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赫魯曉夫係如何弄死貝利亞的?

貝利亞係蘇聯斯大林時期的殺人惡魔。在他當政時期,無論係戰功顯赫的元帥、將軍,還係位高權重的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只要落到他的手下,必然係死無葬身之地。斯大林去世後,惶惶不安的赫魯曉夫歷盡曲折,除掉了貝利亞,並由此揭開了清算斯大林罪惡的序幕。

貝利亞與斯大林(左後)及斯大林之女斯維特蘭娜·阿利盧耶娃

貝利亞也有光榮而顯赫的歷史。他1899年出世于格魯吉亞一個農民家庭,1917年加入俄國社會民主工黨,1921年起先後擔任過阿塞拜疆肅反委員會副主席、格魯吉亞和外高加索政治保衛局主席,1931年任格魯吉亞黨中央第一書記、南高加索邊區第一書記。1934年當選聯共(布)中央委員,1938年起任蘇聯內務人民委員。在衛國戰爭中,任國防委員會委員、副主席。1945年被授予蘇聯元帥軍銜。戰後任蘇聯中央政治局委員、部長會議副主席,1953年任部長會議第一副主席兼內務部長。就在他政治生涯達到頂峰的時候,突然被赫魯曉夫揪住,拋進了人生的深淵!

那麼,貝利亞究竟犯了咩罪呢?為咩被世人稱為“殺人惡魔”呢?

貝利亞1938年接替葉若夫擔任蘇聯內務人民委員。他從葉若夫手中接管了上千件判處了極刑但尚未執行的案件。一個負責任的領導對這些人命關天的案件原本應當認真複查,予以甄別,但係,貝利亞一件也未複查,統統予以槍斃!

此後,他在斯大林支持下,製造了大批冤假錯案。1939年至1940年,他領導的內務部逮捕了許多黨和蘇維埃的工作人員、作家和科學家。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因莫須有的罪名被處以死刑。例如,國家政治保衛局老幹部克德羅夫,和他在內務部工作的兒子於1939年初給斯大林寫了幾封揭發貝利亞的信。貝利亞聞訊大怒,先將他的兒子逮捕槍斃,又將克德羅夫逮捕下獄,罪名係間諜和反對蘇聯。蘇聯最高法院對此案進行了審理,認為克德羅夫完全無罪。但貝利亞對此審判不予理睬,在1941年10月擅自將克德羅夫槍決,然後補辦了所謂“死刑判決書”。

1939年至1941年,他領導的內務部在比薩拉比亞、烏克蘭、白俄羅斯以及波羅的海等地區進行了大量逮捕,致使許多監獄人滿為患。恰逢德國入侵,犯人來不及轉移,更無法審判,貝利亞竟下令將這些“犯人”統統就地槍決。死者的屍體由於太多,來不及處理,只好拋屍荒野。

1943年到1944年,有6個少數民族被指控背叛蘇聯,內務部竟將這6個民族統統趕出他們的故鄉,流放到中亞或西伯利亞。有許多人在流放途中凍餓而死。這些民族係卡拉恰伊人7.5萬、卡爾梅克人13.4萬、車臣人40.76萬、印古什人9.2萬、巴爾卡奴人4.27萬、韃靼人20萬。對這一嚴重侵犯人權、強制民族遷移的惡行事件,斯大林肯定要批准,但貝利亞要負很大責任。

1949年到1951年,貝利亞有製造了“列寧格勒案件”。中央政治局委員、部長會議副主席兼國家計委主席沃茨涅夫斯基,黨中央委員、中央書記庫茨涅佐夫,黨中央候補委員、俄羅斯聯邦部長會議主席羅季奧諾夫,黨中央候補委員、列寧格勒州委第一書記波普科夫,列寧格勒市委第二書記卡普斯京等人,於1950年以莫須有罪名被判處死刑。不久,列寧格勒州委第二書記巴達耶夫,州執委書記哈里托諾夫,國家安全部駐列寧格勒全權代表庫巴特金、克里米亞州委第一書記索洛維約夫等人也先後被處死。據統計,因“列寧格勒案件”被處死的幹部有200多人,被撤職、遭迫害的各級領導有2000多人。

與此同時,貝利亞還製造了“猶太人親美陰謀家團”案件。紅色工會國際前主席洛佐夫斯基,著名戲劇家米赫爾斯,國家領導人莫洛托夫、安德烈耶夫和加里寧三人的夫人,都遭到逮捕、審判。

貝利亞濫殺無辜,製造了無數的冤假錯案,罪惡累累,罄竹難書,廣大幹部群眾對他恨之入骨,但係在斯大林眼裡卻係戰功赫赫,忠誠不二的心腹,他的地位因之不斷躥升。在1952年蘇共第十九次代表大會上,他被選入黨中央主席團常務委員會,成為黨內第三號人物,而且實權很大。赫魯曉夫講:“沒有貝利亞。咩事情也不能決定下來。如果你事先沒有得到貝利亞的支持,你甚至不能向斯大林報告咩;如果你當著貝利亞的面向斯大林報告咩,而預先沒有通過他,那麼他一定會提出各種問題和反駁使得你的報告在斯大林心目中一無係處。”因此,實際上貝利亞成了僅次於斯大林的第二號實權人物。

此外,他到處培植自己的親信,在啲要害部門安插自己的黨羽,監視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活動,準備時機一到,奪取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務。西方曾有人預言,在蘇聯權力金字塔的尖端,只能容得下一個人,或係斯大林將貝利亞打倒,或係貝利亞將斯大林搞掉,或係兩個人同時從塔尖上跌下來。

換言之,即貝利亞對斯大林的地位構成嚴重威脅。有人猜測講,貝利亞希望斯大林健康,可以長期做他的保護傘;也希望斯大林早死,或者搞掉斯大林,以便自己早日將最高權力抓到手,掌握自己的命運,防止無數的受害者找他算賬。筆者認為,這係危言聳聽的一種講法。當時斯大林的個人崇拜已到了無人企及的頂峰,成了神聖不可侵犯的尊神,貝利亞有嗰個賊心也沒嗰個賊膽。他盼斯大林早死,但絕不可能搞掉斯大林。但係,除了斯大林之外的任何高級領導,他都可以眼都不眨地將他搞掉!

於是,蘇聯一批黨和國家領導人,還有17個加盟共和國的領導人,還有無數的幹部和群眾,時常陷入惶惶不安之中。他們對貝利亞咬牙切齒,卻係敢怒不敢言。他們都知道,貝利亞如果坐上頭把交椅,他們肯定會面臨一場災難!他們都盼望着這個殺人惡魔早日垮台,受到審判;但他們又知道,此人掌握着內務部大權,到處都有他的爪牙,更有斯大林撐腰,邊個也動他不得!

只有赫魯曉夫在暗中窺視着、等待着,磨礪着刺向惡魔的刀子!

斯大林和赫魯曉夫

1953年3月1日,斯大林突發腦溢血躺在地板上不會言語,人們立刻找醫生搶救,黨中央要求人們輪班守護。據斯大林的女兒斯特維蘭娜回憶:“當時黨中央主席團的成員都係眼淚汪汪的,只有一個人除外,那就係貝利亞。他激動萬分,他那張本來就使人厭惡的臉,此刻因膨脹起來的慾望而變得歪扭不堪。他有着強烈的慾望:他圖虛榮,殘暴,狡猾,他需要權力。在這責任重大的關鍵時刻,他竭力控制着自己,唔好狡猾過頭,也不至於不到火候!”赫魯曉夫在回憶錄中也講:“斯大林一發病,貝利亞就在旁邊兜來兜去,對斯大林口吐怨言,還嘲弄他,聽之簡直不堪入耳!”

3月5日晚9時50分,統治蘇聯30多年的斯大林終於去世了。在人們悲傷之時,貝利亞竟然非常振奮,他高聲喊道:“赫魯塔廖夫(司機),來車!”然後將主席團其他成員撂在別墅里,揚長而去。斯大林的去世,為他這位真正的“二把手”爬上蘇聯最高權力頂峰打開了大門,而名義上的“二把手”馬林科夫、赫魯曉夫,都該見鬼去了!

欣喜若狂的貝利亞回到家裡,就被妻子兜頭澆了一瓢冷水。她沒有一絲喜悅,而係憂心忡忡地勸道:“你唔好得意忘形!你得罪了那麼多人,你就不怕嗎?你就不擔心你和全家的生活嗎?”貝利亞不斷安慰妻子:你的擔心係多餘的,斯大林一死,我的權力更大,捨我其誰!妻子卻痛心地講:“拉夫連季,你怎麼自我安慰都沒用,你的好日子到頭了。過去別人看在斯大林面子上容忍你,現在,完了!”

事實證明,貝利亞妻子的擔心係富有遠見的。假如貝利亞在妻子的斥責下能幡然醒悟,立馬到赫魯曉夫和馬林科夫嗰度低頭認錯,表示辭職,把以前的冤案都推到斯大林頭上,尤其係和赫魯曉夫搞好關係,也許還能保住性命和官位。可惜,歷史係不能假設的。貝利亞的狂妄、殘忍和冷酷,終於把自己推到了正義力量的對立面。這個對立面的關鍵人物就係赫魯曉夫。

在斯大林病危期間,一次,赫魯曉夫和布爾加寧一塊在斯大林病榻前值班。赫魯曉夫悄悄對布爾加寧講: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貝利亞當國家安全部長,如果他掌握這個權柄,就係我們的末日來臨了!布爾加寧對此表示同意。

斯大林去世後,貝利亞的車子剛離開別墅,米高揚就對赫魯曉夫講:“貝利亞到莫斯科抓權去了!”赫魯曉夫冷冷答道:“只要這個惡棍還在,我們都不會感到自己係安寧的!”

1953年3月9日,社會主義陣營領導人走在拖曳斯大林棺木的炮車之後。前排由右至左依次為:赫魯曉夫,貝利亞,周恩來,馬林科夫,伏羅希洛夫,卡岡諾維奇,布爾加寧,莫洛托夫。

不出所料,貝利亞在斯大林去世後極短時間內,迅速發展自己的勢力,將其心腹安插到許多重要崗位上,並通過內務部將許多重要部門控制在自己的手裡,加強了對首都及其附近軍隊的領導。同時,他還通過他領導的克里姆林宮及蘇聯政府官員、中央主席團委員的警衛人員,加強了對蘇聯高層領導的監視。一旦需要,他可以迅速將對手置於死地。

赫魯曉夫敏感地覺得危險將要來臨,為了避免危險,他覺得只有先下手為強,在貝利亞動手之前,迅速將其幹掉!

赫魯曉夫首先揾到老資格的領導人莫洛托夫。莫洛托夫曾講過反對貝利亞的話,而且莫洛托夫的夫人曾被貝利亞逮捕、關押過。赫魯曉夫毫不顧慮地講出了自己的睇法。莫洛托夫當即表示,完全支持赫魯曉夫,並建議道:“貝利亞係非常危險的,因此我諗,我們必須採取措施,甚至係更極端的措施!”於是二人商定對貝利亞採取拘留審查的措施。當時他們認定的“極端措施”,就係拘留審查。

但係,對貝利亞這樣的大人物實行拘留審查,沒有大多數主席團成員的同意係不行的,而其中的關鍵人物就係馬林科夫。此人名義上係斯大林的接班人,為了體現“集體領導”,他把第一書記讓給了赫魯曉夫,自己任部長會議主席和中央主席團會議召集人。平常和貝利亞的私交不錯。但係,沒有他的支持,搞掉貝利亞就十分危險。

豁出去的赫魯曉夫揾到馬林科夫,大膽地吐露了自己的睇法,並嚴肅指出:只要貝利亞還在黨和國家領導人中間為所欲為,手中還掌握着保安機關,大家都會面臨危險的境地。況且,有幾個特種師部隊不知為咩正向莫斯科集結,如果動手晚了,後果不堪設想!

馬林科夫雖然和貝利亞私交不錯,但係貝利亞的飛揚跋扈,又使他認為貝利亞對自己係個嚴重威脅。他擔心早晚有一天貝利亞會對自己下手,將大權奪去。他同意了赫魯曉夫拘留貝利亞的提議。此後,赫魯曉夫和馬林科夫又分別找了卡岡諾維奇、布爾加寧、伏羅希洛夫、別爾烏辛等人,打通了他們的思想,取得了他們的支持。這樣,除了米高揚以外,中央主席團所有成員都同意把貝利亞除掉。

邊個來執行抓捕貝利亞的任務呢?赫魯曉夫為此煞費苦心。這可唔係一般的罪犯,派幾個警察就手到擒來。抓捕這樣一位位高權重、廣有翼羽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還絕對不能用保安部隊(就如同中國的華國鋒逮捕“四人幫”還不能用汪東興的中央警衛團一樣),因為他們一直係受貝利亞指揮,其中有不少指揮官係貝利亞安插進來的。唯一的辦法就係派軍隊來執行這一艱巨任務。

赫魯曉夫等人經過極為慎重的挑選,先找了空防司令莫斯卡連科等5位將軍,這幾位將軍居然都同意執行這項任務。後來又揾到國防部副部長兼陸軍總司令朱可夫,這位戰功顯赫的元帥爽快答應。加上原來的5位將軍,一共有8位將軍一位元帥領受了這項任務。

一切布置完畢,單等中央召開一次會議,在會議上逮捕貝利亞。

1953年6月26日上午,蘇共中央召開部長會議主席團和中央委員會主席團聯席會議。朱可夫按照約定,帶領一名將軍和幾名荷槍實彈的士兵,在主席團會議室門外等候,到中午13時,聽到裏面鈴聲一響,馬上衝進去抓捕貝利亞。

可係,時間到了13時5分,鈴聲還沒響;到了13時15分,鈴聲忽然響了。朱可夫和莫斯卡連科立即沖了進去,疾步走向貝利亞。朱發現貝利亞面前放着公文包,怕裏面有武器,立刻撲上去一把推開公文包,同時抓住貝利亞的手,厲聲喊道:“貝利亞,你被捕了!”貝利亞跳起來喊:“康斯坦丁諾維奇,怎麼回事?”朱可夫命令他不準講嘢,把他帶了出去。

那麼,在13時15分之前,主席團會議室發生了咩衝突呢?

赫魯曉夫在回憶錄中係這樣描述的:在那次會議上,貝利亞一坐低來,便靠在椅子上發問:“今天討論咩問題?為咩咁倉促?”馬林科夫正在猶疑,赫魯曉夫用腳踢了馬林科夫一下,低聲講:“你宣布開會,我來發言!”馬林科夫臉色蒼白,連嘴都張不開了。赫魯曉夫不等馬林科夫講話,立刻站起來講:“議程上只有一個問題,就係討論關於帝國主義間諜貝利亞的反黨活動!”

坐在赫魯曉夫身邊的貝利亞大吃一驚,他抓住赫魯曉夫的手驚慌地問道:“做乜嘢,尼基塔?你在咕嚕咕嚕咩?”赫魯曉夫講:“你馬上就會知道的。”接着就開始曆數貝利亞的條條罪行。他講,“可以斷定,他絕唔係一個共產黨員,他係一個出於個人主義目的的鑽進黨內的野心家。他的傲慢自大令人不能容忍,他在黨內的所作所為絕非一個忠誠老實的共產黨員所能做得出的!”

氣憤之極的貝利亞要求發言辯駁,而其他幾位大員緊接着赫魯曉夫的發言,不給他一絲機會;一聲聲尖刻犀利的批判,如同一陣陣排炮打向驚慌失措的貝利亞。“排炮”還未停止,赫魯曉夫就講道:“我有一個建議,把貝利亞開除出主席團和黨中央,開除出黨,並送交軍事法庭。同意的舉手!”

赫魯曉夫第一個舉手,在場的其他人也都跟着舉了手。貝利亞傻了眼,去抓自己的公文包。赫魯曉夫一下子搶過公文包,講道:“辦不到,你老實點!”緊接着,赫魯曉夫按了一下電鈕,朱可夫和幾位軍官沖了進來,遵從赫魯曉夫的命令,將貝利亞抓了起來。

朱可夫元帥

赫魯曉夫的回憶和朱可夫的回憶略有出入,大同小異。但貝利亞係在中央主席團會議上被逮捕,這個重大事件卻係無可置疑的。

逮捕貝利亞之後點算呢?據赫魯曉夫介紹,貝利亞被交給空防司令莫斯卡連科,在空防司令部的一個防空洞里由武裝人員嚴密看守。與此同時,中央主席團更換了總檢察長,調來了邊防部隊替換了原克里姆林宮的保衛人員,逮捕了貝利亞的親信、同黨和幾乎所有加盟共和國內務部機構的首腦。

1953年7月2日至7日,蘇聯共產黨召開了中央全會,並於7月10日發表了公報:

“蘇共中央全會,在聽取和討論了馬林科夫同志代表中央委員會主席團所做的關於貝利亞為了外國資本的利益,破壞蘇維埃國家,陰謀把蘇聯內務部置於蘇聯政府和共產黨之上的反黨和反國家罪行的報告之後,決定撤銷貝利亞的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的職務,並把他作為共產黨和蘇維埃人民的敵人開除出黨。”

第二天,即7月11日,蘇聯各報紙刊登了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公告:

鑒於在最近期間發現貝利亞有為了外國資本的利益而破壞蘇維埃國家的反國家罪行,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在審議了蘇聯部長會議關於這一問題的報告之後,特決議:

一、解除貝利亞蘇聯部長會議第一副主席職務和蘇聯內務部長職務。

二、把貝利亞的罪行案件提交蘇聯最高法院審理。

1953年12月18日至23日,蘇聯最高法院特別法庭秘密審理了貝利亞案件。被告人除了貝利亞外,還有貝利亞的同夥:前蘇聯國家保安部長、後任國家監察部部長的麥爾庫羅夫,前蘇聯內務部司長、格魯吉亞共和國內務部長德卡諾佐夫,前蘇聯國家保安部副部長、後任蘇聯內務部副部長的科布羅夫,前格魯吉亞共和國內務部長、後任蘇聯內務部司長的戈格利澤,前蘇聯內務部司長、後任烏克蘭共和國內務部長的麥西克,等。特別法庭的審判長係蘇聯元帥科涅夫,審判員係全蘇工會理事會主席史威爾尼克,蘇聯最高法院第一副院長澤伊京,大將莫斯卡連科,莫斯科州委書記米哈伊洛夫,格魯吉亞工會理事會主席庫查夫,莫斯科市法院院長,蘇聯內務部第一副部長魯涅夫。

審訊在秘密狀態下進行了6天。給貝利亞判定的罪名係

——背叛祖國,為外國資本家利益服務,組織了一幫反對蘇維埃國家的叛國陰謀分子,目的係利用內務部的機構來反對共產黨和蘇聯政府,把內務部放在黨和政府之上,以便奪取權力,瓦解工農蘇維埃制度,使資本主義復辟,並恢復資產階級的統治。

——在國內戰爭時期,就開始了叛國活動,跟外國情報機構建立了秘密聯繫,後來繼續維持並擴大了與外國情報機構的聯繫。斯大林去世後,加緊了反蘇叛國活動。開始策劃奪取權力,把陰謀集團成員安插在重要領導崗位上。

——用誣告、暗算和各種陷害辦法來對嗰啲妨礙其陰謀活動的人,進行恐怖迫害,利用內務部機構犯下許多嚴重罪行,目的係殺害共產黨和蘇維埃事業的正直的、忠實的幹部。

——道德上極其墮落,進行自私自利的罪惡活動,濫用職權……

最後特別法庭判決貝利亞等7人極刑——執行槍決。並沒收他們的財產,取消軍人稱號和獎章、勳章等。該判決為終審判定,不得上訴。

但係,貝利亞究竟係怎麼死的,卻係眾講紛紜。有人講,在6月26日的會議上,貝利亞企圖反抗,被朱可夫當場擊斃。有人講,貝利亞係在家中被打死的。還有人透露,貝利亞當天係被抓走咗,但他沒有活到上法庭就被處死了。12月在法庭上受審判的,可能係貝利亞的替身,云云。但不管怎樣,貝利亞肯定係被處決了,而且死得很慘,這係毫無疑問的。

現在看來,當時蘇共中央公布的貝利亞的罪行材料,最高法院判定的種種罪狀,免不了有啲添枝加葉的不實之詞,比如“復辟資本主義,恢復資產階級專政”、“為外國資本家利益服務”、“和外國情報機構秘密聯繫”、“反對共產黨和蘇維埃”等等,一看便知係為了徹底扳倒他,硬按的罪名,係一種政治策略。但係,他追隨斯大林製造了無數的冤假錯案,濫殺無辜,心狠手辣,血債累累,卻係不爭的事實;當時的以赫魯曉夫為代表的絕大多數高級幹部和廣大基層幹部群眾,對他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後快;赫魯曉夫順應人心,費盡心機將其除掉,係為蘇聯人民辦了一件好事而唔係壞事,係立了一件功勞而唔係罪過。

寫到呢度,文章本來可以結束了,但我擔心有紕漏,欲在網上搜啲文章睇吓。我打開“百度搜索”,搜看一下有關“貝利亞”的最新材料,忽然發現啲令人驚訝的內容——貝利亞不僅在斯大林逝世前功勞卓著,德高望重,而且在斯大林去世後,也做了大量好事:他為大批冤假錯案平反昭雪,釋放了大批囚犯;進行了一系列機構改革,限制內務部各部門的權力,嚴令內務部人員依法辦事;反對斯大林的專斷作風和個人崇拜,等等,簡直係斯大林之後獨一無二的英明正確的化身。而赫魯曉夫等人為何要收拾貝利亞?就因為他們這些高級領導在斯大林時期也製造了不少冤案,他們好驚貝利亞追究他們的責任,所以要聯起手來除掉貝利亞……

看到呢度,大為震驚!這些材料整個顛覆了蘇聯的歷史!但這係真嘅嗎?貝利亞在當政的幾十年里殺人如麻,作惡多端,斯大林一去世就馬上“立地成佛”了?斯大林在1953年3月去世,貝利亞在6月即被逮捕,在這短短3個月內能辦咁多好事嗎?何況在這三個月內,赫魯曉夫等人一直在和貝利亞做你死我活的鬥爭,赫魯曉夫、馬林科夫、莫洛托夫這些最高領導人一直朝着貝利亞磨刀霍霍,貝利亞竟還能如此大刀闊斧搞咁多改革?赫魯曉夫係通過審查貝利亞的案件,發現了斯大林的罪證,三年以後(1956年)才敢冒着風險揭露斯大林的個人崇拜,貝利亞竟能在斯大林剛一去世就敢批判斯大林的專斷作風?貝利亞變得咁好,無疑係蒙冤而死的,後人還不早就給他平反了嗎?

這些材料難以置信!我估計,很可能係某些人,或者係貝利亞的後人,為了給其平反,故意編造或虛構啲事實。這些材料在信息時代廣為傳播,很容易混淆係非,誤導受眾,掀起歷史虛無主義的迷霧。

當然,當年赫魯曉夫處決貝利亞,貝利亞死得到底冤不冤,只有讓蘇聯的後輩——俄羅斯人講了算。2012年俄羅斯最高法院經過審理,作出判決,拒絕為原蘇聯克格勃頭子貝利亞平反的要求;認定1953年蘇聯最高法院對貝利亞的死刑判決係合法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