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驚動胡錦濤 法媒:薄熙來派狙擊手欲殺王立軍

王立軍6年前投奔美領館的事件,引發了中共政壇上一場巨大的政治風暴。有法媒爆料稱,當年王立軍即將離開美領館時,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曾安排狙擊手,埋伏在領事館附近,欲伺機狙殺王立軍以滅口。曾被薄熙來王立軍陷害的北京知名律師李庄2017年初曾發文披露,當年重慶當局整人的殘酷手段,竟殘忍的往被審者黑頭套內注入‘致幻劑’,以摧毀其中樞神經。

2012年2月6日,時任重慶公安局長的王立軍,攜帶着指控薄熙來及其家人違法犯罪的資料,駕駛着他的親信王鵬飛所提供的車輛秘密逃到到成都,隨即以洽談工作為由,於當天14時31分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

當時的王立軍情緒很激動,他稱自己因查辦案件而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請求美國政府提供政治庇護。在王立軍書寫政治避難申請時,美國領事館工作人員立即與時任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取得聯繫,駱家輝又馬上同美國國務院高官聯繫。

美國高層隨即與中共高層聯繫,就王立軍事件展開協商。最後,中共高層同意從北京派出國安人員將王立軍從美領館帶回北京,而不交給重慶方面來處理。

與此同時,薄熙來得知王立軍出逃後,立即召集重慶市領導開會商討應對措施,並允許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參與會議。隨後,在谷開來的建議下,重慶官方讓當地某醫院出具了一份王立軍罹患精神疾病的診斷證明。

薄熙來派遣70部車武警和裝甲車包圍美國領事館一事在國內外引起了軒然大波。圖為當時網絡傳出的成都街上的照片(網絡圖片)

同時,薄熙來還派出70輛警車闖入四川欲包圍成都美領館,而四川省官方接報後為防備不測立即派出大批川警一路鳴笛追趕,最後把重慶派來的警車堵在了距離成都美領館幾條街的地方。

當時,川警和重慶方面派來的武警雙方一度發生爭執,情勢劍拔弩張。與此同時,美國海軍陸戰隊也在領館內圍設立起防禦線,持槍待命。

法廣針對王立軍事件的報導還披露了更多詳細內幕。

據法廣的報導,有來自重慶警方高層的消息披露,當時薄熙來還指示時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郭維國帶着重慶武警總隊的一支反恐突擊隊的狙擊手,埋伏在領館附近,欲伺機擊斃王立軍。但此事被武警上報北京高層後被制止。

2月7日,王立軍離開使館。有美國官員稱中國國安部高級官員將王立軍帶出總領事館的時候,與守候在外的重慶高官黃奇帆、陳存根、徐敬業等重慶市領導和市政府秘書長等發生了激烈的爭論,重慶方面的官員希望將王立軍交予他們,但未能成功。最後王立軍仍隨國安部官員前往北京。當時有消息講,係時任中共黨總書記的胡錦濤和薄熙來打了電話,薄熙來才無奈收兵回重慶。

英國《金融時報》曾在相關報導中援引知情人士透露,王立軍闖入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後,向美國官員提供了據稱與薄熙來相關的罪案證據,甚至據稱提供了在薄熙來命令下,進行〝謀殺〞的證據的指控。

當時海外輿論認為,這係美國繼通過媒體放出〝周永康和薄熙來聯手阻止習近平接班上位〞之後的又一顆重磅炸彈,也係王立軍在無路可走的絕境下,夜闖美領館,給美國送上的一份意外的大禮中的一部份。

2013年2月,美國資深媒體人比爾‧戈茨(Bill Gertz)在美國自由燈塔發表長篇文章,援引美國官員的話講,王立軍向美國方面提供了中共高層腐敗的材料,其中包括有關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材料,涉及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還有薄熙來這些強硬派如何想整垮習近平,不讓他順利接班的計劃。

2013年8月26日,山東濟南中級法院官方微博先後兩次刪除庭審記錄,隨後再補上。被刪除文字為:在同意出具王立軍虛假診斷證明的問題上,薄熙來一再強調係基於上級的指示。

《華爾街日報》報道講,薄熙來那時候係25個政治局委員之一,他的上級只有政治局常委,當時有九個人。

共產黨內部人士講,薄熙來有來自某些最高領導人的強烈支持,特別係周永康,他當時監管警察,司法和中共情報部門。

當年如果王立軍在美領館被槍殺,等於薄熙來在美國領土殺人,在當時雙方劍拔弩張的情況下,很有可能引發雙方槍戰而釀成極其嚴重的外交事件。

名律師李庄曝光薄熙來王立軍黑打;注射藥物摧毀神經

中共前政治局委員薄熙來任重慶市委書記時,發動了兩場有爭議的政治運動:一係“唱紅運動”;二係“打黑運動”。王立軍事件導致薄熙來下台後,“唱紅打黑”運動即告終止。

2017年1月14日,北京前律師李庄發表微博講:“今從重慶警界一位官員處得知,當年黑打攻堅,不厚與護士長們為得到‘最佳’口供,竟殘忍的往被審者黑頭套內注入‘致幻劑’,以摧毀其中樞神經,使其對時空產生幻覺,導致自我歪曲和思維分裂。”

李庄案可以追溯到2009年11月20日,龔剛模等34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被重慶提起公訴。律師李庄擔任龔剛模的辯護律師,他調查取證過程中,被重慶檢方控以偽造證據罪和妨害作證罪,於12月12日下午,李庄在北京市龔剛模妻子程琪的病房中遭到重慶警方的抓捕。

一審時,李庄大聲喊冤,拒絕妥協,被以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兩年半。二審時,李庄以藏頭詩寫下一紙悔罪書——“全盤認罪”,被法院改判一年半。聽到判決李庄當庭“反水”,曝“訴辯交易”,當庭“認罪”有假,指責重慶有關部門違約失信,沒有承諾認罪就判緩刑,當時被認為係中國司法史上最驚人一幕。

李庄出獄前,重慶方突又以妨害作證罪的“漏罪”,上演了“李庄第二季”,不多日檢方自動撤訴。李庄刑滿出獄後,一直在為自己冤案在奔波,準備上演“李庄第三季”。

龔剛模在披露的一份揭發材料中講:李庄沒有叫自己翻供,實際上李庄僅僅講了些程序而已,我講我遭吊起受了傷,他講我可以在法庭上舉起手,要求申請驗傷,他走過來看我的傷,他們就利用他走過來的動作編造了跟我眨眼等情節。

龔剛模還表示自己檢舉李庄後日子才好過點,並講“我咩材料都簽,看都不看,因為看了也沒用。”龔剛模還讓律師轉告李庄,我這一輩子欠他的,最後他還強調講,“我願意承擔因為我造成的李庄案的一切法律責任。”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