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意大利貴族18歲嫁了個中國帥哥 卻被傷透心

出身意大利貴族,和墨索里尼的兒子青梅竹馬1918年,貝安加生於意大利羅馬的貴族世家。

她的母親係美第奇(Medici)世襲家族,有女爵的封號。

美第奇家族係意大利的着名家族。這個家族有多厲害呢,距今已有600年的歷史,曾出過三位教皇、兩位法國王后。14到17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裏,美第奇家族都係佛羅倫薩實際上的統治者。

美第奇家族還係歐洲文藝復興運動的幕後推手。毫不誇張地講,沒有美第奇家族就沒有意大利文藝復興。美第奇家族也被稱作文藝復興的“教父”。事實上,我們今天看到的許多文藝復興時期作品,原本就係美第奇家族的收藏品,甚至不少畫像和雕刻就係為這個家族的成員而作的。

“文藝復興三傑”達·芬奇、米開朗琪羅、拉斐爾的成功都與美第奇家族密不可分。米開朗琪羅更係在14歲時,就在美第奇家族在愛護下,入駐宮殿,學習、觀摩大量的藝術品,最後成長為偉大的雕塑家、畫家和詩人。

貝安加的父親係墨索里尼政府海軍部的高級官員,政治地位很高。

小時候,貝安加就和意大利強人墨索里尼的孻仔維托里奧(Vittorio Mussolini)青梅竹馬,一起玩耍了。

18歲嫁了個廣東帥哥,做中國媳婦

15歲那年,在母親招待她表哥軍校同學的舞會上,貝安加遇見了一位來自中國的留學生。

一個風度翩翩,一個美貌動人,兩個年輕人可謂一見鍾情。

這個中國留學生叫譚展超,1910年出世於廣州新會,當時在意大利陸軍大學讀書。

譚展超(左二)與意大利軍校的同學

在一個星期後,譚展超手持玫瑰,登門拜訪,兩人迅速墜入愛河。臨走時,譚展超向貝安加母親致敬,還請求女伯爵答應將女兒嫁給他。

然而,貝安加當時只有15歲,對方又係中國人。在法西斯種族主義的意大利,這樣的戀情係為社會所不容的,因此,她的父母極力反對。

豈料,貝安加死心塌地,非譚展超不嫁,甚至不惜與父母斷絕關係。

天下哪有拗得過孩子的父母。鬧到最後,疼愛女兒的父母也只得屈服。

1936年10月7日,貝安加披着美麗的婚紗,如願嫁給了譚展超。

貝安加與譚展超的結婚照

這場在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舉行的婚禮,冷冷清清,只有幾個人參加,似乎係一場不被祝福的婚禮。

一個意大利貴族,就這樣成為了中國媳婦。

夫唱婦隨,來到中國卻被傷透了心

1939年2月,譚展超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此時他已經和貝安加結婚3年,並育有兩個孩子。

當時,日本的侵華戰爭席捲全國,帶着報效國家的熱忱,譚展超決定回國抗日。

俗話講,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貝安加義無反顧地帶着兩個年幼的孩子,跟隨譚展超來到了遙遠而陌生的東方。

這對時髦的夫婦從香港上岸,回到廣東鄉下,還在當地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譚展超隨後被派到貴州都勻,加入國軍着名將領孫立人的麾下。貝安加作為軍眷,也不辭辛勞跟着,住在營區附近的農舍里,並生下一個女嬰。

在貴州都勻打網球的貝安加,球場外擠滿了圍觀者

貝安加萬萬沒想到,對自己恩愛有加、山盟海誓的譚展超,很快就移情別戀,喜歡上了駐地醫院的美女護士何懿嫻。

譚展超與何懿嫻

紙包不住火,這件事很快就被貝安加知道了。

心高氣傲的貝安加悲憤交加,她無法接受,千里迢迢地跑到中國,深愛的男人卻背叛了自己。

母親當年在意大利警告過她的話又浮上了心頭:“中國男人很麻煩的,有了妻還要有妾,有了妾還要有小,你最後一定會被遺棄??”

貝安加,這個廿出頭,脾氣倔強的女伯爵,為了報復譚展超的負心,一個人帶着三個小孩,在戰火紛飛下,選擇了離開,輾轉來到了上海。

交際花,獨自在大上海冒險

當時的大上海,被稱為“冒險家的樂園”。

街頭的高樓與霓虹,酒店的熱水與暖氣,娛樂場所的紙醉金迷……貝安加不僅沒有感到陌生,反而揾到了記憶中流連在羅馬、巴黎的感覺。

但係,就係在這場冒險中,貝安加開始迷失了方向。

上海係舒適的,也係昂貴的。

抵滬不久,在都勻已懷身孕的貝安加,在上海生下了另一個女兒。

4個小孩,最大的只有5歲,加上傭人,開銷很大。攜帶的港幣很快用罄,由廣州匯到上海中央銀行的錢也不夠用。

貝安加與4個孩子

要強的貝安加決意不向遠在意大利的家人求援,父母也不知她身在何處。

為了生計,貝安加在一家法國夫婦開的服裝店返工併兼職做模特兒。

後來,與一個銀行經理髮生戀情,並在金錢上得到他的幫助。

1944年,貝安加向上海地方法院申請離婚,正式結束了與譚展超的婚姻。

在後來僅存的檔案里,在上海的這段時間,有證人列舉出與貝安加同居或有染的男性有七八名,大多來自日本、德國和意大利。

貝安加甚至勾搭上了法國駐廣州領事菲利浦·西蒙,準備嫁給他。

用日本軍機走私黃金,牟取暴利

上海淪陷期間,民眾生活困苦,政治氣氛壓抑,中外各種勢力攪拌在一起,各種人都過得小心翼翼。

貝安加卻逆勢飛揚,逐漸成為大上海的社交名媛,一個名氣愈來愈大的交際花。

在敵偽統治之下,黃金買賣,美金交易等一切經濟活動都由日本人掌控。

機敏的貝安加通過特殊的渠道取得貨源,搭乘日本軍機,往返上海、廣州、南京等地,從事黃金、美鈔走私的交易,利用差價牟取暴利。

奢華的生活,並沒有埋葬她心底的思念。

她曾獨自一人到香港打聽譚展超的下落,也試圖給譚展超寄信,但都杳無音信。

最後,只係聽講,譚展超在緬甸的一場戰役失蹤。

貝安加悲痛欲絕。

日本間諜,一場致命的遊戲

用貝安加自己的話講,在上海,感覺像興奮地進行着一場優雅的遊戲。

在一個中國外交官的夫人的介紹下,貝安加很快就融入了上海的高級社交圈子,開始了一場致命的遊戲。

這對貴族出身的她而言,簡直係如魚得水。

舞會飲宴中,貝安加利用自己高貴的出身、美艷的容貌和靈活的社交手段,周旋於各國情報人員之間,幫助日本人獲取了大量有利的珍貴情報。

貝安加的能力甚至引起了南京汪偽政權“外交部”的特別顧問、日本大使館的情報官黑田中校的注意。貝安加把陳納德及飛虎隊的情況告訴了黑田,獲得了一個裝滿鈔票的信封。

在自傳中,貝安加為自己辯解,她講給日本人做間諜,最主要的目的就係養活自己四個孩子,係出於母性的本能。

其實,對於貝安加而言,替日本幫人辦事,還係替中國人辦事,沒有咩兩樣。

因為,她只係個異鄉客,沒有根本的身份認同感,也就沒有負罪感。

被判死刑,又被蔣介石特赦

日間,日本情報機構,瑞士、日本、意大利的領事館大門為她敞開;夜晚,她的美艷身影,又穿梭在各大酒店、公寓、夜總會等聲色娛樂場所。

貝安加終於從她事業的巔峰中摔落。

日本戰敗後,那位中國外交官夫人勸她迅速逃離中國,但她執意要留下來等待譚展超的消息。

1945年11月12日,在廣州去往上海的機場,貝安加被美國戰隊情報署逮捕,罪名係間諜及走私。

恰好此時,譚展超也帶部隊回到了廣東,無意中得知前妻被捕,便立即展開營救。

譚展超向頂頭上司孫立人求助。孫立人寫信給盟軍,講明貝安加與譚展超的關係,要求將貝安加引渡到中國審判。

孫立人寫給盟軍的信,要求引渡貝安加回中國法庭受審。

貝安加一開始由盟軍機關審訊,後轉到中國法庭審理。

最後,中國法庭判決貝安加死刑。

但在行刑前的最後一刻,法庭宣布了蔣介石的特赦令,免除了她的死刑。

貝安加最後沒被處決,也實屬僥倖。

一方面,戰後國際環境的急劇變化,1946年美國設在廣州的戰略情報署都撤銷了,最開始抓捕貝安加的當事人也回國了。另一方面,貝安加的母親原係當時的羅馬教宗庇護十二世(Pope Pius XII)的一個侄女,羅馬教廷不斷來信營救。在多方作用下,貝安加獲得特赦。

被關押期間,貝安加一直備受禮遇,住着單間的房子。

前夫譚展超頻頻看望,兩個人又舊情復燃,貝安加在監獄裏再次懷上了譚展超的孩子。

這次懷孕,也為貝安加免於死刑贏取了時間。

遺憾的係,譚展超並沒有看到孩子的出世,1946年,他隨孫立人部進軍東北,與林彪的四野進行決戰。

這次離開,竟成了永別。

內戰期間譚展超赴東北作戰,1948年又隨孫立人赴台,任陸軍第四軍官訓練班特兵總隊少將隊長,兼騎兵大隊隊長。1955年發生孫立人兵變事件,孫遭蔣介石軟禁,株連多人被整肅、入獄,譚展超被降兩級官階、調職,1960年因喉癌過世。

在廣東省的檔案館裏,還保留着一張譚展超的英文手跡,講明貝安加腹中的孩子係他的。

Dior的模特,巴黎時尚圈的耀眼明星

1947年11月25日,貝安加被釋放。

她仍不死心,寫信詢問譚展超的下落。得到的回復係,譚展超已在東北的一場戰役中“陣亡”。這個噩耗徹底斬斷了她與中國的聯繫。

她以為譚展超已戰死東北,萬念俱灰之下,貝安加回到上海,接回寄養的孩子,乘船回國,永遠離開了愛恨交織的中國。

回到意大利的貝安加,可謂死裡逃生,29歲的她,也該安穩地過日子。

沒想到,她的精彩人生才剛剛開始。

由於在上海時,她曾在法國人開的服裝店裡工作,一個裁縫師聘用她擔任特別助理和模特。

這個裁縫師名叫克里斯汀·迪奧(Christian Dior),正係奢侈品品牌Dior的創始人。

貝安加再次成為巴黎社會場所和時尚圈的耀眼人物。

自傳體小講,暢銷的傳奇一生

貝安加的一生,極富傳奇色彩。

60多歲的時候,她回想自己的一生,也許係想給世人留下些咩。

於是,她寫一本帶有文學性質的自傳體小講——《鴉片茶》。

1985年,這本書在意大利首發,立即引起了轟動。

又在美國、法國、日本等國先後發行,成了一本國際暢銷書。

75歲做當戰地記者,應邀參加克林頓的就職典禮

1993年,貝安加已經快80歲高齡。

應該安享晚年了。

沒想到,她又做出了一個驚人之舉:受聘於意大利一家新聞周刊,一個人跑到科威特,在嗰度採訪海灣戰爭的新聞,做起了戰地記者!

當年,她還應邀參加了克林頓的就職典禮。

傳奇跨越時空,兩代人的重逢

1991年的一天,譚展超與第二任妻子何懿嫻的女兒、着名華裔作家譚愛梅,意外地在一本英文書里,發現父親譚展超和一個意大利女子的結婚照。

這本書正係貝安加的《鴉片茶》。

鴉片茶

與《鴉片茶》的“偶遇”,讓譚愛梅開始了對西半球另一個譚家的尋找。

經多方聯繫,直到1993年,譚愛梅與貝安加,跨越時空,終於在美國紐約見面,這才解開了半個世紀前貝安加與譚展超的傳奇故事。

1993年,譚愛梅(右)在紐約首度與貝安加(左)相認

半年後,貝安加病逝。

兩個譚家的後代至今保持着聯繫。

2012年,兩個譚家在羅馬大團聚

出身意大利貴族,18歲嫁給了中國人,做過間諜,走私過黃金,當過模特,寫過暢銷書,結了6次婚,參加過總統就職典禮,哪怕快80歲了還遠赴海灣做戰地記者……

貝安加的一生,似乎在不斷追求着新鮮與刺激。

“要在現實的局限中,盡最大的努力去追求自己所需的目標。這唔係妥協,也唔係向現實低頭,更唔係屈服於宿命”。貝安加留下的這句話,係她一生真實的寫照。

然而,她一生嫁過6個人,卻始終沒有改名,一直保留貝安加·譚(Bianca Tam)這個名字。即便係後來與別人所生的孩子,都保留譚家的姓氏。

甚至,1988年,她與第六任丈夫結婚的婚帖上,左邊印着譚展超和她的結婚照,右邊印着她和新婚丈夫的結婚照,可謂驚世駭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地球人天下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