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前言

中共近百年來對中國人犯下滔天罪行,罄竹難書,本系列文章節選部分中共的所作所為,中共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我們不僅要聽其言,更要觀其行得出自己的結論,為何共產黨仇視中國人,仇視人類。讀一讀真正的歷史,了解事實的真相,不要被中共的謊言、假的歷史所迷惑和欺騙。

2009年5月12日汶川地震一周年,地震受害者的親屬悼念遇難親人。()

目錄

一、大地震它救了49人卻被無情絞殺!

二、豬堅強的命運

三、中國“泰坦尼克號”的救人者三年後被槍斃!

四、唐山地震救災中的驚人的一幕

2008年四川地震已過去九年多,然而地震給人們帶來的物質的損失和精神上的創傷遠未平復,可是人們卻很少或從未從更深層面去思考地震的成因,地震後救災的種種怪像,及震後動物們的命運的巨大差別,這些問題背後的深刻原因是什麼,讓我們先看一看義犬小花和堅強豬的感人故事及它們各自的命運。

大地震它英勇救了49人卻被恩將仇報無情絞殺!

北川羌族自治縣曲山鎮海光村村民鄧加林有隻小狗叫“小花”。2008年“5·12”地震時,小狗挽救了四十九個村民的生命。然而,這個村民們崇敬的小生靈,卻被中共絞殺!儘管多年過去,每當談及他的愛犬小花,鄧加林依舊唉聲不已、熱淚漣漣。此事2009年5月6日《瀋陽日報》曾完整報道,後被收入《動物記》。

地震前小花拚命把主人往外拉

2008年5月12日中午,鄧加林回家吃午飯。剛進門他就發現,一向溫馴的小狗小花,卻十分反常,焦躁不安地在屋裡來回亂竄,還不時地將頭伏在地上低聲吼叫。鄧加林妻子蔡紅英,以為小花要吃的,便扔給小花一塊骨頭。可是,小花卻置之不理,仍舊亂抓亂撞、上躥下跳。

下午一時四十分左右,全家人開始午睡。小花一反常態,不像以往那樣也趴在床下午睡,而是一直狂叫不已,吵得全家人無法入睡。鄧加林將小花攆出門外,它依然狂叫、用前爪扒門。妻子蔡紅英覺得有些詫異,便開門查看。不想小花竟發瘋地衝進屋來,一邊狂叫,一邊用嘴叼鄧加林和他八歲兒子鄧勝國的衣角、褲腿,拚命地往屋外拉扯。當時,小花的叫聲十分凄厲,令人發瘮。

小花的狂叫聲,引來鄰居們,詢問他家出了什麼事,鄧加林向大家述說了小花的反常舉動。鄉親們一時間議論紛紛。小花突然停止狂叫,耷拉着腦袋、伏在地上,雙眼中湧出了淚水!

狗哭了!這個天大奇聞這時,一位老大爺神色嚴肅地對大家說道:“這種事兒,我小時候聽我爸說過。看來,要有天災降臨啊!”一句話,在場的鄉親們全都慌了神兒。

突然,狗狗小花又開始狂叫起來。小花的叫聲,引得全村所有的狗一齊狂叫起來。

鄧加林突然意識到:動物的異常行為,很有可能是地震前兆!於是,鄧加林對大家喊道:“趕快挨家通知鄉親們迅速從屋裡出來,恐怕馬上就要地震了!”

霎時,海光村內腳步聲、叫喊聲響作一團。結果,全村在家的七十六名村民中,除了根本不相信他的話還反唇相譏的人外,有四十二人撤到了屋子外面。

驚天災難小花救了49人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大地突然顛簸、顫抖,地震降臨,全村的房屋一瞬間統統倒塌了!轉瞬間,海光村變成一片廢墟。頓時,哭喊聲、呼救聲籠罩着整個村落。

地震過後約十分鐘,撤出屋外的鄉鄰,慶倖幸免於難之餘,面對這夷為平地的家園,都不禁捶胸頓足、失聲痛哭。

鄧加林急忙召集大家,趕緊搜救被廢墟掩埋的鄉親!

但對一堆一堆的瓦礫、磚頭、碎石塊,大聲呼喊,廢墟下竟無人回應,救援無從下手。

正當大家一籌莫展、焦急萬分時,在某處廢墟上,小花“汪、汪、汪”地叫。大家急忙趕過去,聽到了廢墟下微弱的呼救聲。大家救出受重傷的村民劉強夫婦。狗狗小花,又在另一處廢墟上,一邊叫,一邊刨土。此刻,大家對小花早已感激涕零、五體投地,見到小花刨土,大家便一齊開挖,四十多分鐘後,一條小孩的小腿裸露出來;一個一歲多的孩子被搶救出來。

第二天下午1點,小花再次叫着沖向廢墟外面。這次,正在進行搜救的鄉親們沒有猶豫,緊跟着小花跑出了廢墟。瞬間,強烈的餘震再次襲來……

當一支救援隊小分隊,來到了海光村時。海光村的“自救隊”在小花的幫助下,大家已從廢墟中搶救出了7名鄉親。

義犬小花救出的潛在救人數目實際上遠不止這49名村民,這些村民(42人)沒有被埋和受傷,不僅可去救別的人,而且外來的救援隊隊就可去救其它更多的人。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救人的義犬小花竟被中共無情絞殺

義犬小花與被它救出的49名村民被安置在綿陽市九州體育館安置點。然而,躲過地震並且救人的義犬,沒能躲過中共的毒手,2008年5月16日,抗震救災指揮部以防疫為由,對從重災區進入災民安置點的狗隻,要集中捕殺。

5月19日上午,小花被警察帶走。鄧妻蔡紅英萬般無奈只好向警察下跪,訴說小花救人的事迹,請求留下有恩於人類的義犬小花的性命。

然而中共的警察在中共的洗腦下,不知天理和將槍口抬高一寸的道理,否則,六四屠城就不會那麼慘烈,他們只知道上邊的“捕殺令”必須執行。蔡紅英的跪求怎能觸動中共的人,大家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警察將小花帶走。2008年5月20日義犬小花被執行絞刑。鄉親們含淚向小花告別。小花也眼含淚水,嗚嗚咽咽地叫着,衝著大家甩尾巴致意,繩索越來越緊……頓時,現場響起一片痛哭聲!

每年“清明節”期間,海光村的鄉親們,在祭奠死難親人之餘,不忘祭奠狗狗小花,不忘義犬的救命大恩。

救了49條人命的義犬小花,僅僅是一個“可能會傳播疫情”的理由,就被無情的絞殺了!為何人類對待生命的態度如此冷酷,為什麼這些“命令執行者”們不明白生命本身遠比一個冰冷的命令更值得尊崇和敬畏?我們到底喪失了什麼?我們的祖先都曾結草銜環知恩圖報,中共卻把中國人推向一條冷血無情,恩將仇報的不歸路。

豬堅強的命運

2008年汶川地震時,四川彭州市龍門山鎮團山村村民萬興明家的一頭重達150公斤的大肥豬被埋在廢墟下,靠憑藉自身能量與吃黑木炭、飲雨水,36天後,被挖出來時,尚生存。其體重只有50多公斤,減了三分之二,創造了一個生命的奇蹟。

6月22日,建川博物館館長樊建川將這頭豬買下,並給它取了小名“36娃兒”,大名“豬堅強”。樊建川打算將它一直養到自然死亡。

在博物館西南角的隱秘一隅,豬堅強住在有一個百餘平方米的獨立院子。並為豬堅強的聘請專職“保姆”,負責它的飲食起居。並且每天都享受清潔毛髮、按摩的待遇。最初“豬堅強”每天要吃七頓飯,為了補充營養還吃魚肝油。“豬堅強”生活很規律,吃飯、睡覺、洗澡,散步。

半年後,豬堅強的體重又回復,並增長到200公斤。

成都草根劇組舉辦了以弘揚草根“豬堅強”精神的“草根豬堅強”春晚,並由騰訊網進行了直播,還為“豬堅強”頒發感動中國十大動物冠軍獎牌,和“豬堅強大破金融危機”的活動。

可是250里外,豬堅強的7旬原主人萬興明夫婦,至今靠打工為生,每月收入1400元。老人說,前幾年還去看它,而“豬堅強”也會表現得很興奮。

看到豬堅強現在專人伺候,養的很好,老人直言”豬堅強好福氣,有人伺候有醫生看病,我活了70歲,從沒有體檢過。它比我們活得好,有點羨慕它。”

老人回憶,當豬堅強剛救出來3天後,豬就被送走了。後來有人捐了一萬元給他,靠着這筆錢,他安葬了老父親,剩下的補貼生活,給老伴治病。言語中,老人對豬堅強有着感激。”要不是豬堅強,沒有這一萬塊,我們日子會很艱難。”

博物館餵養豬堅強的飼養員也直言豬堅強好福氣。

飼養員說,現在餵豬的工資是800元/月,從2015年起為了照顧豬堅強,除夕沒有回過家。”豬堅強由專人伺候,突然換人它不習慣“。

善良的人們本會設想小狗小花應得到很好的照顧,頤養天年,以報答其救命之恩,豬堅強亦可以送到動物園之類以免以被宰殺,以紀念其在天災面前的堅強的求生意志和能力,為何結局竟與我們設想的完全不同和出乎善良人們的意料,這個問題曾困擾我,但一旦將共產黨建立以來對中國人(以至全人類)的所作所為有一個清醒的了解這後,就不難得出結論,小狗小花和豬堅強在地震中的表現已決定了他們的命運——因為共產黨的目的就是要毀滅中國人(甚至全人類)。小狗小花如此救人,那還了得,所以等待的是被弔死、被棒殺、再被下酒的命運。而中共希望中國人像小豬一樣,只要不反抗、不抱怨,就給點吃的,正如原中共外長李肇星所說:“你餓過肚子嗎?你沒餓過肚子沒有資格和我說人權”。

有人可能會說,在地震後的非常時期,為了避免可能發生的疫情,宰殺小狗是對的,但這一點是完全不能成立的,豬就不會傳播疫情嗎?現實中就有從動物傳播到人的豬流感之類的病例發生,為何不殺豬卻只殺狗,為何不對小狗小花注射疫苗或者隔離圈養一段時間,何況當時並無任何疫情發生。

看完義犬小花和豬堅強的故事,有人可能覺得筆者上綱上線,畢竟在中共教育體制下教育出來的人,對動物並沒有太多的保護意識和報恩意識,即使義犬小花救了49人,它畢竟是動物,何必上升到如何對待中國人及知恩圖報等道德高度,那麼我們來看一則中國式“泰坦尼克”號沉沒時,救人船長的故事。

中國的“泰坦尼克號”,救人者三年後被槍斃!

1948年12月3日晚,號稱“世界第一大海難”發生,約3000名乘客葬身冰涼的海底,另有811人獲救。救人英雄是民國浙江省議員張翰庭。而1950年1月,救人英雄張翰庭被中共槍斃了!

1948年12月3日傍晚,由上海開往寧波的江亞輪突然在吳淞口外觸雷爆炸。約4000名乘客恐萬狀,水域附近的“金利源”機帆船聞聲來救。船主張翰庭率領船員,冒險搶救遇難者,為了多救人,張翰庭命令將自己所載貨物拋海。

巨輪沉沒,會形成巨大的漩渦,小船靠近沉沒大船營救的風險可想而知。在江亞輪沉沒的最後一刻,張翰庭才下令斬纜,金利源開足馬力逃離沉沒的江亞輪。該船共搭救543人,加上茂利輪和幾隻帆船救起的遇難者,獲救總人數為811人。

浙江省議員、船主張翰庭因此獲得上海市第一名“榮譽市民”的稱號。

1949年前後,張翰庭有船,去台灣太方便了!但張翰庭相信共產黨頒佈的“關於國民黨政府各級官員除戰爭罪犯外一律不逮捕”布告。手上沒有血債,問心無愧,輕信共產黨的謊言。他沒走,而且張翰庭宰豬擔酒,慰勞中共大軍,共籌措軍糧4萬斤、草料10萬斤,還將家中用來防盜的槍支彈藥全部上繳,以明心跡。

然而,沒過多久,張翰庭被中共以五條莫須有罪名逮捕,六七十位老人頂香喊冤;曾親自參與過“江亞輪”海難處理工作的上海寧波同鄉會,上書陳毅市長,要求放人;浙江籍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沈鈞儒,也為此事而震驚,請示中共高層如何處理。劉少奇對此作出的批示全文如下:

對華東局擬處決惡霸張翰庭請示的批語(1950年1月9日)“請吳溉之與沈老商量擬復,交我批發。此等罪大惡極分子,應經過正式法庭審判,證實罪狀,可以判處死刑。”

於是,張翰庭被判處死刑。中共用開花彈瞄準頭部近距離射擊實施槍決。

與地主不同,中共為了讓資本家“下蛋”及其後掠奪其資產,1950代初對資本家一般不抓不殺。跑掉的還被誘騙勸回大陸。為何要殺張翰庭?是因為他作了中共認為是“罪大惡極”的事—–救了八百多個中國人。

2008年12月2日,《寧波日報》組織倖存者與張翰庭後代出席紀念會。92歲倖存者的陸雪芳說:“老闆(指張翰庭)這樣冒險地把我們救起來還燒薑湯熱粥侍候,這樣的好人哪裡找?他一點沒有罪,政府為什麼要殺了他啊?”說到此,激動的陸雪芳已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全身顫抖。

為重大災難及死難者立碑是國際慣例。江亞輪失事是世界海難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大海難。

江亞海難遇難者多為寧波人,寧波人立碑的願望十分強烈。建紀念碑,根本不存在資金問題,就是海難倖存者及其後代也完全有能力籌集這筆資金。

但建碑這類有政治意義的建築,需要得到相當級別部門的批准。

有關領導說:“國民黨沒有人性,沒為江亞海難死難者建碑。事情已經過去幾十年了,當時沒建,現在就沒有必要再建了。”建碑的計劃胎死腹中。

1948年末發生海難,民國政府飄搖欲墜,開始大規模撤退至台灣。上海被中共佔領是1949年4月下旬,也就是說國民黨還有4個月的時間建紀念碑,國民黨真是太沒有人性了!還是不建紀念碑的共產黨有“人性”哪!

唐山地震救災中的驚人的一幕

我們再來看一則唐山大地震的事例。唐山地震後,有一個信用社被震塌了,錢和賬本都被埋在廢墟下,當時十多名去救災的戰士將廢墟挖開,終於找回大部分錢和賬本,但還差5分錢找不到,當時信用社主任說不用找了,去救人吧,5分錢他自己願意墊上,但是這些解放軍戰士愣是沒同意,他們再花上好幾個小時把廢墟又翻一遍,直到找回了這個5分錢才罷休。在震後的救災的非常時期,分分秒秒對於救人都是極為重要的,這些戰士可在這幾個小時中救援多少人?難道說中國人的性命就是這麼不值錢么,因為在中共的思想意識中,中國人就是該死的,就是不值錢的。

中共近百年來對中國人犯下滔天罪行,罄竹難書,本系列文章節選部分中共的所作所為,中共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我們不僅要聽其言,更要觀其行得出自己的結論,為何共產黨仇視中國人,仇視人類。讀一讀真正的歷史,了解事實的真相,不要被中共的謊言、假的歷史所迷惑和欺騙。

參考資料

“義犬小花挽救四十九條性命”,瀋陽日報,2009年5月6日

朱春亭:“1948年中國的“泰坦尼克號”救人英雄三年後被槍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