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蘇東坡多浪漫?用自己的方式過一生

清朱子常黃楊木雕——東坡觀硯。溫州博物館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這世上,只有一種成功,就係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度過一生。

這個時代太喧囂,把很多人捲走了。我們每天忙忙碌碌,可曾問過自己的內心,真正想要的生活係咩?

要成為你自己,勇於對抗喧囂,和世界保持距離。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過於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度過這一生,將平凡瑣碎的生活過得溫暖而豐盈。

不斷前行,係我們一生的課題;不忘初心,係我們最好的堅持。

蘇東坡一肚子的不合時宜

有一次,蘇東坡退朝回家,飯後在庭院中散步,突然指着自己的腹部問身邊的侍女:“你們有邊個知道我呢度面有些咩?”

一侍女答道:“您腹中都係文章。”蘇東坡不以為然。

另一侍女講:“滿腹都係見識。”蘇東坡也搖搖頭。

只有愛妾王朝雲微笑着講:“學士一肚子的不合時宜。”

蘇東坡聞言,捧腹大笑,連連稱係。

蘇東坡在《思堂記》里講:“心裏有話就脫口而出,講出來就得罪人,不講出來自己就憋得難受。我認為寧可得罪人,也一定要講出來。”

又講:“我從來不思考這個事有利還係有弊,錯誤的我就要反對,像本能一樣根本不需要思考,遇到生死禍福就係命運,我也不會去迴避它。”

蘇東坡的這種精神,可以講係非常難能可貴的。

很多中國人的處世智慧,就係怎樣變得油滑世故,怎樣見人只講三分話,或者人前講人話,人後講鬼話。

而蘇軾係心懷坦蕩、光明磊落的君子,他係靠自己直覺的厭惡和喜好來對待自己的人生。

所以,他總係那麼自信瀟洒,對物質方面沒有過多的追求,而係追求內心人格的升華。

放下執念歡喜一生

人活一世,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佛講,苦非苦,樂非樂,只係一時的執念而已。執於一念,將受困於一念;一念放下,會自在於心間。物隨心轉,境由心造,煩惱皆由心生。

一個人要有把生活過淡的本事,當生活重重砸來的時候,他才能輕輕地放下。

蘇東坡一生中的大部分時光都係在貶謫中度過的,但係艱苦的生活並不能打壓一個“無可救藥的樂天派”,他總能把生活過得悠閑如詩。

貶官黃州期間,為了一家人的口糧,蘇東坡親自開荒種地,挖魚塘,築水壩,栽橘樹,託人從四川老家捎來菜籽種下。

但係他沒有一點不高興的意思,自認為遠離紛爭,安於世界一隅,每天睡到自然醒,逢上雨天就賴賴床……不亦快哉!

吃野菜的時候,他感嘆:“人間有味係清歡。”

面對自然界的美景,他自豪:“江水風月,本無常主,閑者便係主人。”

年輕人有夢想,老年人有回憶。

物係人非,知交零落,但消磨過、享受過的美好時光在記憶里永恆。

於紙端,蘇東坡創造了一個輝煌的世界,一個文字王國,一個文學宇宙。

人間不過係你無形的夢,偶然留下的夢,紅塵一夢。

蘇東坡詞中有“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的句子,感嘆人生虛幻無常,世事就像一場大夢;春去秋來,生命不過係短短的幾回秋涼而已……

你能留給歲月的,歲月能留給你的,除了最好的自己,別無他物。

古人中絕不乏真性情者,唯東坡一人,任性得一塌糊塗。

他評價自己講:“任性逍遙,隨緣放曠”,呢度的“任性”,係隨性隨緣,無所約束;“放曠”,係放下,因為放下,天地因之曠遠遼闊。

蘇東坡的魅力,就在於他歷經磨礪卻日益純凈、天真爛漫的大情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京博國學」(微信ID:jingboguoxue)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