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為什麼有些人用一年時間獲得了你十年的工作經驗

優秀人才的特徵:極強的學習能力必不可少

那我自己創業的時候呢,我招的第一個員工,他畢業於漳州一個大學,在那個不是很發達的地方,但他自己學會了怎麼做iOS開發,並把自己的軟體在AppStore上線。

後來我看這個軟體做的還不錯,他的學歷不是太好,也沒有什麼背景,我都不理解他是怎麼學會這些東西的。然後我們開始給他喂一些材料,給他一點點做一些項目,我發現這樣的人也是沒有什麼極限的,於是我給他們做的東西越來越難。

後來我發現,原來這個公司我終於不用再做主要程序員了,我終於找到了一個編程水平和我差不多的人,我不幹活的人生目標的終於達到了。

所以我這些年呢,我一直在想怎麼樣把人變得優秀。我想要和優秀的人合作。

就有人在問:這樣的人你怎麼找得到呢?

前兩個月呢,我驗證了這麼一個流程:我讓所有人遠程工作起來。於是我就在論壇里發了一篇帖子,說我認為遠程工作是這個世界的未來,我在想我們下個項目要不要找兩個遠程工作的人。

當天晚上我就收到了六篇簡歷,但是其中五個人都不是我想要的人。我就和最後一個人聊,因為最後一個人是做Java後端的。但是呢這個小夥子很無聊的在他的博客中寫了有35篇一步步如何應用Java的系列。

這的確不是什麼特別難的事情,但是我沒有見過一個人可以把這樣的副項目(side project)做的這麼乾淨、整潔,每一步都寫的非常清楚。

所以我就和他說我覺得他是我們想要的人,他問我們的項目要做什麼。我告訴他我們要做一個把iOS直接編譯成安卓的項目,我讓他看了一個我關於這個項目的視頻。

過了五分鐘,他回郵件說,他覺得很難,搞不定。我說我相信你可以搞定,我給你兩個星期的時間去學什麼叫做iOS開發,你不需要學到非常難,你只需要學到可以做一個最簡單的iOS app就表明你會做iOS開發了,你就進我公司了。

兩個星期以後,他做了一個app並寫了一篇文章來解釋這個是怎麼回事。看完這篇文章之後,我和我們的CPO說這個人就交給你管了。我特別喜歡這樣的人,所以我在想這樣的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去年我過的不是很順,我就在想我怎麼樣可以讓自己過得積極快樂。我發現這就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就是我能不能夠征服一些我征服不了的過程,比如我能不能走一段路把我這身肉減下來。一開始走一兩萬步,累得吐血。

後來我陪一個小朋友去逛外灘,我回家發現我走了三萬步,但是我一點事情也沒有,這是我去年想像不到的事情。所以我開始寫一本很雞湯的書。

我對這個世界的理解是,這個世界太容易活下來了,可是對於很多人來說不是這樣,問題出在哪裡呢,在於這個世界變化得太快。

在iPhone出來之前我覺得手機應該是一台電腦,但我不知道應該是一台怎麼樣的電腦。iPhone出來之後我覺得這就是,我相信那個時候沒有人會相信iPhone可以把諾基亞搞死但它做到了。但我相信這只是偉大產品的很小的一部分,iPhone把日本的DC和DV搞死了,這才是偉大產品的真正的意義。

大家打過Uber嗎?我覺得Uber其實就是我們以前想像的未來智能世界的樣子,隨時隨地都能夠打到車。從一個程序員的角度講,我們應該在的士的計價器上裝一台電腦。

但實際上怎麼解決的呢,實際上每位司機都有一台手機,這手機並沒有強悍到車上去,但這台手機連接到了每一個人。這個世界正在不停地變化。

什麼東西都有可能,做一個高級程序員很難嗎?同樣的一個黑人,可能在美國街頭打架,也可能是歐巴馬。你想想一個美國街頭小混混變成歐巴馬有多難,他需要跨越的階梯更多。每一個你見到的比你更優秀的人,他到底是有什麼天賦異稟呢?

我不太相信這件事情。我見了太多優秀的人,我不認為他們天生的智商比別人高,但是我覺得他們的學習方法、對待事情的認真態度是不可阻擋的。我不知道高博之前在大學掛了11門,我在大學也掛了11門。我是我們大學了唯一一個家長被叫到學校的大學生。

我在校門口接我爸媽時,我爸媽當時覺得特別丟人。但是走着走着,遇見兩個人對我說“郝老師好”,我爸媽當時覺得特別驚訝。這兩個人參加了我當時在另外一個系做的關於Word、Excel、Powerpoint的演講。

當時我就在想:這個世界其實有不同的評價標準。也許我的大學覺得我應該被開除掉,但是我看到的不完全是一份簡歷,我覺得每個人具有完全可變的能力,但我們被我們的理解所塑形,把我們變成了一個完全不可變的人。

我們會聽到別人說“學一門語言好難啊”。五年前有人跟我說“ Tiny,該怎麼學iOS”,我說“很簡單”;五年之後還跟我說“ Tiny,該怎麼學iOS”,我都無語了。

十年的工作經驗or只是一年的工作經驗用了十年?

有這麼一個笑話,一個人跑去問老闆“我都有十年工作經驗了,問什麼您還不給我漲薪水呢?”,老闆回答說“你是有十年工作經驗呢,還是把一年工作經驗用了十年呢?”。

我覺得在這個社會中有太多人是把一年的工作經驗用了十年。剛才也有演講者提到了《異類》,《異類》的理論是只有當你刻意去學習,當你不停從自己的安全區跳出來,忍受一種痛苦和煎熬,改變了自己以後,你付出的時間才是算數的。

當時我們在珠海討論學習的問題,其中有一個人說他在進公司前兩個星期的時候非常痛苦,覺得他什麼都不會,誰都比他強。但後來他可以輕鬆處理這些事情,他卻覺得有些擔心了。

我問他擔心什麼,他說他覺得這一年沒有什麼成長。我覺得他把我點醒了,我給的建議有兩個:一是找一份更有挑戰性的工作,二是做一個副項目去挑戰自己。

1、掌握“學習曲線”,享受終生學習

什麼叫做“學習曲線”——橫軸是時間,縱軸是能力。

我相信我們在校的學習和工作的第一年一定會學到很多東西,但是我見到的很多人工作一年、十年、二十年是完全一樣的。我認為終生學習的人的學習曲線應該是沒有盡頭的。

有人在論壇上問,現在矽谷都在宣揚二三十歲創業、成功、成為明星的例子,有沒有人能夠給我舉一個四五十歲成功的例子。那麼就有個人回覆:“我在42歲創辦了Craiglist。” Craiglist是分類網站的鼻祖。我當時就懵了,我才36歲,我的人生才剛開始啊。

在任何環境中我們都可以觀察,我認為在任何一個不斷變化的環境中,終身學習者只能佔1%。

我的結論是,由於你是一個終身學習者,你可以秒殺在任何一個領域裏你的同儕。終身學習者是沒有極限的。

我的另一個觀察分析是學習的方法有很多種。一般的學習方法是階段性的,就是學一會兒,休息一會兒,再學一會兒。我們傳統教育和我們推崇的人,他們通常是意志力非常堅強人。

比如說我們要考試了,在一個星期之內從完全不懂到能夠考試,那麼我們的學習曲線將會非常陡峭。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示範。

大多數認為自己不聰明的人來自於用一種錯誤的方法去學習。我經常遇到一些非常神奇的初學者,有人說“這本iOS書看了三天還沒有看完”,我想問的是這本是是三天能學會的嗎?比如你去爬珠峰掉下來了,然後你說自己是一個失敗者。

其實,為什麼要這麼爬山呢?我一直強調大家不要急,為什麼?

因為一着急你就會開始做錯誤的東西。一開始你以為你是神,可以在一個星期內、三天內學會一個非常難的東西。一旦你做不到,你就會覺得你什麼都做不到了。我覺得正是這樣的原因讓大家以為自己不夠厲害。

我覺得有了正確的方法以後,大多數人都可以攻克這個問題。我經常和很多人說,剛進入一個項目的時候,學習曲線要平,可怕的平。

比如像我這麼一個人,一次就要走三萬步的話,大家可能在急診室看到我。那我第一次的目標是怎麼定的呢?第一次我就背了個包,帶了很多的補給,不知疲倦的從早上走到晚上,後來我算了一下我大概走了六七公里。我從來不知道我能走六七公里。

那麼第二天我想既然第一天我走了七公里,那我今天可不可以走八公里呢?有一次我為了見一個朋友,跨了個江,走了十五六公里,後來我覺得我自己太厲害了,後來就一發不可收拾。

我覺得學習曲線一開始比較平,但是當你對一個東西了解了以後,到後面是一個加速度過程。會學習的人在一開始都是非常慢的,在給自己設定基準,並基於自己正反饋的空間,並且永遠不會把自己控制得太狠,讓自己一下子崩潰掉。

2、Hacking大腦,鍛煉你的大腦

我的另一個思考是Hacking大腦。

首先我對機器學習非常有興趣。我覺得機器學習對我們理解人腦是非常有幫助的。

1.機器學習:模型+數據量

機器學習主要有兩個東西,一個是模型,另一個是數據量。當你選對了足夠的語料、足夠的數據量的時候,這個模型會越來越好。

我一直在想我們的大腦是一個什麼東西。大腦其實是一個反饋的流程,大腦接受了一定的數據、一定的訓練,形成了一定的理論,然後不斷地去驗證這些理論對不對。一個聰明的人大腦的結構應該非常的清晰。

為了學英語練聽力,我開始聽一些Podcast,一開始我發現我聽的不太懂,但由於是自己領域內的東西後來我都能聽得懂;於是我開始聽一些經濟學的東西,發現十幾個字母長的東西我也能夠聽懂,我到現在不知道那些詞怎麼寫,但是我就是能夠聽得懂。

現在我驗證了大腦是一個無窮力量的機器,那我怎麼去訓練它呢?我覺得我聽力有一定水平了,那我能不能夠說英語呢?於是我就去參加上海老外的聚會,從一句話不會說到能夠和老外爭論宗教的問題。

我始終覺得我的詞彙量是一個問題,那我又開始讀英文書,現在我可以看哲學等比較艱澀的書籍了。那後來我發現我要練口語的一種方法,原來一開始我要培養即使看不懂也能讀下去的一種感覺,現在我遇到每一個不會的單詞都要查,於是我感覺我的口語又在慢慢進步。

2. think fast and slow:避免遠古大腦,唯慢不破

我們有兩個大腦,一個大腦深思熟慮、功能非常強大;另一個大腦比較像遠古的動物不太懂事,但它非常快,有點像反射。通過這個理論我想明白了我們為什麼會產生爭執,原因很簡單。比方說有個老外說“你們中國人……”,另一邊就會想“你怎麼了,又想說我們中國人了嗎?”,但其實他都不知道是要說中國人好還是壞。

很多時候呢,我們都會陷入到一種情緒中,都在用大腦最快但是最愚蠢的部分。所以我在想,我能不能降低我的反應速度,把每一句話都聽完,把每一件事情都想完,再回答,就是先聽後說。後來我有個理論叫做“不爭論”,這也是我們論壇的宗旨,即使你對上一個人的發言有多大分歧,你都只表達我的觀點是什麼,而不是說“某某某的想法是錯的”。

因為一旦說了這麼一句話,就會陷入到一種以“說服對方”、“壓倒對方”為目的的討論中。實際上我認為每一個討論的人都會有一些不對的部分,不可能全對。所以我們都在一種不爭論或者深思熟慮的環境下,給予大家充分的表達空間,你總是能夠收穫一些。

我覺得成長就是我們不斷去接受這個世界散在很多人、很多書、很多理論里的信息,信息量慢慢地增長,讓我們的大腦不斷進化。

再回到大腦進化這個問題。我在有個階段認為,我們大腦的模型進化我是有感覺的。我覺得我英語聽力上升的時候,莫名其妙覺得我的粵語聽力和上海話聽力也在上升。

你的大腦其實就是一個複雜機器,當這個機器越來越好的時候呢,不光是對某一個具體的問題有好處。所以我在追求讓大腦更複雜更進化,幫我來解決更複雜的事情。

3. the power of habit:把好變為習慣

最後一個是《習慣的力量》,其實這本書的觀點與《思考,快與慢》是相反的。它認為我們的習慣存儲與我們大腦比較古老低級的部分,比如反射。

《習慣的力量》提出了一個我們怎麼把一個迴路放到大腦古老部分里去的方法。放過去的好處在於,習慣意味着我們做一些事情就會變得很容易。我覺得這本書可以和《異類》一起看:當任何時候你覺得難受,你的大腦就在進化;當任何時候你覺得輕鬆,你都在使用你的習慣。

但這兩種理論對我們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我在想我可不可以用這個理論改造我的習慣,這個理論的內容是:習慣有三個要素——觸發條件、流程和獎勵。

我拿這個理論去可以改造我的走路行為、學日語的行為,效果都非常好。我現在每天大概都能夠學40分鐘的日語,我能夠看到我的日語水平在提升。

結束語

大腦Hacking的理論雖然不夠完美,但是我們可以不斷地去驗證。

我可以試試看心平氣和的聊天是不是能夠更好地交流;我可以試試習慣的理論能不能夠把一個我不想做的事情很容易的做到,而一些不想有的壞習慣能不能夠戒除掉。

希望有一天我能夠寫一本關於方法論的書,很多人或許會叫它“雞湯”,但我覺得只要他能夠改變別人、改變我自己,那就是對的,謝謝大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好文天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