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國恐怖計劃 兩年後全體國民成瓮中之鱉

——逾700萬人登上黑名單

中共國務院提出將在2020年建成“社會信用系統”,以用來評估所有民眾的信用度,這裡面不僅僅包括對交通出行、公共道德的評分,當局還以網絡為基礎全面評估網民對中共政府和執政黨的態度,如果對政府部門不滿或發表敏感言論,同樣會被列入“信用黑名單”。現在名單上已有超過700萬人。只要登上這份名單就將變成“二等公民”。外媒6日認為,這個體系一旦建立,成為中共打壓異己的借口,屆時所有評分低的民眾將淪為二等公民,甚至不能買機票和火車票,一個專制國家利用大數據監控民眾的手段令人擔憂,全體中國人離成瓮中之鱉只有2年了!

2014年中共國務院發佈了《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其主要目標是到2020年基本建立“社會信用基礎性法律法規和標準體系”。這個模糊的用語意在涵蓋社會成員的個人、職業和財務記錄。

信用評分的要點是對你的品行,以及你對社會整體做出貢獻的潛能做出評價。

比如說你的衣食住行以及社會活動,當然互聯網的言論是信用評分的重點,如果某人在互聯網發表了中共政府認為的不當言論,他就會成為“信用黑戶”。當然,裁判權只歸政府所有.

比如說你開車時不小心闖了紅燈,儘管這與貸款沒有直接關係,但被列為信用有問題後,你的抵押貸款等活動將相當艱難。

高信用的人會得到各種貸款優惠和工作培訓,低信用的人被禁止進入一些行業工作,政府將規定某些職位的最低評分標準。

儘管你可能並不壞,只是因為想說一句真話,但也因此被劃為“二等公民”,與一些高薪工作失之交臂。

大陸資深調查記者被列入信用黑名單

一個鮮活的例子就是劉虎。他曾是廣州《新快報》的一名記者。經常在微博指控高幹腐敗,揭露他們罪行。劉虎曾經實名舉報多名省部級官員,包括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陝西省公安廳廳長杜航偉等。此舉也使得劉虎身處中國的言論審查邊緣。

2017年初,劉虎發現自己已經被列入“社會信用系統”黑名單。於是他不能訂機票,不能買房子,不能申請銀行貸款……

《法廣》引述《加拿大環球郵報》說,劉虎沒有收到被列為黑名單的任何通知,“沒有任何檔案,沒有警察逮捕令,沒有任何官方的通知,他們就這樣切斷我過去有權所享用的一切。最令人不寒而慄的就是你根本束手無策,你不能向任何人投訴,你就是這樣的無助。”劉虎說。

2013年8月,劉虎被警方帶走拘留,同年底,劉虎被當局以“捏造和散播謠言”罪名起訴。2015年,劉虎被控告損害名譽,法院判決要求劉虎在其騰訊微博首頁置頂位置刊登道歉聲明,否則法院將公布判決文件,費用由劉虎負擔。

當時,劉虎的微博有74萬個粉絲,他拒絕道歉,只願意付款。但劉虎在積極履行判決確定的給付金錢義務後,卻被承辦法官李欣指沒有執行微博發佈道歉內容。

據劉虎於去年9月中旬發佈的文章,他先後通過與執行法官交涉,控告執行法官,提出執行異議申請等方式維權,無一奏效。

至今,劉虎仍在黑名單上。

逾700萬人登上黑名單

一個不能忽視的現實是,現在名單上已有超過700萬人。只要登上這份名單就將變成“二等公民”,處處受到歧視。

《華爾街日報》去年末的一篇報導說,為了推進這一系統,大陸當局已多次發佈“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登上黑名單的人不僅被點名羞辱,而且禁搭飛機和高鐵,有些地方政府甚至在公布欄上貼出失信者的照片、全名和地址。在2017年前,上述懲罰措施已逾700萬件。

社會信用體系一個社會“怪胎”

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研究員Mareike Ohlberg1月5日在《新蘇黎世報》(NZZ)撰文將中共政府正在醞釀的全民誠信積分體系比作一個社會“怪胎”。

Mareike Ohlberg認為,如果國家對每個公民的行為進行評分,就會使分數高的人就能享受體制的優越性,而分數低的人就變成了二等公民,處處受到歧視。這是荒誕的,但同時也將在大陸成為現實。“已經可以預見的是:中國正在創造一個新的社會底層。”

如果一個人的評分糟糕,那麼他不能訂機票、乘高鐵、訂高檔酒店。這些還不算什麼,這個積分制度還把懲罰波及整個家庭:凡父母被列入黑名單的孩子,將無法到私立學校就讀。"

作者接着寫到,這也是當局用來打壓政治異見的另一手段,令人吃驚的是,大陸民眾對此沒有太多的批評.

Mareike Ohlberg最後說,一旦因為某次缺乏誠信的行為被列入黑名單,這個人的生活就會陷入惡性循環,甚至會被社會孤立。等到大多數中國人切身感受到它的威力時,也許再有公民抗議也無濟於事了。因為參加這樣的示威肯定會導致大扣分。

專制國家的利用大數據後果嚴重

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經濟科技項目主管麥斯納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說,專制主義插上大數據和信息科技的翅膀,其後果將是嚴重的,不僅僅對中國公民,而且對任何跟中國公民或中國機構有關係的人而言都是如此。

中共推出的信用體系,超越了中國公民和公司的日常功能。中共的意圖是,對中國所有的經濟和社會活動加強政治控制。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分析了2014年之後發佈的40份中共政府文件,發現該體系將所有在中國做生意及跟中國做生意的個人和機構都包含在內。

比如,如果你的公司在中國擁有辦事處或工廠,那麼中共政府將收集和評估你的公司以及僱員的海量數據。如果你未來在中國做生意取決於你的社會信用分數的話,你可能沒有選擇,只能接受中共對你所有商業活動的審查。

墨卡托研究中心還發現,諸如阿里巴巴、百度和騰訊等中國科技公司願意跟中共合作建立社會信用體系。並且這些公司預計將把監控活動擴張到其它國家。這些受中共操控的中國科技公司仍然將把觸角伸向全世界。它們將尤其受到專制主義政權的歡迎。很快,大數據專制主義將不僅僅局限於中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吳莉亞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