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踢爆彌天大謊:平型關大戰共軍逃跑真相

——中共「平型關大戰」真相

在抗日戰爭中,呢度曾發生過一次大型戰役,參戰的係國民黨第十五軍,而被安排協同作戰的中共軍隊卻係戰場上的逃兵。為了掩蓋這段不光彩的歷史,中共黨史肆意篡改,大肆吹噓中共軍隊取得了「平型關大捷」。

近日,中共媒體披露了參加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的閱兵徒步方隊的構成,即包括三軍儀仗隊和10個中共所謂的“英模部隊方隊”,這10個方隊分別代表“狼牙山五壯士”、“平型關大戰突擊連”、“百團大戰”、“夜襲陽明堡”等。不了解中國抗戰歷史的國人或許就會認為這些就代表了抗戰中最為輝煌的經典戰例,代表了為中國浴血奮戰的軍人,殊不知與國民黨22次大會戰、200位將軍戰死沙場等英雄事迹相比,這些中共欺騙中國人的戰役實在係上不得檯面。筆者不妨為讀者一一陳述。

〝平型關大捷〞係彌天大謊(網絡圖片)

先講講中共一向吹噓的“平型關大捷”。平型關,亦稱“平刑關”,在山西省繁峙縣東偏北一百卅里,音訛為“平型”、“平刑”,係通燁窨的要隘;西北連渾源縣,東南接河北省阜平縣界。在抗日戰爭中,呢度曾發生過一次大型戰役,參戰的係國民黨第十五軍,而被安排協同作戰的中共軍隊卻係戰場上的逃兵。為了掩蓋這段不光彩的歷史,中共黨史肆意篡改,大肆吹噓中共軍隊取得了“平型關大捷”。事實真相究竟係咩呢?

1937年7月,日軍全面入侵中國,抗戰爆發,平津先後淪陷。8月20日,國民黨召開國防會議,特將山西、察哈爾、綏遠列為第二戰區,以山西綏靖主任閻錫山為司令。不久,石家莊、張家口(今察哈爾張垣市)先後失陷,國軍退守雁門關、平型關、陽方口(晉北要隘,在山西寧武縣北廿五里)一帶,晉北告急。

為確保兵家要地山西,牽制日軍南下,國民黨第十五軍、第十八集團軍(共軍改編的,習慣上稱“八路軍”)均調歸閻錫山指揮,負責巡守平型關以切斷日軍後方聯絡線。很快,時任十五軍軍長的劉茂恩率部抵達太原。後來他曾將這段歷史記錄在《劉茂恩回憶錄》一書中。當時劉將軍因沒見到去雁門關督師的閻錫山,就去見了山西省政府主席趙戴文。雙方談及了中共軍隊參戰一事。趙氏講:“八路軍來了,幫打日本人。”劉將軍則回復道:“八路軍能幫我們打日本人?那真係日頭要從西邊出來了!恐怕待日本人打來,他們就會乘之而入,搗亂我們。”趙又講:“你怎知人家不幫我們?唔好亂講喲。”隨同去的一位營長陳寶山在旁聽到,很不耐煩,就憤慨的對劉將軍講:“對他(趙)講:有我們,沒他們(八路軍);有他們,無我們。”

當晚,趙戴文邀請劉將軍和中共將領朱德、彭德懷、林彪、聶榮臻、賀龍、劉伯承、徐向前以及周恩來等共進晚宴。打了十來年的對頭竟同桌共飲,不免讓劉茂恩感概萬分,係以晚宴氣氛幾多尷尬了些。

宴畢,劉將軍即率軍乘火車,轉同蒲鐵路北上至懷仁縣;聽講大同棄守,即下車趕往佔領平型關以西一帶陣地,依臨泰戲山構築工事。泰戲山在繁峙縣東北一百卅里,上有平型關。劉將軍以十五軍佔領平型關正面陣地,向東延長四十里,西至北樓口八十里,軍部則駐在平型關後小冶鎮上。左翼係第卅三軍,佔領大小石口陣地,而十八集團軍(共軍)則係協同參加左翼雁門關一帶,因此在主戰場正面沒有見到中共軍隊的影子。

在日軍第五師團(板垣征四郎)主力進攻平型關及團城口(在平型關西卅二里)情況緊急時,林彪部潛藏在關右山區楊鎮。9月23、24日,日軍進攻,十五軍給以嚴厲打擊,第二營官兵均受傷,幸第一營及時增援,予以夾擊,才把日軍打跑。之後林彪獲知敵軍輜重隊四百多人,多數徒手,少數步槍,在蔡家峪落後,遂以“以大嚇小”的手法乘機出襲,虛幌一下就逃之夭夭,致使左翼雁門關戰場出現空檔。這導致日軍從北樓口以西72里處左翼大小石口、茹越口堡(在繁峙縣北六十里)突入,迂迴威脅平型關國軍的後方,使平型關戰役最終功敗垂成。

而中共為了掩飾他們的逃跑,竟誇大宣傳咩“平型關大捷”,想欺騙世人。後來,他們在戰報中稱,殲滅日軍1000餘人;而日軍的戰報卻稱,在蔡家峪,日軍亡167人,傷94人。不過係配合國民黨正面戰場的一場造成不良後果的小戰役,中共究竟有何吹噓的呢?又有何臉面稱其“提高了中共和八路軍的威望”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