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官場微小講:朋友圈

陸文軒皺着眉頭,用食指輕輕划動手機通訊錄。最後,他的目光停留在了“王浩宇”這個名字上。

王浩宇係他的大學同學,住一個宿舍,還係上下鋪,關係算係比較鐵的了。關鍵他現在係市教育局的科長。眼下陸文軒面臨的這個難題,也許他能幫得上忙。

陸文軒還在思考着應該怎麼向老同學開口,妻子又在旁邊嘮叨起來:“虧你還係領導的秘書,連孩子上學這種小事都辦不好,白混了。”妻子的口氣中夾雜着一股輕蔑和嘲諷。

也難怪妻子生氣。好幾個朋友家的孩子,都托關係落實了全市最好的“師大附小”入學名額,只有他兒子幼兒園馬上就要畢業了,可上小學的事還沒着落。

按戶口所在地,只能就近分配到一般的公辦小學,可妻子不幹,講怎麼也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砸鍋賣鐵也要進這個全市的重點民辦學校。

陸文軒感到很為難。雖然在政府辦工作,可性格內向的他每天只知道埋頭寫材料,基本沒咩外交應酬,接觸的人不多,講得上話的朋友更少,等要求人辦事了,才發現自己的朋友圈太窄。

他有些不情願但又無可奈何地撥通了老同學的電話。對方倒也爽快,聽他講想找老同學敘敘舊,便很熱情地叫他晚上到家裡喝茶。

放下電話,陸文軒覺得應該帶點咩禮物,畢竟係去求人辦事。送錢?老同學之間好像不太好,他的面子上也掛不住。禮品盒、土特產、生果?好像又有點拿不出手。

思來想去,陸文軒突然想到自己的書房裡還有一幅本市著名書畫家的畫,雖然唔係十分名貴,但至少也值七八千元。而且送畫又顯得高雅有品味,比直接送錢要含蓄一點。於是找了一個精美的禮盒把畫放進去,來到了老同學家。

兩人喝着上好的普洱茶,漫無邊際地回味着學生時代的快樂。看時機差不多了,陸文軒就把孩子上學的事提了出來。

王浩宇頓了一下,面露難色講:“師大附小可係全市的重點民辦學校哦,不在體制內,我們也不好過多的干預。”

陸文軒的心一下就涼了半截,講:“老同學,你朋友圈廣,路子多,幫我諗諗計吧。”

王浩宇盤算了一下,講:“我有幾個朋友和他們學校有業務上的來往,我請他們幫下忙,試試看吧。”

陸文軒頓時像一個落水的人突然看見了一根稻草,忙把嗰個裝有畫的禮盒遞了過去。王浩宇推辭了幾下,可陸文軒死活不幹,非得讓他收下畫心裏才踏實。

推來擋去幾個回合,王浩宇無奈收下了畫,講:“那我就替你轉給幫忙的朋友吧。”

陸文軒前腳剛出來,騰飛建築公司的陳總便敲門進去了,恭恭敬敬地把幾條好煙放在茶几上。

聊了聊最近幾個學校教學樓建設的事,王浩宇突然想起剛才陸文軒所託之事。便問道:“陳總,市裡幾個學校的建設項目都係你在做,認識師大附小的人不?一個朋友的孩子今年想上這個學校。”

陳總硬着頭皮點了點頭講,“沒事,我找朋友幫幫忙,應該沒咩大問題。”

第二天,陳總望着辦公桌上的嗰個禮盒,滿腦子想的都係王浩宇吩咐的孩子上小學的事。

正在愁眉苦臉時,辦公室的秘書小王進來送文件。看到她,陳總眼前一亮。他站起身,笑眯眯地講:“小王啊,我唔係聽講你有個姐夫在市政府當領導嗎……”

陸文軒一掃往日的愁眉苦臉,心情愉快地哼着小曲往家走。就在剛才收工之前,王浩宇打來電話,講他托朋友找了個大領導,孩子入學的事八九不離十了。

推開家門,妻子和小姨子正開心地坐在沙發上聊天。陸文軒一臉陽光地講道:“孩子的事我已經搞定了!”講這話時,他感覺腰桿比平時挺得更直,氣也更粗了。

小姨子對他豎起大拇指,回過頭講:“姐,我就講姐夫的朋友圈廣着呢,你還不信?”隨後拿出一個禮盒來,講:“姐夫,一個羊係放,兩個羊也係趕,我們老闆給我下了死命令,他一個朋友的孩子也想上師大附小,讓我請你幫幫忙,你就再加個名字唄?這係他讓我帶給你的。”

陸文軒一看,差點暈倒,這唔係自己送給老同學的嗰個禮盒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萬吉星原創文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