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堅持在多倫多中領館前的中國傷殘老人

陳春茹扶著牆緩緩而下

大雪過後的多倫多,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年婦女從中國領事館歸來,用手扶着牆,順着一座獨立屋旁的坡道緩緩而下,回她租住在半地下室的家。她叫陳春茹,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身體和精神遭到了嚴重的摧殘,但仍不忘了關心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與同胞們。

一、夢幻的童年與青春

1952年9月,陳春茹出生在中國黑龍江省的牡丹江市,父親是鐵路工人,母親因病早逝,家中共有6個子女。生活清苦,她與兄弟姐妹們靠着姥姥的幫忙和叔叔的接濟長大。雖然沒有得到過政府的平困補助或幫扶,但在她兒時的教育中,她以為自己生活在全世界最幸福的國家。“世界上還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如同一劑麻醉藥,讓清貧之家的小春茹覺得自己生活條件還不錯。

畢業後陳春茹在牡丹江市物資局工作。共產主義烏托邦的夢想很快就被殘酷的現實粉碎。國營企業效益不好,保住工作不下崗就算幸福,福利全都談不上。常年艱苦的生活中她本來從小身體素質就不好,加上母親的遺傳、無錢醫治等問題,她患上了高血壓、高血脂、氣管炎、腿骨質增生等慢性病,藥罐子不離身。人到中年,本應該是家庭和工作單位的頂樑柱,然而40歲的她已經不堪重負,從背影看象一位行動遲緩的老人。

二、枯木逢春

1996年,和陳春茹要好的一位同事跟她玩乒乓球時,發現她不但步履蹣跚,連彎腰撿球都費力。不久陳春茹又在單位門外被車撞了,更讓她的身體雪上加霜。這位同事告訴她,煉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自己正在煉,效果不錯,讓她也試試。

她很信任這位同事,自己也已經山窮水盡,於是馬上去學功,結果身體狀況很快就發生了變化。體檢中,多年的高血壓高血脂都痊癒了,骨質增生不見了,走路也輕快了,胸透檢查結果也很好,再也沒有動不動就咳嗽了。於是她每天早上在愛民區街邊的煉功點晨煉,晚上和同修一起讀《轉法輪》,用學到的真善忍的道理來指導自己的生活。家裡人看到她的變化,陳春茹三個姐姐妹妹全都煉了法輪功,她們的肺氣腫、腰椎間盤突出等慢性病也都痊癒了。

陳春茹(左)在煉法輪功

三、風雲突變

1999年7月20日清晨陳春茹照常去煉功,沒想到當地煉功點的輔導員突然被抓了,一打聽,中國許多地方都發生了同樣的事。於是陳春茹和姐姐到黑龍江省政府去上訪,希望向政府講述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事實真相。不過政府不但不給上訪民眾說話的機會,還動用了60多輛大客車,300多全副武裝的防爆警察,陳春茹和許多無寸鐵的民眾被打得渾身是傷,被連打帶拉的塞進客車,送到黑龍江省體育館。前前後後大約把上萬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到了體育館關押。下午3點,大喇叭突然響起了中央電視台的廣播,陳春茹以及其他法輪功學員們震驚地聽到使自己身心受益的好功法被抹黑歪曲。

陳家姐妹認為是政府受到了壞人的蒙蔽。既然已經知道黑龍江省政府不肯聽取民意,於是2000年2月,為了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為了向政府講清法輪功真相,陳春茹和二姐陳春榮去北京上訪。當時有大批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北京站的車票買不到。她們只能買到天津的車票,再到廊坊,再到北京南站。出來後,她們遇到了另外幾位法輪功學員,其中一位是黑龍江大學的學生,還有三個從北京房山來的少年,於是幾個人結伴,互相打聽着找到了國家信訪辦。

信訪辦的工作人員把她們的名字和上訪原因記錄下來,她們以為信訪辦是在正常接待上訪群眾,沒想到她們馬上就被扣押了,信訪辦按他們所報的名字和地址通知了各地政府人員。牡丹江市駐京辦事處馬上把陳家姐妹接走繼續關押在駐京辦公室,直到3月8日把她們轉押到牡丹江,被牡丹江愛民區的公安片警押送到了牡丹江看守所。進京上訪不但不被中央政府受理,還要送回地方非法關押,她們更加意外了。

在看守所里只能喝到自來水,每頓飯吃的都是黑窩頭。在物資局工作的陳春茹一看就知道這是用連皮帶梗的玉米磨成的雞飼料做的窩頭。為了抗議非法綁架,她們在看守所里絕食抗議。於是警察指使在看守所里服刑的犯人按住她們,警察用擴口器撬她們的嘴要給她們灌食。她們拒絕,警察就硬撬。之後把加了濃鹽水的雞飼料糊糊往她們嘴裏灌,流出嘴外的糊糊馬上就幹了,在嘴的周圍留下一圈白印。

在看守所里她們每天要干很重的活,不但沒有報酬,警察還向她們的家人勒索了上千元。關押45天後,她們才被放回家。

四、酷刑與非法關押

2000年12月23日,牡丹江全城突然撒滿了法輪功真相資料,“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和小旗子隨處可見。警察們找不到是誰發的,為了完成上面布置的“破案”任務,就找他們已經知道的法輪功學員下手。因為警察沒有證據,就抄家來創造證據。在陳春茹家,警察找到4張去北京的火車。陳春茹告訴警察因為孩子在北京讀書,她和親人要去看望。但警察把這作為準備進京“鬧事”的證據,還到陳家幾個姐妹的單位都查了一遍。陳春茹的先生不煉功,也被抓到派出所盤查。

陳春茹被綁架到看守所,在那裡她遭到了“上繩”酷刑的折磨。警察把她從監室帶到審訊室,把她的外衣都扒掉,孟兆付、楊曉東等警察帶着墨鏡,穿着黑皮鞋,對陳春茹拳打腳踢。又把她的雙臂反綁在身後,把繩頭向上穿過屋頂的吊環把她整個人都吊在半空許久。肩頭從背後被反關節扭曲,令人暈眩的鑽心的疼痛後,陳春茹的右肩脫臼,右臂骨折。

這次大抓捕後看守所里各個監室里關着很多法輪功學員。審訊室距離監室非常遠,所以大家聽不到刑訊的聲音。但是法輪功學員非常關心他人。陳春茹被帶走時穿過樓道就已經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十幾個小時後她一被帶回來,大家全都在牢門的小窗上探望她,看到她衣服散亂,臉上表情十分痛苦,就隔着門喊話詢問,她告訴大家她被打了。得知警察打人,全看守所200多位法輪功學員一起高喊:“警察打人,執法犯法!……”

之後200多位被綁架到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一起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和刑訊逼供。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們進行野蠻灌食。陳春茹絕食19天中,多次被灌食,警察用開口器把她的牙都撬鬆動了,之後許多牙齒脫落。

陳春茹牙齒脫落,在多倫多才配上假牙

在看守所折磨了27天,凌晨時分,陳春茹和另外18位帶頭絕食的法輪功學員突然被警察帶出看守所,送往戒毒所。在戒毒所每天做奴工,裝訂兒童圖書。不久,警察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以“擾亂社會秩序”的名義,宣布判處陳春茹勞教兩年。

在勞教所,陳春茹和其它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做十幾個小時的奴工,本來睡眠時間就短,睡覺時要開着燈,再加上加班時晚上不讓睡覺,兩年熬下來,陳春茹的左眼失明了,記憶力嚴重減退,腿腳不靈,行動遲緩。

陳春茹用視力僅存的右眼閱讀書籍

五、家破人亡,生活無著

好不容易從勞教所回到家,陳春茹卻再也見不到自己的父親,婆母和哥哥。這些年警察抓捕她時經常到她的親人家裡去騷擾,給家人造成很多的精神壓力。關押期間每次把她轉移關押和勞教,親人們卻沒有收到過任何通知。親人們找不到她,只能四處打聽她的下落。其間,陳春茹的姐妹們也相繼被非法勞教。陳春茹的老父親和婆母經受不了這樣的精神折磨,相繼去世。陳春茹的哥哥雖然不老,但親姐妹紛紛被抓,老父親又悲憤去世,傷心至極突發心臟病,也離開了人世。

陳春茹工作的國營企業經營不善,本來就總是拖欠職工工資,福利津貼更是沒有。在99年7月20日後,單位對陳春榮的工資百般剋扣。勞教期間,她的工資被全部停發。其它時期發到她名下的有限的工資也被警察以非法關押時的遣送機票和伙食費等名義拿走。從勞教所回來後,陳春茹已經超過了退休年齡。單位給她辦理退休手續也沒有補前一段時間的退休金。退休後她不但沒有社會福利,每月退休金只有200元人民幣,根本無法維持生活。

陳春茹和先生在自由和平的加拿大

六、絕處逢生

陳春茹雖然被釋放,但在中國已無法安身立命。在一次機緣下,她和先生一起來加拿大探望,辦理了政治庇護,留在了她童年時代被中共描述成“水深火熱”的加拿大。加拿大政府對於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非常了解,只要被認定為法輪功學員,加拿大政府都會給與庇護和正式居留身份。對沒有生活來源的難民們,加拿大政府還給與了很多人道主義關懷。陳春茹夫婦得到了政府的生活補貼,衣食住行都夠,還有醫療保障,她配了一副假牙可以正常吃飯了。

但陳春茹沒有就此享受安逸的生活。她深知絕大多數法輪功學員都不會象她這樣幸運可以來到加拿大等國家,中國還有那麼多她的朋友和同修在因為與她相同的信仰而遭受迫害,隨時面臨著生命危險。修煉真善忍就是要從做好人做起,她不能看到別人遇到生命危險而袖手旁觀。雖然行動不便,但她經常去中國駐多倫多領事館請願,用實際行動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同時,在中國的親身經歷也讓她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與中共宣傳大相徑庭。陳春茹不願看到自己的同胞被中國一言堂的謊言蒙蔽,而經常到唐人街向同胞們發傳單,並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過往行人講述中國正在發生卻被中共掩蓋的真相。

就這樣,到了該安享晚年的時候,這位傷殘的老人卻每天過得充實忙碌。但願老人停止迫害的心愿早日達成,她不必再繼續以傷殘之軀穿行在多倫多的風雪之中。

陳春茹(右)在中國駐多倫多領事館前請願

陳春茹在風雪中參加反迫害集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君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