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何清漣:美國稅改將如何影響中國與台灣

至12月20日,共和黨人控制的美國參眾兩院終於通過了《減稅與就業法案》,除個稅降低、貧困家庭免稅額增加之外,重中之重是:處於工業化國家當中稅率較高的美國企業稅將從35%降到21%。這一30年以來美國最大的減稅方案將使美國成為全球稅收窪地,對世界主要經濟體產生數重效應,對中國與台灣資本的影響尤其直接。

第一大效應:促使美資迴流本土

美國減稅方案對於企業海外存留利潤的一次性收稅,將促使美國海外資金大規模迴流。據稅務專業人士分析,不少美國企業在海外囤積了很多利潤。最近幾年,歐盟對蘋果公司開出巨額罰單後,法國、義大利相繼開出為數不菲的罰單。各國分吃美國企業海外利潤的情況,讓美國公司失去了安全感。有統計顯示,當前美國企業海外收入預計在2.5萬億至3萬億美元之間,如果按照三分之一的比例計算,預計將有約8000億至1萬億美元資金迴流,這在短期內將影響全球資本流動。

第二大效應:國際資本將從中國轉移到美國

與稅改後的美國稅率相比,中國的法定稅率為25%,但這只是所謂“小稅收”,如果將企業各種負擔的費用計算在內(稱為“大稅收”),實際稅率超過40%。香港以低稅著稱,但美國減稅後的稅率將降至21%,與香港接近。美國這一“稅收窪地”效應,對世界各國都形成壓力,吸引資金流向美國。一些先知先覺的美國企業已經開始有所動作。據悉,蘋果公司把部分Mac電腦的製造從中國轉移回美國,福特汽車公司已陸續從中國、日本和墨西哥撤回部分崗位。據報導,其他國家和地區的一些企業也考慮在美國投資,台灣富士康在美國的專案已進入落地實施階段。

第三大效應:在全球掀起減稅潮

美國減稅涵蓋了企業稅、個稅等方面,這對高稅收國家例如歐盟、中國都產生了影響。美國稅改後,將吸引製造業、智慧財產權和高科技人才的“三重回流”,這種迴流勢必產生效應外溢,在世界範圍內掀起一輪減稅潮。英國首相發言人已表示,本屆內閣決定,至2020年將企業稅下調至17%。在印度,莫迪政府推出了針對個人和中小企業的減稅計劃以及稅種減並改革。日本行動更快,12月14日,日本執政聯盟自民黨和公明黨批准了一個減稅提案,將企業稅率從30%最低降至20%,並計劃從2018財年開始,有效時間為三年。法國也在討論如何推進減稅方案。以此觀之,2018年或將成為全球稅改年。

第四大效應:對中國稅收制度產生結構性壓力

《福布斯》雜誌每年發表一個稅負痛苦指數,指數越高,一個國家的稅負越重。根據《福布斯》去年的計算,中國大陸的稅負痛苦指數在列出的50個國家中名列第二,僅次於法國。

中國企業稅負過重,中國國內早已討論過好幾輪。就在2017年年初,財政學者李煒光批評中國徵稅過重,認為40%的稅負對中國企業意味着死亡,可稱之為“死亡稅率”。與此同時,已在美國投資的中國“玻璃大王”曹德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為“中國稅收全球最高”。一時間,民間減稅的呼聲達到歷史頂點。

美國的減稅政策對中國將帶來多重衝擊。首先,將從投資上對中國實體經濟帶來壓力,導致中國民間資本流向美國;其次,伴隨着美聯儲加息,將從資本流動上對中國金融市場形成衝擊。國內已有專家指出,一旦這幾種壓力形成“共振”,中國經濟既受“外傷”,又有“內傷”。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毫無代價地將美國“減稅+加息”這樣的壓力組合完全拒之門外。還有不少研究者估計,這種巨大的外部壓力或推動中國稅改和減稅。

第五大效應:讓台灣企業有選擇新投資寶地的可能

資金、技術、人才迴流美國,勢必擠壓中國在生產資料、人力等方面的成本優勢。尤其是大幅降低企業所得稅稅率,對台灣企業前往美國發展有正面促進作用。外界擔憂的邊境調整稅,美國此次稅改方案並未提及,這點將大幅降低台灣企業疑慮,大型企業台積電,鴻海,短期必須被迫設廠的壓力也稍稍舒緩。

鑒於中國投資環境日益劣化,台商早就思謀遷往他國。2017年6月下旬,美國舉辦盛大的投資高峰會(Select USA Summit),全球兩千多位企業代表前往參會,台灣共有140人、84家廠商參加了這次會議,其中有市值1700億美元的台積電、資本額不過百萬美元的畜牧業,都到美國尋找商機。在眾多台商中,郭台銘那三千億新台幣、投資範圍橫跨6州的“飛鷹計劃”備受矚目。美國稅改方案實施後,可以促使更多的台商從中國撤出,落戶美國這塊新的投資寶地。

美國近年雖顯露頹勢,但畢竟是全球第一強國,一場減稅造成的蝴蝶效應,就在全球颳起了一場大風。從長遠來看,美國減稅的五大效應,將在全球範圍內增進企業活力,提高政府效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