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周曉輝:中國船公海輸油給朝鮮背後兩大疑問

港媒發現,香港籍油輪“Lighthouse Winmore”由一間香港空殼公司持有,背後是一龔姓廣州男子投資。(Iwan Afwan/MarineTraffic)

在聯合國日前通過針對朝鮮最嚴厲的制裁協議後,12月26日韓國《朝鮮日報》援引美國財政部的消息和衛星圖像指出,中國和朝鮮船隻在海上非法掛靠,自10月份以來,中國船隻向朝鮮船隻輸送原油多達30次。事實上,對於此種現象,日媒早前也曾報導過。隨即,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用大寫字母寫道:抓個正著。他並表示“感到非常失望。如果這種情況繼續發生,朝鮮問題永遠不會有友好的解決辦法!”

針對海外媒體的報導和川普的態度,中共外交部發言人29日回應稱,“情況不符合事實”,並稱對於報導提及的今年10月19日一艘中國船隻涉嫌在公海向朝鮮船隻輸送石油之事,中方已進行了調查,結論是相關船隻自今年8月以來再未停靠中國港口,無進出中國口岸記錄。該船是否前往過其它國家港口,中方不掌握。

由此引發了兩大疑問。第一個疑問是在北京高層一再重申禁止朝鮮半島擁核,並一再支持美國和聯合國的制裁決議後,中共為何要選擇冒如此風險,在公海通過船隻對接向朝鮮輸送石油,而非通過更為穩妥的丹東輸油管道?

眾所周知,石油是朝鮮最大的制約:沒有了石油,就沒有了汽車、塑料、化工,沒有了飛機、貨輪、坦克、軍艦、工廠,也就沒有金正恩叫囂的核試驗。而資料顯示,朝鮮80%的石油進口量來自中國,並通過長達11公里的輸油專線輸送,這條中朝間唯一的輸油管道建於1975年,起點是丹東市振安區樓房鎮星光村金山灣油庫,穿越鴨綠江,到達終點朝鮮新義州油庫,管道全長30.3公里。原油到達朝鮮油庫後,再經過大約1公里的管道,最後到達朝鮮的烽火煉油廠,在那裡進行提煉加工。而負責輸送者是隸屬於中石油的“中朝友誼輸油公司”,石油則來自於黑龍江省大慶油田。

曾與朝鮮做交易的一名丹東企業家透露,如果中國斷油,朝鮮的坦克就會趴窩。這也是為何美國需要朝鮮最大的石油輸出國中國協助限制輸油的原因。

還有朝鮮兩個煉油廠,一個是靠近俄朝邊境羅先經濟特區的勝利煉油廠,一個是離丹東不遠的平安北道枇峴郡的烽火煉油廠。且不說前者據說一直停產,單說若依靠海上輸油,再藉由陸地運到煉油廠,也是件麻煩事。

無疑,如果北京高層想維持對朝鮮的輸油量,最便捷的方式便是通過輸油管道,而非在公海上可以被衛星抓拍的交易。除了不方便外,還有一旦暴露,無異於是自打嘴臉的隱憂。

更為關鍵的是,朝鮮一再核試和發射導彈,完全不把中國當回事,也不給北京高層面子,所為似乎是在向習近平叫板。如果北京任由金正恩下去,北京的顏面何在?這也是北京支持聯合國制裁決議,甚至默許川普武力解決朝鮮問題的選項的原因,也是外交部否認的原因所在。換言之,公海上藉由船隻向朝鮮輸油極有可能並非是北京高層之意。

如果並非北京高層之意,那麼在公海上提供朝鮮石油的中國船隻又來自哪裡?其背後的主使者又是誰?這是第二大疑問。

可以肯定的是,這個主使者絕不簡單,其既與朝鮮保持着不一般的關聯,而且還應有充足的資金、提供石油的渠道等。一種可能是這些中國船隻隸屬於那些長期與朝鮮有生意往來的公司,考慮到這些公司的背後都有官方的背景,其背後的黑幕就明顯不簡單。因為目的如果是依靠輸送石油給朝鮮,賺取超額利潤,應該是不太可能的,這是基於中共官方通過丹東石油管道輸送的石油是非常便宜的,而且可以賒賬。

此前的不少分析都已指出,在過去五年中被習近平通過反腐拿下和尚未拿下的江派高官,如周永康、曾慶紅、劉雲山等,都與朝鮮金家王朝關係親密,他們在訪問朝鮮時,都受到了特殊的禮遇。在習近平反腐這些年中,朝鮮不斷生事背後閃現的就是江派的影子。因此,在習近平選擇與川普合作,尤其是在限制輸油量上支持制裁金正恩後,江派動用龐大的海外資金,通過那些與朝鮮有生意往來的公司為其輸入能源,是非常有可能的,而途徑正是公海通過船隻輸油。

另一種可能與之類似,就是江派僱用一些船隻,並在一些石油生產國購買原油,再轉運給朝鮮。這樣可以一舉兩得,既解了朝鮮的燃眉之急,又給北京製造麻煩,讓其啞巴吃黃蓮。

如果這樣的推論存在的話,那麼北京高層一直面臨的攪局問題顯然並未解決,而根源在於“直搗黃龍”依舊是停留在口頭上。誠所謂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