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政協換屆民主黨派被包養 副主席被打失明 太太被當狗拖

——榮毅仁三次退黨

最近一個月之內,大陸被稱為“花瓶黨”的八大民主黨派和工商聯全部完成換屆,23個全國政協副主席名額有9個已“有主”。有文章披露,中共建政之初,毛澤東要求把“民主黨派”包養起來,巨額開銷均係來自億萬納稅人。雖然“民主黨派”在中共實施統戰中立下了汗馬功勞,但在政治風暴中也不能倖免。“紅頂商人”榮毅仁在文革中,食指被打斷、左眼失明,其妻也被人用皮帶套着脖子從頂樓倒拖至一樓,落下了腦震蕩的後遺症。榮毅仁曾三次申請退黨。

最近一個月之內,大陸被稱為“花瓶黨”的八大民主黨派和工商聯全部完成換屆(網絡圖片)

據港媒《明報》報道,在各民主黨派領導層完成換屆後,其出任全國政協的人選名單,已呼之欲出。按中共慣例,8個民主黨派中較大的5個黨的主席,都係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當然人選。而這5個黨派的第一副主席(共有9人),循例將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如此一來,23個全國政協副主席名額有9個已“有主”。

按照上屆名額,漢族中共官員在政協副主席中佔有9席,其中令計劃、蘇榮兩人落馬後並未填補,而由卸任香港特首的梁振英佔了一席。按年齡,出年漢族的中共籍副主席只有身兼秘書長的張慶黎和盧展工兩人可留任。

“政治花瓶”享受“人上人”的待遇

眾所周知,中共人大被指係橡皮圖章,中共政協被指係“花瓶”。在人大和政協的職務均為虛職。中共政權自一九四九年建立中國大陸政權之後陸續“包養”的“政治花瓶”已經不盡其數。

自由亞洲2015年12月曾發表題為《中國特色的中共一黨專制下的“寄生黨”》一文提到,中共建政之初,毛澤東曾經把啲思想“極左”的“民主黨派”成員主動提出的從組織上解散“民主黨派”的要求,斥之為“短視”,指示要把他們連人帶組織“統統包養起來”,具體並要求將所有“民主黨派”的各級組織開支,同共產黨各級組織開支一樣,全部由“國家”包干,列為共產黨統治下的各級“人民政府”行政開支的一部分。

中共政權自一九四九年建立中國大陸政權之後陸續“包養”的“政治花瓶”已經不盡其數。(網絡圖片)

文章披露,中共政權供養八大“民主黨派”所付出的巨額開銷雖然同共產黨自身的開銷一樣,均係來自億萬納稅人的勞動所得,但若沒有共產黨政權的獨裁、專制統治,“民主黨派”憑咩讓國庫支付它們的組織開銷?僅基於此,“天大地大不如(共產)黨的恩情大”這句歌詞,確實係唱出了嗰啲“政治花瓶”們的心裏話。各“民主黨派”內部之所以也同共產黨政權內部一樣勾心鬥角、爭權奪利,講到底就係因為一旦熬成“民主黨派”的領導人,雖然沒有政治實權,但至少還有生活待遇上的巨大實惠。

按照規定:全國人大、全國政協的副職領導人,最高法院院長及最高檢察長都與必須係中央政治局委員出任的國務院副總理一樣,在內部則被通稱為“黨和國家二級領導人”,享受“二級政治保衛”待遇,在寸土寸金的京城黃金地段有資格住獨立宅院或獨棟建築;另外專職司機、公務員、秘書、家庭廚師外加數名武警侍衛,京城內活動都必須加派警車開道等等特殊待遇,絕對係一種花幾多錢都不可能買得到的真正“人上人”的享受。

中共政權供養八大“民主黨派”,享受“人上人”的高貴待遇(網絡圖片)

榮毅仁食指被打斷左眼失明

在中共的語境下,〝民主黨派〞指的係除中共以外八個參政的政黨的統稱,即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中國民主同盟(民盟)、中國民主建國會(民建)、中國民主促進會(民進)、中國農工民主黨(農工黨)、中國致公黨、九三學社和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台盟)。講好聽點的這八個參政黨,在中共一黨專制下,無疑只係花瓶而已,因此它們又被稱為〝衛星黨〞。

這些〝衛星黨〞在中共建政前後為中共實施統戰發揮了不小的作用。然而,它們雖然被中共稱為〝肝膽相照〞,雖然為中共立下了大功,但它們卻在中共掀起的政治風暴中,不能倖免。特別係在文革中,包括大批民主黨派高官、工商業者上層代表人物以及少數民族、宗教、華僑的頭面人物,非黨高級知識份子等都被抄家、被揪斗。

毛澤東接見榮毅仁(中)(網絡圖片)

1956年1月,在毛親自到榮毅仁的申新九廠視察後,榮毅仁就將祖輩辛苦創下的資產56間紡織、麵粉等企業統統上交。時任中共上海市長的陳毅,在大會上將其作為榜樣,宣稱〝榮毅仁係紅色資本家〞。然而,榮毅仁內心的痛絕非外人所知。當時有人寫了《祭廠文》,其中有〝多年心血,一旦付諸東流;幾聲鑼鼓,斷送萬貫家財〞之語,背後隱藏的正係對中共掠奪行徑的憤恨。

文革中,榮毅仁夫婦均受到迫害(網絡圖片)

文革爆發初期,榮毅仁一家也受到了衝擊。榮毅仁的右手食指被鐵柱打斷,妻子楊鑒清被打得死去活來,卧床不起,連他們因患大腦炎而精神有障礙的四女兒智遠也未能倖免。後來榮毅仁夫婦總算保住性命,但榮毅仁卻被去鍋爐房運煤,落下了腰疼病,而其眼底出血沒有及時治療也導致左眼失明。左眼失明後,他被派去洗刷廁所。

另據章詒和《往事並不如煙》中的《最後的貴族》一文記載,1966年8月,章伯鈞、章乃器在康同璧家裡見面。章伯鈞問章乃器現在民建和工商聯的情況,章乃器表示,企業家中除了榮毅仁,其他人都受到了衝擊。但一旁的羅儀鳳糾正道:〝榮毅仁其實也沒能躲過。他在上海的公館係有名的,極漂亮。北京高幹出身的紅衛兵講整座樓都屬於四舊,於是放了火,火苗從一樓竄到頂層。他們又把榮太太用皮帶套着脖子,從頂樓倒拖至一樓,腦震蕩的後遺症長期不愈呢。〞

榮毅仁三次要求退黨

文革結束後,急於發展經濟的中共再次想到了榮家在海外的關係,榮毅仁又一次被中共推出。1978年,榮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1979年,則出任直屬國務院的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總裁。榮毅仁憑藉着自己的經商謀略、海外關係,為中共的經濟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

晚年的榮毅仁曾三次要求退黨(網絡圖片)

1951年6月開始,深感加入中共才能安全的榮毅仁申請入黨,但申請三次都被拒。文革結束後的1985年4月,69歲的榮毅仁第四次申請入黨,並終於得償所願。

可讓人沒想到的係,好不容易入了黨的榮毅仁卻三次申請退黨。第一次要求退黨與〝六四〞有關;第二次要求退黨係因為與江澤民發生齟齬;第三次要求退黨係2000年6月,這時榮毅仁已退休,代表各大花瓶黨派出面,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開放民主黨派參政議政的建議,江澤民叫其一邊涼快去,榮毅仁一怒之下,不再參加黨的活動,直到2002年12月江澤民下台。

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