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中國最富裕的1% 把錢花在了哪裡?

閨蜜收了她的第五個餃子包。

處於這款包審美盲區中的我,一直get不到它為何風靡。

論款式,無疑係超市買菜包同款,論材質,不過係一個尼龍袋子。

但閨蜜覺得,咩場合背它出去都不掉價,因為別人一看就知道:這係嗰個輕奢品牌。

在她看來,唔係這款包好用,係它的名字好用。

炫耀型消費已過時

經濟學家Veblen曾給出“炫耀性消費”的定義:人們將物質財富當作衡量社會地位與身份的標準。

名牌的意義不只在於材料、做工上,還在於身份認同。

今年威尼斯雙年展上,展出了藝術家Beatriz Gerenstein創作的《慾望實體》系列。

藝術家只用銅和石膏做出植物枝條的形態,勾勒出大牌包的框架,沒有任何皮質材料覆蓋。

但係,當這些骨架出現在奢侈品店,觀眾的購買慾還係瞬間被激發出來。

The Object of Desire展覽

而購買類似“餃子包”等輕奢品牌的新貴們,較迫切地想用物質來證明身份。

早在青春期,郭敬明就告訴他們,穿三葉草的都係下等人,穿着Prada打雪仗的才叫高端人士。

然而奮鬥十幾年,發現自己仍然買不起阿瑪尼,夠不上愛馬仕,但也不願再買X寶爆款。

抓住這種心理,商家為他們量身定做了一個名詞:輕奢。

雖然買不起房,但可以分期12個月買一部iPhone X。買不起驢牌,但可以買一款仿大牌的輕奢包。

靠消費累積起身份的象徵,偶爾自嘲有中產焦慮,從物質和心理上時刻準備躋身精英。

然而,精英的入場券早已更新換代,炫耀性消費已經過時。

如果高凈值人群不再愛買奢侈品,那他們把錢花在咩地方上了呢?

——教育。

國外用教育穩固自身地位

南加州大學教授伊麗莎白·科瑞德-霍凱特曾在《炫耀性消費的終結》一文中指出:

美國收入前1%的人在教育上的投入,數額占家庭年收入的6%,比起20年前增加了3.5倍;而普通中產在教育上的開銷則基本沒有增長,只佔家庭年收入的1%。

考慮到兩者之間年收入的差異,兩者花在教育上的金額,可能相差幾十倍。

前段時間,美國總統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大大炫耀了外孫女阿拉貝拉的中文。

中文歌,《三字經》,古詩,都有模有樣。

阿拉貝拉背《三字經》

這歸功於她的母親伊萬卡,在女兒18個月時,就把她送到了學漢語的語言學校。

據美國媒體Quartz透露,伊萬卡的三個子女都在私立語言學校上課,每年學費高達7.5萬美元(約合49.8萬元人民幣)。

然而幾天後,華爾街金融大鱷吉姆·羅傑斯女兒秀中文的視頻,又碾壓了阿拉貝拉的風頭。

羅傑斯的兩個女兒講起中文來,字正腔圓,音調準確,最讓人服氣的係還有標準的播音腔。

羅傑斯為了讓女兒練習中文,甚至不惜舉家搬到新加坡。

據伊麗莎白教授所講,這些精英家庭洞悉世界發展局勢,早早就為孩子日後的發展打下教育基礎,以此來維繫自己的社會地位,用自己的努力,封殺掉其他階層的上升通道。

有錢人比你想像中更努力

誠然國情不同,中國社會沒有經歷上述階段,富二代中也有很多叫人頭疼的。

但“比你有錢的人,比你更努力”的吐槽,卻時不時就可以聽到。

根據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報告》,當一個家庭年收入超過48.5萬元,就係中國收入最高的1%的家庭。

另外,胡潤研究院發佈的《2017中國高凈值人群醫養白皮書》顯示,子女教育、自身健康、父母養老已經成為高凈值人群的三大核心需求。

比如香港地產大亨李兆基的兒子李家傑,雖然係標準富二代,卻把自己的業餘時間都放在培養運動愛好上,滑雪、騎馬、單車,每樣運動都會聘請老師來指導學習。

陳小春的兒子Jasper,小小年紀就可以中英文自由切換。上個月他的學費曝光,一年高達人民幣13.5萬,這還唔係娛樂圈裡最貴的。

哈佛錄取的杭州二中女生郭文景,愛好帆船、滑雪,在美國成立編程俱樂部;美國大學預科考試5門滿分,哈佛面試官稱讚她“英語流利,顏值高,近乎完美”,漂亮的履歷引人艷羨。

郭文景(左二)參加美國奧林匹克競賽獲得銀獎

她的父母也皆為高學歷人才,家中財力也雄厚,她有美國國籍,能自如地在中美穿梭。“想到編程就會笑”的興趣有個人因素,但同樣離不開父母的引導和支持。

所以她,或者講他們,其實係都係高知家庭有計劃地、積澱培養出來的“別人家的孩子”。

當有的家長在努力引導孩子對學習的熱情,培養孩子的愛好,挖掘孩子的特長時,另外一部分人在帶着孩子做咩呢?

我見過許多家長,把孩子送到教育機構,卻只有一句囑託:麻煩老師幫我們看好孩子,太忙,實在沒空管。

花幾千塊錢把孩子送進暑期強化營,卻更像係給他們找了個託兒所。

同樣的年紀,父母已經為他們鋪下了不一樣的人生路。

有年假期,我做了份家教。孩子媽的要求係,帶她12歲的孩子讀《經濟學人》。

試講前,我和家長几次確定上課時間,卻總收到回復:和孩子的schedule(檔期)衝突,請換一個時間。

所以我對這家的第一印象係,一個對自家娃自視甚高的家長,和一個被補習班塞滿暑假的准初中生。

然而見面後,我的假設都被推翻了。

讀《經濟學人》,係因為孩子托福考試閱讀滿分,《經濟學人》上的文章,除了對國際時政背景不熟悉造成的理解偏差,他幾乎可以完整發音、標準地視譯並複述。

而家長屢次強調的“檔期”,係因為這家有四個孩子。除了英語和數學外,他們還被安排了游泳和國際象棋課程。

這個家裡,母親係康奈爾畢業生,父親係科學家,孩子表現出的優異素質,係家庭教育投資的折射,這種投資不僅要花費金錢,更要付出心力。

不讀書換來一生卑微

之前,《人民日報》有則新聞,講父親不想讓自己的女兒讀大學,因為他覺得讀4年書要花8萬,高中畢業就打工4年能掙8萬,加起來能省16萬。

聽講了太多“大學畢業工資不如農民工”的消息,有些人抱着和這位父親一樣的態度,覺得教育上的投資,大多係不必要的。但事實果真這樣嗎?

2008年,鄉村老師杜滿堂的兒子受同學影響,堅決要輟學去打工。

為了弄懂打工有咩吸引力,年過半百的杜老師做了一次實驗。

他揾到一個漁場打工,每天重複着裝筐、冷凍、包裝、裝貨等體力活,在呢度,老闆經常連續40個小時不讓工人休息。

工作之餘,他把每天的經歷寫成日記:

“一個東北四平人,今天上港裝車,返嚟滿臉係血,白骨外露……”

“廠里廿幾個小夥子大部分係初中畢業甚至尚未畢業,最累的活,他們全包了。而我利用知識,協調了幾起勞資矛盾,又給老闆提了幾條建設性建議。老闆邀請我出年暑假再來,可以不幹活,提個建議就可以。我諗這應該係知識的力量吧!”

答案係:即使同樣做體力活,讀過書和沒讀過書的,都可以做出差別。

杜滿堂打工日記走進當地校園

著名作家龍應台在寫給兒子安德烈的信中提到:

我要求你讀書用功,唔係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就,而係因為,我希望你將來擁有更多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唔係被迫謀生。

對於生活在底層的人來講,不讀書,換來的可能係一生卑微。

所以就連從哈佛輟學的富二代比爾蓋茨,也在博客中勸誡大家要拿到學位,因為獲得大學學位能更穩妥地成功。

雖然有人讀了很多書,最終也一事無成,但輟學卻會大大提高這個概率。

向上的大門不會關閉

2015年時,央視主持人董卿曾出國深造。當時有記者問:“你已經把主持做到一流水平了,還去國外念書,對你還有咩意義?”

董卿謙遜地講:“我們每個人都和‘更好’之間有一段距離。電視媒體現在競爭很激烈。需要認真學新知識,好好充電。”

比你有錢有資源的人,比你還努力,你就準備放棄提高自己了么?

別忘了,許多跳出貧窮的人,並唔係富二代。

即使寒門難出貴子,向上的大門卻永遠不會完全關閉。

這個世界有它自己的軌道,軌道上有坐着火車的人,你騎着單車確實無法追上,更不能幻想把單車放到軌道上,把別人的火車逼停。

但還有一種美好,就係騎着單車緩慢前行,偶爾停下睇吓疾馳而過的列車。相信每蹬一腳都會前進幾米,即使追不上火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君 來源:世界華人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