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將冒更大內外風險 港媒:基層官員落井下石 習家軍舉步艱難

——港媒:遭基層官員〝堅壁清野〞 之江新軍舉步維艱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的〝三把火〞,將自己燒得狼狽不堪。港媒指,之江新軍位居高位卻無人脈,中下層官員抱團做梗,習近平的這些舊部面臨困境。美媒文章稱,隨着習近平權力和責任的增加,2018年中國很可能在國內外加大冒險,而百姓對習近平這位強勢領導人的風險和期待比以往都高。

12月25日,香港《東方日報》評論文章指,中共十九大之後,習近平的之江新軍、閩江舊部競相上位,但都面臨一個尷尬的局面。

文章舉例說,蔡奇在京城的〝三把火〞之所以沒燒成,根本原因是蔡奇在北京市直系統沒有自己的人事班底,區縣及委辦局仍是前任的人馬,而市委主要成員多是空降而來,人員複雜,所以沒人替蔡奇完善施政方案,更沒人提醒警告,反而〝高級黑〞,刻意將負面效應放大,出現問題時卻一卸了之,或作壁上觀,甚至落井下石。

蔡奇在北京相當於“空頭司令”,沒有自己的人事班底

文章說,京城的人事盤根錯節,賈慶林、劉淇、郭金龍、王安順在當地經營多年,已形成龐大的體系,蔡奇初來乍到,相當於一個〝空頭司令〞。

其實,蔡奇的處境也是之江新軍的集體苦惱,無論是中宣部部長黃坤明,還是公安部的王小洪,雖然自己身居高位,卻沒有一個梯隊作支撐,因此無法有效運用權力,反而處處被綁架,動輒得咎。

而之江新軍之所以如此尷尬,主要是他們長期在閩浙地方任職,之前沒有京城和中央工作經歷,而他們的大學經歷也幾乎都是外地一般院校,同鄉關係和同學情誼也都無法利用。

文章稱,他們面臨一個針插不入、水潑不進的體系,局處兩級的官員對他們堅壁清野,令他們處境維艱。

其實,之江新軍的處境,也幾乎是所有習近平親信的尷尬。習王陣營5年的反腐,得罪了全黨上下的貪官。對習近平〝新政〞的抵制,幾乎是中共官場無須言明的〝共識〞。而那些習近平的高層親信,也自然是眾矢之的。

這其中,再加上江派等習近平死敵的背後操控,習家軍更是寸步難行。

蔡奇的〝三把火〞,固然野蠻暴力,危害民生,但其政策執行中的混亂,對蔡奇輿論圍剿的猛烈,其中不排除有北京官場的攪局和反習勢力的參與。

美國之音24日文章表示,台灣銘傳大學政治學教授楊開煌說,在國內,習近平的權力帶來的機遇和風險並存。隨着權力的增加,以及普遍認為其在位頭五年還算成功,公眾的期待和失敗的風險都會進一步提升。

”假如習近平領導班子中的那些人犯了錯誤,或者處理問題不當,公眾便會認為,習近平的決策不好,需要承擔全部責任”。

比如,黨媒報導北京海淀區叫停〝清理天際線〞行動之後,文章很快被刪。隨後,北京市委層面的官員出面〝闢謠〞,稱行動仍在繼續。這其中凸顯市、區兩級的〝不一致〞。

再如北京紅黃藍幼兒園事件,在北京警方給事件〝定性〞、試圖平息民怨之後,北京市委宣傳部旗下的《新京報》依然緊追不放,要求追查真相。

而一再參與對北京輿論圍剿的,還包括上海黨媒和中共《人民日報》等中央級喉舌,這似乎也不象是中宣部長黃坤明的〝意思〞。

對習近平〝新政〞和習家軍的抵制,可能還包括席捲華北的〝煤改氣〞運動。

中共海外黨媒指,這場運動的本質就是靠暴力強制〝搞運動〞,結果勞民傷財。而究其原因,是當局整治官場懶政怠政〝不作為〞,結果導致官員不管不顧〝亂作為〞,製造民怨,有意給高層攪局。

習近平當局的反腐運動,導致全國官場以〝少做少錯、不做不錯〞進行軟抵抗,政治機器幾乎陷入癱瘓。而當局大力整頓〝不作為〞,似乎也難以再讓體制正常運作。

2018年習近平將冒更大內外風險

美國之音文章說,2017年中期,中國和印度陷入邊界對峙,不過中國後來從那裡撤出。

韓國部署美國產的導彈防禦系統後,中國對韓國實施懲罰,以及非正式經濟制裁。不過,中國後來也軟化了,然而緊張關係依存。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南中國海,北京人造島嶼的軍事擴張在繼續,但是中國還是表現出靈活性,致力於制定行為準則。

台灣銘傳大學政治學教授楊開煌說,北京是原則性和靈活性並舉。

楊開煌說:“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已習慣在很多方面不同程度接觸,優先避免衝突和戰爭的目標。我認為,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已共同認識到這一點”。

在北京的“中國政策”的研究部主任戴維·凱利說,川普政府製造了一個國際機遇期,例如,脫歐、以及中東問題等。儘管存在已經看到的風險,例如在巴基斯坦修建港口和基礎設施,中國人依然變本加厲。他們會這樣認為,想做就在當下。

中國萬億美元戰略和貿易計劃,即所謂“一帶一路倡議“(BRI),就包括巴基斯坦瓜德爾港這樣的項目工程,以及通過巴基斯坦的經濟走廊,那裡的恐怖主義威脅很猖獗。

美國之音文章說,朝鮮對中國的不確定性依然很大,中國2016年在朝鮮問題上表現出有能力採取更加冒險的行動,例如,平壤繼續挑戰國際社會時,中國進行了更加嚴厲的制裁。此舉有時意味着,中美貿易戰儘管可能臨近,偶爾也要加強與華盛頓的合作。

“中國政策”研究機構的凱利說,不確定性很多。他補充說,川普政府所構成的挑戰,勝過中國自身的錯誤路線。

凱利說:“有了經濟風險和政治風險後,所冒風險便不止是二者相加,而是成倍上升”。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