲一片。

無獨有偶,已經10年未出現普漲的中國啤酒行業,各大廠商們也開始了紛紛漲價。

新京報1月4日報道,包括華潤雪花、青島、燕京啤酒在內的多家啤酒企業已對產品進行價格調整,價格漲幅在10%——20%之間。

據華潤雪花啤酒發佈的調價通知,對包括雪花純生、勇闖天涯、晶尊在內的9款產品進店價格進行上調,幅度在2到10元每件不等,提價產品的規格均為500ml。

青島啤酒方面也稱,將對部分產品價格及費用進行調整,調整幅度暫未透露。

據悉,另一大啤酒巨頭——燕京啤酒也於近日對產品價格進行了上調。

2018年的過年,酒友們怕係要多準備些酒錢了。

▌為咩要漲價?

對於酒商們來講,在消費旺季漲價,無疑係最理想的商業決策。

因為在這個時候,消費者係沒得選擇的,只能乖乖就範。

但有時候漲價又不單純的為了剪羊毛而剪羊毛,比如茅台為代表的白酒和以華潤為代表的啤酒,這次的漲價邏輯就截然不同。

其一,茅台們漲的很直接,就係為了漲而漲

這次白酒漲價的邏輯很單純,既然供不應求,那就漲嘍。

至少茅台係咁認為的,據茅台相關負責人表示,“長遠來看,價格調整係趨勢所在,迴避不了,從這次調整的情況來講,調整幅度係適度的,調整後的終端價格充分考慮了社會承受力,兼顧了經銷商利益,係穩妥的。”

茅台方面講的還比較含蓄,而資深白酒專家、中國營銷學會副秘書長晉育鋒講的就比較直白了,其表示供不應求係目前高端白酒酒價高燒不退的最直接原因。

因為,原酒(含濃香、醬香型)的產能都有5年左右的周期,短時間內,產能不能大幅提升;

另一方面,白酒行業集中度不斷提高,市場份額向優勢一線品牌集中,需求上升的同時,原酒並不能大幅上升導致供不應求,一線品牌吸引力加大後便開始不斷漲價。

想想茅台、五糧液們的之所以敢頻繁漲價也就知道了。

其二,啤酒漲價則係成本上升推動的結果

對於此次幾大啤酒品牌集體漲價的原因,華潤雪花與青島啤酒在調價通告函中給出的解釋係,由於原材料價格上漲、人工成本增加、運輸費用增加、環保稅開徵等原因,生產成本增加。

所以,不同於白酒,雪花啤酒們的漲價係不得不漲。

其實,啤酒行業成本上漲的背後,則隱藏着中國經濟的秘密。

秘密就在下面這張圖裡,2017年以來,中國的PPI和CPI一直處於大幅背離中,這就使得面向終端消費的生產廠家面對較大的成本壓力。

(圖表來源:TT財經)

其實,上漲的不只係啤酒,其他生活資料2018年也將面臨著較大的上漲壓力。

據筆者所知,河南的啲農村,農民們已經因水泥、鋼筋等材料的上漲,大規模的推遲了修建房屋的計劃。

▌再也喝不到便宜的啤酒了

既然係由成本推動的,那日後,隨着PPI的持續性回落,啤酒的價格係咪又可以降下來呢?就像油價那樣。

講實話,很難。

因為中國的啤酒江湖早已由當初的地方品牌林立、自產自銷、高度分散的市場演變成寡頭壟斷了,準確的講,係五強爭霸。

經過長達十多年的整合,目前中國的啤酒行業基本形成了由華潤雪花、青島啤酒、百威英博、燕京啤酒和嘉士伯五家啤酒集團主導的市場。

截止到2017年,這5大霸主的市場份額達到了82%,也就係講,一瓶啤酒賣該賣幾多錢,這五家巨頭坐低來開個會就OK了。

可能有人會疑惑,萬一他們打價格戰呢?

價格戰確實係酒商們的一個可能選擇,但現在已經沒有打價格戰的需要了,因為中國的啤酒市場已經很飽和了。

自2013年起,中國啤酒產量連續三年下滑,而17年上半年全國啤酒產量僅增長了0.8%。

(圖表來源:產業信息)

在一個完全飽和的市場打價格戰,無疑係個很不明智的選擇,而且也不符合商業規律。

所以,未來中國啤酒行業的趨勢將係,巨頭們進一步蠶食小廠們的份額,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

如在2017年上半年,華潤啤酒的銷量增長了2.9%;青島啤酒則增長2%;燕京啤酒則同比增長2.2%。而整個行業才0.8%,這種增長無疑係搶的小廠地盤。

所以,而隨着寡頭們進一步做強做大,就更沒有降價的動力了。

因此,這一次的啤酒價格一旦漲上去,就很難在降下來了。

▌小結

過年前夕,啤酒和白酒價格的上漲,只係個開始。

隨着PPI和CPI背離度的縮小,2018年,廣大民眾將會進一步感受物價上漲帶來的額成本壓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TT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