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邱會作回憶:林彪和江青明爭暗鬥 才是真正的死對頭

八屆十二中全會前林彪和江青的關係一度緊張。江青曾提出要補選中央委員,或是以什麼名義讓她正式上台,但是林彪反對。八屆十二中全會以前,林彪與江青之間的矛盾知道的人很少,僅是碰頭會上的幾個人。全會之前,林彪是提防江青,全會後,就抵制她了。林彪對江青的抵制是一貫的。林彪對江青採取「三不準」辦法:不準文革極左派的人鑽進軍隊,不準軍隊里有江青的代理人,不準江青插手軍隊的工作。

林彪與江青

林彪與江青的鬥爭

以往官方的史書眾口一詞,將林彪與江青的關係說成是相互勾結,相互利用,目的是為了篡黨奪權。吳法憲的回憶錄在這方面已作了很好批駁,而邱會作的回憶給了我們更詳實的史實和更完整的內容。

據邱會作的親身觀察,林彪對江青的鬥爭在八屆十二中全會前就開始了,主要體現在一些重要的事件上:

(1)分化中央文革小組。這主要是把陳伯達這個文革小組組長爭取過來。邱會作回憶說:“林彪很快發現了,江青一夥反對軍隊的事,陳伯達開始不積極,後來不參加,再以後就通消息了。1967年初林彪搞《軍委八條命令》,正是造反勢力最猖獗的時刻,陳伯達頂住江青的阻撓,把它促成了,取得了林彪的信任。陳伯達深知中央文革的一段事在歷史上不好交待,要辭職。林彪不同意,說:你不佔住這個位置,她(江青)就會上去,禍害人會更多。有了陳伯達,中央文革里的事林彪清楚,江青的行為受到一定的制約。”(《心靈的對話》上冊香港北星出版社2011年版頁163,以下僅注頁碼)陳伯達雖然不是文革小組中起決定作用的人,一切都要聽從的江青的發號施令。但是陳伯達依然具有文革小組組長的名分,對造反派們還是有相當的制約作用。

(2)林彪限制軍隊內部的人與江青和中央文革打交道,避免江青插手軍隊事務。邱會作說:“林彪不願直接和江青來往,若是江青有事找軍隊,便叫楊成武、吳法憲去打交道。”林彪對康生則不假辭色。邱回憶說:“康生幾次向林彪示好都遭到婉拒。好像在1968年初夏的時候,《參考消息》原文轉載外電一則,稱林彪是‘中共中央總書記’,康生向林彪寫了個條子,大意是:我主管中聯部,這個差錯我應當負領導責任,林總是毛主席的接班人、副統帥,決不是總書記可以比的。今後請林總多批評,也可隨時當面賜教。林彪思考良久,叫秘書打電話告訴康生三個字‘已收到’,就算完事,把他拒之門外。”(頁164-165)林彪壓制上海幫,幾次訓斥上門來訪的江青。邱回憶說:“江青想取悅於林彪,染指軍隊,常往林彪家跑,但是林彪不歡迎她。1966年10月軍委緊急指示以後,林彪厭惡江青,關係很不好了,1967年‘一月風暴’後更是差到了極點,有幾次江青向林彪提出政治要求得不到滿足,賴着不走,林彪當面‘訓斥’葉群,命令‘把客人給送走’。有兩次林彪被江青糾纏得發火了,指着她的鼻子罵。除了毛主席,只有林彪敢那樣對待江青。”(頁164)

(3)林彪明確指示軍委辦事組要像“防賊”一樣防備江青向軍隊插手。邱回憶說:“軍委辦事組改組不久,林彪對我們說:要防止某些人向軍隊插手,要像‘防賊’一樣。只要文革小組那些人管了軍隊里的事,就是亡黨亡國的開始。”林彪還說“對主席的指示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文化大革命,主席搞什麼就讓他搞吧。但軍隊不能亂,軍隊穩定了,地方亂一點,天塌不下來。軍隊亂了就不得了了,軍隊絕對不能讓他們(江青)進來搞亂。”(頁183)由此可見,林彪對江青等人的認識一直是很清醒的,對江青的抵制也是極為明確的。

(4)林彪對周恩來的支持和保護。江青在八屆十二中全會前曾向周恩來發難,在一次討論劉少奇的案子時,江青聲稱“白區損失百分之百的禍首揪出來了,蘇區損失百分之九十的罪魁也不能放過。”周恩來對此十分緊張,擔心江青的意思來自毛澤東。當邱會作向林彪彙報後,林彪說:“第一,總理是主席信任的人,江青在說瘋話。第二、王明路線‘七大’已有定論,沒有主席的許可,誰也不許翻老賬,我會向主席去談。第三、你們要全力支持總理工作,要防止發生第二次‘陶鑄事件’。”(頁186)有了林彪的支持,周恩來對付江青更有信心。

對於這一時期林彪與江青的關係。邱會作總結說:“十二中全會前林彪和江青的關係一度緊張。江青曾提出要補選中央委員,或是以什麼名義讓她正式上台,但是林彪反對。……八屆十二中全會以前,林彪與江青之間的矛盾知道的人很少,僅是碰頭會上的幾個人。楊成武、吳法憲對我以隱瞞為主,但我能判斷得出來,否則我就沒法配合他們工作了。黃永勝主事後,就向我和李作鵬公開了。……文化大革命開始,毛主席給江青以顯赫的地位。林彪迷惑不解,他在揣摩的同時以支持為主,捧過江青的場。1966年10月,江青挑動軍內機關院校造反“四大”,林彪就討厭她了,由汪東興幫助,林彪摸了些‘底’。毛主席對江青‘論公’有利用,但並無長遠培養的打算,‘論私’更沒有什麼了,甚至有‘包袱感’。八屆十二中全會之前,林彪是提防江青,全會後,就抵制她了。”(頁200)

林彪對江青的抵制是一貫的。林彪對江青採取“三不準”辦法:不準文革極左派的人鑽進軍隊,不準軍隊里有江青的代理人,不準江青插手軍隊的工作。雖然這“三不準”未有形成文字,但是在軍委領導核心工作的人對此都心知肚明。江青曾提議文革小組的關鋒出任總政副主任,一度命令都寫好了,但林彪最終還是拖了下去,直至作廢。(頁402)肖華、楊成武都曾是林彪的嫡系愛將,由於肖、楊與江青過度的密切關係,林彪也不得不忍痛割愛。徐向前地位雖高,但林彪就是不恢復全軍文革小組,不許徐在其中再起作用。北京衛戍區司令溫玉成一度與江青打的火熱,江青為了挖林彪牆角,刻意拉攏溫玉成,不僅讓溫參與中央碰頭會,溫玉成還想通過江青進入政治局,更上一層樓。然而這樣一來,溫在軍委辦事組內也難於生存了。林彪不僅不同意溫在九大上進政治局,甚至後來乾脆將他放到成都軍區當副司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程光 《邱會作與兒子談文化大革命--心靈的對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