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丹:非遺老人改判有罪免罰為何荒唐?

最近,有這樣一起新判的舊案十分荒唐。該案的被告係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五道古火會的傳承人——現年79歲的楊風申老人。

有報道稱,“2016年2月19日,楊風申老人組織村民為舉辦古火廟會製作名為‘梨花瓶’的煙花時,被石家莊市趙縣警方以涉嫌非法製造爆炸物帶走。今(2017)年4月,趙縣法院一審判決楊風申老人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此後,“楊風申及家人不服判決,……,向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但“2017年6月14日,楊風申非法製造爆炸物二審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話講,一位製作煙花的工藝傳承人,祖上製作煙花幾多代了,都沒人講“非法”,如今卻在紅朝治下被判有罪,還得服刑,這唔係荒唐、又係咩?或許正係因為此案太過荒唐,判決被公開後,便立即“引起了廣泛的社會關注”。可想而知,中國的老百姓在感到荒誕之餘,極有可能對不公的判決表現出了極大的不滿與憤怒。

若非如此,此案決不會於近日重新改判。有報道稱,此前的二審判決之後,該案一審的審判長突然蒞臨楊家進行筆錄詢問。幾個月後,也就係12月29日這天,“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再次對此案進行宣判。判決結果係,楊風申的確犯有“非法製造爆炸物罪”,但“免予刑事處罰”。相比最初的判決,此次判決的惟一不同只在於,讓老人免受牢獄之災。

我們不禁要問,面對這種“有罪但免罰”的判決,楊家係否就該對法院和政府感恩戴德了?此外,讓這位“有罪”的老人免罰,真嘅係中共因不忍老人年事已高而手下留情、法外開恩嗎?

官方為了自證判決合理,便在媒體上曝出了2008年的一起同類案件。“浙江泰順73歲的周爾祿係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泰順葯發木偶項目的惟一代表性傳承人”。然而,讓他始料未及的係,“葯發木偶”中製造火藥的這道工序“使他涉嫌非法製造爆炸物而惹上了官司”。“2008年7月8日,泰順縣法院開庭審理此案,認定周爾祿構成非法製造爆炸物罪,判決免予刑事處罰”。可見,類似的荒唐案子、荒唐判決,在中國不止一次的發生了。

問題係,若中共的司法部門當真認為,“有罪但免罰”的判決結果十分有理,那為何一開始,不直接給製造“梨花瓶”的楊風申老人這樣的判決,甚至還要駁回人家的上訴,堅決維持“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的原判呢?只係因為“梨花瓶”比“葯發木偶”需要的火藥量更大嗎?

這個問題聽來可笑,卻係直指這類案件為何如此荒誕的關鍵。話講,製作煙花的工序中到底需要幾多重量的火藥,係這些製作者自己規定的嗎?要知道,他們並唔係始創者、而係繼承者。人家世世代代都遵循着這樣的重量標準,為何到中共這兒就成“非法”了?不難看出,正係由於這家世代遵循的火藥克數符合了產品本身的製作標準,因而才被放心的承傳了咁多年。也就係講,無論產品標準,還係行業規定,都不該由政府這個外行講了算。

而如今,司法卻乖乖附和政令,執意對這些承傳了多年的煙花工藝執掌者判“有罪”,顯然係荒誕至極。某律師還教條的搬出“法令規章”講事,稱“查獲的煙花爆炸已超過了法定的標準,所以對楊風申老人定罪應該沒有問題”。

非也,要知道,楊風申的工作係製造煙花,其所在的作坊所囤積的煙火藥,很明顯會比一般人多。這本係他所從事的工作性質決定的,而非出於他個人的喜好或主觀意願。話講,咁多火藥放在他家或附近,要講危險,他自己和家人應該係最擔心的。況且,村裡人也從未有過任何異見或不滿,因此才得以讓這樣的技藝承傳下來。

律師還講,“其動機則可能多種多樣,有的係為了營利,有的為了實施其它犯罪”。但問題係,老人做煙花又唔係義務的。銷售自己製作的煙花,不過係正經買賣而已。難道對生意人來講,“營利”屬於“非法”、“犯罪”嗎?如果這位老人的確通過做生意坑蒙拐騙了,那另當別論,但務必請警方拿出相關的證據來。就好像嗰個“實施其它犯罪”的講法,又係否有真憑實據呢?

沒證據就不能亂講,更不能亂判。至始至終,法院都只在強調“對查獲的煙火藥鑒定具有爆燃性”這一項。這顯然就係廢話。製作煙花的手藝人,能沒有“具有爆燃性”的煙火藥嗎?如果他們有罪,那麼如今生產爆竹、煙花的工廠又係否都被查封、關閉了呢?我們不禁要問,法院、政府到底係不懂這些基本常識,還係故意要給人扣罪名?

儘管“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但請領導們盡量讓這類講辭具備點合理性,好嗎?老百姓頗感困惑的係,做煙花的人,就一定都會“實施其它犯罪”嗎?那麼,其它犯罪又係咩呢?地鐵站里的廣播常講,“禁止攜帶易燃易爆等危險品進站乘車”。然而,上述這兩位老人並沒拿着過量的火藥上地鐵、上飛機,更沒有在地鐵站、飛機場等公共場所製作煙花啊?

此外,如今抱怨“過年期間因被禁止燃放煙花、爆竹而感覺不到傳統年味兒”的中國人越來越多,可見,老百姓自己都未曾覺得煙花、爆竹係多麼可怕的危險品。那政府如今的忌憚,又係否有點過了頭呢?稍過量的火藥與政府的擔憂、懼怕之間的必然聯繫到底係咩?這種病態的恐慌,無不讓正常人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有一天,火藥、菜刀都能威脅到政府存在的合法性以及執政的權力,可想而知,這樣的政府又有多麼弱不禁風?這樣的政權,又已呈現出怎樣的風雨飄搖?更重要的係,政府一旦擁有權力、高高在上,那即便感到無力和恐慌,也得深藏不露才行。而如今,卻要通過如此荒唐的判決,將這種失心瘋一般的恐慌公諸於眾。這豈不在向世人宣告,自己快完蛋了嗎?若非一時愚蠢,那就係中共已怕到失控、藏不住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