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驚天泄密!江系高官內部講話 共產黨有個駭人全球目標

——中共內部講話曝光 目標係在全球消滅宗教 江澤民妒忌法輪功創始人

前高級工程師日前透露,中共前宗教局長在一個內部講話中稱披露,很多省部級的高級幹部,對鎮壓法輪功不理解,行動上很消極,甚至有些抵觸情緒。因為中南海內,當時就有不少人修煉法輪功。還講,共產黨的最終目標係在全球範圍內,消滅所有宗教,消滅人對神的信仰,而法輪功讓中共前功盡棄,因此必須“剷除”。這段講話,恰好印證了九評編輯部的力作《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的講法。此前《江澤民其人》一書也曾披露,江澤民在1995年推廣他的〝三講〞時沒有幾個人學,卻到處都能看到《轉法輪》這本書,也知道全國煉功的人增長極快。

12月9日,海外媒體《大紀元》刊發了對前中國建設部高級結構工程師何立志的專訪。

何立志講,當年他因為法輪功上訪,被警察綁架回工作單位接受強制“教育”。因為他係中國建設部的業務骨幹,領導希望他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告訴他中共不會給法輪功“平反”。為證明這一點,領導給他看了一段“內參”錄像。

何立志回憶講,此事發生在大約2000年3月20日或21日下午,和同事歐陽文一起在單位觀看了錄像。

這段錄像,係時任中共宗教局局長葉小文在1999年8、9月份的講話。此前的7月20日,在江澤民命令下,中共在同一天對法輪功開始了全國範圍的鎮壓,抓捕大陸法輪功學員,尤其係各地煉功點的輔導員。

在這段錄像中,葉小文在講話一開始就講,在座的都係省部級的高級幹部,好多人對鎮壓法輪功不理解,行動上很消極,甚至有些抵觸情緒。今天舉辦這個“專題講座”的目的,就係“代表江總書記就解決法輪功問題來給大家做動員”。

高幹抵觸迫害法輪功,共產黨搬出其終極目的:消滅一切宗教信仰

何立志講,在該視頻中,葉小文講,在座的都係省部級的高級幹部,好多人對鎮壓法輪功的政策不理解,行動上很消極,甚至有些抵抗、抵觸情緒;今日舉辦“專題講座”的目的,就係“代表江總書記就解決法輪功問題來給大家做動員的。”

1996年武漢排出法輪功的法輪圖形。

至於當時幹部們為何對鎮壓法輪功態度消極,何立志講,其實當局在鎮壓法輪功前,就有許多中共高層或他們的家屬在煉法輪功,在中南海里就有一個煉功點。

葉小文接下來的講話內容讓何立志非常震驚。因為這位宗教局局長竟然講,要消滅所有的宗教。

這段會議錄像上,葉小文講,共產主義社會理想係要消滅貧富差別和階級社會,但係比實現這個目標更重要、更艱鉅的任務係,共產黨最終要在地球上消滅所有的宗教,消滅人對神的信仰。

葉小文還表示,即使實現了共產主義,也沒有達到最終目標,因為人在自然界面前係渺小的,人沒有能力去對付各種自然災害,所以自然會想到神,會祈求神的庇護,所以實現了共產主義也沒有達到最終目標,最終目標係要消滅人對神的信仰。

葉小文強調,共產黨所做的一切都係為了這個最終目標;過去的五十年里中共取得了非常令人滿意的成績,就係在逐步消滅宗教的這個路上所取得的成就。

消滅宗教“三步曲”

對於質疑中共以取消宗教為目的的同時,為何還在《憲法》中講宗教信仰自由?何立志解釋道,葉小文在內部講話中講,中國幾千年一直有宗教信仰,現在大批信教群眾都分佈在少數民族地區,如西藏、新疆、內蒙或者雲南那一片。如果一開始就不讓他們信教了,那就會帶來相應的民族問題。這些少數民族可能就會想要擺脫這個統治了,要獨立了,所以就在《憲法》里寫咁一條,但係實施還係要以最終的目的為準則。

葉小文坦言,它們通過三個手段來實施:一、把嗰個少數民族的宗教首領,比如西藏的喇嘛也好,班禪也好,請到北京來給你高官做,讓你享受生活,給你最優厚的待遇,讓你忘掉咩信教。

另外一個手段就係,對於不服從的這些宗教領袖或門派掌門,就係嗰啲不聽中共的人,進行嚴厲打擊,投到監獄裏,不能給他生存空間。

第三個手段,就係在廣大的信教地區,大力加強無神論的教育,讓年輕人,讓新一代人不再相信他們的父輩。這樣,這些地區隨着時間的推移,嗰啲老的信教人慢慢不存在了。把這個信教的人數控制到最低,逐漸減少,最終達到這個宗教不再存在。

何立志表示,事實上,中共所承認的、由中共直接操控的所謂官辦宗教,早已唔係真正意義上的宗教,這個官辦宗教就係中共的喉舌,共產黨講咩它就跟着講咩,在需要的時候替中共發聲。

葉小文:法輪功讓中共前功盡棄不“剷除”就會亡黨

葉小文在講話中講,中共在五十年的統治中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基本上消滅了大陸人(漢人)的宗教信仰,並成功地將中國現存的各種宗教“改造為服務於社會主義政治的一部分”。

葉小文特彆強調,但係法輪功的出現,讓中共這一“成果”化為烏有。“突然間冒出一個法輪功來,有咁多人在修煉法輪功,還有咁多的共產黨員也在煉,信的係‘真、善、忍’,這一下子讓五十年來的無神論教育、宗教改造的成就都前功盡棄了。”

在接下來的講話中,葉小文大談為咩必須“消滅法輪功”。“要允許法輪功存在,共產黨就滅亡。共產黨要想存在,還要實現最終的目標,就得先把法輪功的問題解決了。怎麼解決?就係要根除法輪功。”

共產黨係邪靈唔係意識形態

近日,九評編輯部發表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寫道:共產黨“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靈魂)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係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係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何立志表示,中共欲通過迫害法輪功從而達到它的終極目標。一方面,將法輪功學員抓捕、判刑、送勞教所、關洗腦班,用盡手段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放棄信仰,只要寫悔過書、答應不再煉就被釋放,而對嗰啲堅持不放棄信仰的人,就從肉體上消滅。其目的係毀掉修煉人的精神。

另一方面,通過營造的恐怖氛圍,連坐方式,讓民眾恐懼,自己不敢修煉,也不讓親朋好友修煉;甚至有人為了錢可以舉報、出賣修煉者;讓學校老師、學生“揭批”、學習篡改的教科書;鼓勵官員貪腐達到加強迫害的目的……其目的係讓民眾都遠離法輪功,在被欺騙中,自願或不自願地參與到迫害法輪功中來,從而被毀掉靈魂。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指出,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講,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係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底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其終極目的係毀滅人類。

何立志認為,中共係邪靈,它係另外空間的魔鬼,它會選中嗰啲有壞思想的人,然後附着在他身上,控制他做壞事。所以它唔係人類的一種學講,更唔係普通的政黨,而係要毀滅人類的撒旦。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寫道:“‘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盪。’《共產黨宣言》以‘幽靈’做開場白,絕非馬克思一時的心血來潮。這個幽靈係在另外空間中由‘恨’和宇宙低層各種敗物構成的邪靈。它原本係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係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正義的撒旦為伍。這個邪靈的目的就係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已經聽不懂神的教誨而最終被淘汰,元神被永遠銷毀。”

江澤民妒忌李洪志先生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江澤民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妒恨由來已久。早在1993年,江澤民就常常聽別人講起李先生的大名。

江澤民身邊有人對法輪功很感興趣,也了解到不少關於法輪功的消息,返嚟時不時地給江澤民透露點,如邊個邊個得了咩病給練好了,邊個邊個躺着抬進來、站着走出去。他偶爾也會講起李大師提及某些高層領導人前世的事情。這時江澤民就會越聽越着急,他最想知道的係自己的前世到底係邊個。

有一天,江澤民正躺在床上閉目養神,一聽到那人來了,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急切地問:〝李大師講到我沒有?有沒有講我係邊個轉生的?〞那人講沒有,江澤民滿臉的失望和惱怒給在場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王冶坪係在1994年跟人學過法輪功的。有一天晚上,王冶坪練功的時候,感到旁邊有人學着她比劃,睜開眼一看,原來江澤民正在旁邊偷偷地比比劃劃,兩隻手也交叉在腹前。看見王冶坪發現了,江澤民惱羞成怒,命令老婆以後不許再練。他的講法係:〝連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邊個還來信我這個總書記!〞

江澤民嗰個時候還非常喜歡學李先生的手勢和動作。最典型的就係兩手交叉於腹前的姿勢。原來江澤民發表講話的時候,手沒地方擱,就向身體兩側直直地伸着。後來發現李先生總係兩手疊扣在小腹前,之後,江也開始跟着學。

1995年,江澤民開始〝三講〞,無論中共中央怎麼賣力去推廣,全國從上到下也都係〝認認真真走過場〞,沒有幾個當作咩著作去學,但係江澤民卻到處都能看到《轉法輪》這本書,也知道全國煉功的人增長極快。嗰啲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人對李大師的尊敬和感恩唔係用語言能夠形容的。更讓江澤民受不了的係,時不時總有人在江的耳邊講起李大師的高風亮節,欽佩之情溢於言表。

1998年,中國經歷了一場洪災。江澤民當時在視察一處大堤時,看到一群人在埋頭苦幹。江很得意,對手下講:這些人一定係共產黨員。叫過來一問,結果回答講係煉法輪功的學員。江當時就妒火中燒,陰着臉掉頭走開了。

如果講嗰啲都僅僅讓江澤民心裏不舒服的話,〝四.二五〞事件則讓江澤民感到很恐懼。

作為〝六四〞屠殺的參與者和最大受益者,時值〝六四〞十周年之際,江想當然地擔心會重演十年前風起雲湧的群眾抗議活動。〝六四〞留給江澤民的除了一根紅朝〝核心〞的權杖外,還有一個深刻的教訓,那就係決不能聽任事態的發展而必須提早鎮壓,否則鎮壓的成本會大大提高。

江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北京衛戍區,詢問如果法輪功深夜仍然不撤,駐京軍隊係否可以立即集結,並架走中南海附近的法輪功學員。接電話的人立刻表態:〝北京軍區時刻準備聽從江主席的指揮。〞江澤民十分滿意,懸着的心也放下來一點,後來此人被江連升了好幾級。

下午的時候,江又給由喜貴打電話,讓他儘快布置戒嚴,江講他要出來〝視察〞一下情況。

江的〝視察〞係在防彈轎車那深色玻璃後進行的,法輪功學員的前面係為江的視察而特意布下的武警警戒線。在江澤民看來,法輪功的人數之多係在和黨爭奪群眾,方式之和平理性係因為組織嚴密,來到中南海就係公開和他江澤民叫板,更令他受不了的係他居然看到了幾十位肩上有軍銜的軍人,這些軍人竟然會追隨法輪功而唔去追隨他這個軍委主席。

此時,外電對此事件雙方的讚賞,無疑也係對朱鎔基的讚賞,對江澤民來講等於火上澆油。

自從1994年10月的中共四中全會正式宣布中共第二代領導集體向第三代領導集體的權力交接已經完成,江澤民在曾慶紅的輔佐下在政治上打了幾次勝仗,從倒陳希同、到鞏固軍權,從陳雲、鄧小平等相繼作古,到香港回歸,江澤民一步步在中央站穩了腳跟。

雖然如此,江澤民既達不到毛澤東〝老子天下第一〞的氣魄,也沒有鄧小平一言九鼎的份量。每一件大事情,都需要常委或政治局集體討論通過。這次江澤民看到了法輪功係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和平團體,認為揾到了一個沒有任何威脅的對手。江澤民盤算:利用打擊法輪功來強迫全黨表態,睇吓邊個在此時會站在他自己這邊,這和趙高以〝指鹿為馬〞來考驗群臣忠心的方法係一模一樣的。

儘管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證據,江澤民還係極力把法輪功描繪成有〝海外敵對勢力〞支持的〝危險〞政治團體,這樣就使得他對法輪功群眾鎮壓的個人決定具有了特別意義——如果江的決定〝在危難時刻挽救了黨〞,那麼無疑他將在黨內的歷史上佔有重要地位,而且其他人很難有反對的理由。江澤民相信,不出三個月一定能迅速消滅法輪功。因為這幾十年來政治運動中積累的整人手段,足以使任何一個人生不如死。江澤民盤算,一旦這次毫無風險的鎮壓成功,從此自己就可以在黨內享有傲人的政治資本。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