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從採集DNA到天網工程 管控犯罪還係管控社會?

最近, 中共當局在新疆全面推行採集包括DNA在內的多項生物特徵數據引起爭議。當地政府為新疆全體居民提供健康檢查項目,收集和記錄照片、指紋、血型、DNA和虹膜掃描等信息,據報這係中國建設日益先進的國家監控系統的一部分。中國在監控社會方面向來不遺餘力,天網工程係另外一個實例。這項工程係世界上最大的視頻監控網,全國安裝視頻鏡頭超過2000萬個,能夠實時監測識別車輛種類以及行人的穿着、性別甚至年齡。國際媒體和人權團體指責 中共當局對人民嚴格監控,侵犯個人隱私和人權,令人“毛骨悚然”。但官方媒體則表示監控措施係“守護百姓的眼睛”,讓犯罪分子“無處遁形”。從採集DNA到天網工程,中共的監控對象係邊個?係管控犯罪還係管控社會?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係: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中國為咩要在新疆採集建立DNA數據庫,中國講國際上有人唯恐新疆不亂,製造陰謀論。您怎麼看?

章立凡:*公域侵入私域,反省新疆政策*

章立凡講,新疆的民族矛盾突出,國際上有東突運動,新疆和阿富汗接壤的地方還有恐怖主義滲透, 中共當局可能係由於出現了這些現象,所以把新疆人或當地的少數民族作為監控的對象,採集他們的DNA或生物特徵的數據。這樣做首先把公共安全的問題和個人隱私的問題,完全給混餚了。給人感覺啲民族從基因上就有犯罪的嫌疑,這樣可能會有助於防範犯罪,但卻係公域入侵私域的問題。公域係要講民主,私域係要講自由的。但係現在藉助所謂高科技的做法,公域和私域不分,既沒有民主也沒有自由。這樣的做法,還讓人想起納粹,把猶太人進行區分,做人體試驗。至於講國際上唯恐新疆不亂,制定這些政策本身就係新疆致亂的根源。1949年以前新疆雖然有過三區革命殺漢人事件,但總體漢人和新疆各少數民族的矛盾沒有咁突出。現在正係當局不尊重新疆少數民族的習俗和宗教信仰,出台各種措施限制防範,矛盾逐步升級。當局首先應該反省對新疆的政策。

中國的天網工程,輸入BBC記者的照片,七分鐘就能抓獲,對此中國自豪,但外媒卻表示擔憂。怎麼看?

胡平:*人民活於玻璃房子,政府卻係黑箱作業*

胡平表示對此也非常擔憂。與天網的強大形成鮮明對比的係,每逢政府官員或警察在攝像頭下做了壞事,人們要求真相時,卻總係宣布攝像頭壞了,就像之前紅黃藍虐童事件時警方宣布監控硬盤壞了。所有這些都表明,監控都係用來防範對付人民的。一方面人民處於監控之中,一切都係透明的,就像在一個玻璃房子里,另一方面,政府卻係黑箱作業。這種對比,讓人覺得天網工程多麼令人恐懼。這種監控係單向的,只能上面看到下面,下面沒法看到上面。老大佬係明察秋毫,老百姓係兩眼一抹黑。政府權力濫用,侵犯公民權利,就像《1984》年用閉路電視監控一樣,現在用高科技監控公民,更令人恐懼、擔憂,應該反對。

中國稱天網工程使人民更為安全,您怎麼看?

章立凡:*監控公民侵犯隱私,專制政權的共性*

章立凡講,類似的問題,比如把社會分成不同的網格,進行網格化管理。對人民進行控制,特別係利用不同時代的技術進行監控,專制政權一直有這個傳統,就像大家熟悉的奧威爾的小講《1984》。這種現象從蘇聯的克格勃、東德的斯塔西,到電影《竊聽風暴》所反映的,都普遍存在。監控公民、侵犯隱私,係這類政權的共性。自己童年就生活在這種恐懼中,老覺得父親的話會被監聽。成年後啲傳聞得到證實,一個民主黨派高官的家人,講收拾屋子時,無意在牆上發現電子管的竊聽器。還聽一位老警察講過,當時採用拉線的方式對羅隆基、章伯鈞家進行監聽。這講明從小形成的恐懼感係有道理的。

章立凡講,華涌沒有任何犯罪行為,就係一個記錄者,不斷轉移,但就係可以被偵控發現。其他手機、上網、銀行卡,各種手段,都可以發現行蹤。關鍵看係用於咩目的,用納稅人的錢監控納稅人顯然不對,另外還有侵犯隱私的問題。

有人寧可要這種國家監控,講與美國相比,中國安全太多了,唔好身在福中不知福。怎麼看?

胡平:*人們缺乏隱私,政治肆意侵犯*

胡平講,中西方觀念對隱私有差異。在中國,人們歷來缺少隱私的觀念。古往今來的正人君子喜歡標榜自己坦白,“事無不可對人言”,隱私成了壞東西。當政府侵犯別人隱私的時候,周圍的人並不認為這係侵犯人權,尤其係共產黨掌權之後。毛澤東時代批判胡風,居然把他私人信件里的話公布在報紙上,並作為定罪的依據。當時一般人也不以此為非。文革過後,人們痛定思痛,現在中國人係有隱私權的概念的。

章立凡:*監控會從新疆擴展,極權滋生維穩產業鏈*

章立凡講,中國經常聽到美國哪裡又有槍擊案了,但係從另一方面來看,暴力強拆,如果中國人有持槍權的話,這種侵犯私人財產的惡性事件還會發生嗎?雖然中美兩國制度不同,但係社會問題係共同的,或者各有各的特色。比如有人講採集新疆的DNA與我無關,其實這只是計劃的一部分,唔好以為它不會擴展到你的頭上。國際組織發現,這種做法係通過免費體檢的方式進行的。被搜集者獲得了免費體檢,你幸福嗎?當時你係覺得幸福的,但係你不知道你受到了咩樣的監控。所以要兩面看。再一個係維穩產業鏈。這個就像癌細胞擴散一樣,每個極權組織都有一套維穩的產業鏈。他們找出一個項目立項、爭取經費和設備,最後把事情做起來。所以這些東西也係極權統治下的一個怪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