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胡耀邦落馬直接原因:對鄧小平講了兩個字

有一種講法,胡耀邦下台的直接原因係他同意鄧小平退休。在一次小會上,鄧小平自己提出退下來的願望,在場的其他人都挽留,唯獨胡耀邦表示同意。就係這個「同意」二字,使胡耀邦成了老人們的眾矢之的。胡耀邦同意鄧小平退休,等於觸犯了一批老人的利益。

有一種講法,胡耀邦下台的直接原因係他同意鄧小平退休。在一次小會上,鄧小平自己提出退下來的願望,在場的其他人都挽留,唯獨胡耀邦表示同意。就係這個“同意”二字,使胡耀邦成了老人們的眾矢之的。這大概係陳丕顯在天津大講鄧小平係我黨領袖的原因。老人們不讓鄧小平退休,一個原因係鄧小平在他們心目中有地位,第二個原因,可能係更重要的原因,一旦鄧小平退下來了,所有的老人難免都要退下來,從維護自己的利益出發,他們也不能讓鄧小平退休。胡耀邦同意鄧小平退休,等於觸犯了一批老人的利益。

胡耀邦遺像

趙紫陽對本書作者講,胡耀邦下台的根本原因,係鄧小平及啲老人對胡耀邦完全喪失了信任。主要係兩個問題:一係胡耀邦反自由化不堅決;二係胡耀邦對香港《百姓》雜誌主編陸鏗的談話。

第一個問題,鄧小平認為,如果將來老人不在,由胡耀邦主持工作,中國自由化肯定要泛濫。鄧小平在反自由化問題上對胡耀邦越來越失望。第一次係1981年批評思想理論戰線軟弱,第二次係清除精神污染,第三次係反自由化,都批的係胡耀邦主持的工作領域,而且一次比一次更不滿。對思想戰線的批評材料唔係來自胡耀邦,而係來自胡喬木和鄧力群。鄧一問,他們反映的確有其事。中間鄧讓胡啟立和喬石兩次傳話給胡耀邦,批評他對自由化太軟弱,對有些人不處理。第一次係讓胡啟立傳的話:“對自由化採取這樣放任軟弱的態度,係作為總書記的根本弱點。”

尤其係反精神污染。這使鄧胡分歧增大。清除精神污染係鄧小平提出來的,有擴大化現象。搞了28天不了了之。本來就完了,鄧也覺得清除精神污染不得人心。但在這以後胡耀邦多次對這一段評來評去:“提法不科學”、“搞了擴大化”。

1984年12月,作協四大,在胡耀邦講話造成的氣氛下,在清除精神污染中被整的人發泄了很多怨氣。作協選舉,所有清除精神污染的積極分子全部落選。啲黨內元老對此很有意見,認為作協四大係對清除精神污染的清算、否定。作協四大係胡耀邦和胡啟立主持的。胡耀邦也就成了元老們不滿的對象。

1985年,鄧小平讓喬石給胡耀邦的傳話中講:“現在外面有人講耀邦係黨內的開明派,打着他的旗子反對我們。”“耀邦不講反自由化,為咩不講?”

1985年在北戴河,在胡啟立、喬石給耀邦傳話之後,趙紫陽對胡耀邦講:“要研究一下,給小平要有個交待。”當時衚衕意了,但後來卻去了新疆,一走咗之。後來趙紫陽問他:“老爺子打過幾次招呼,你不表態,怎麼想的?”胡沒有回答趙的問題。

鄧不信任耀邦的第二件事係胡耀邦和香港《百姓》雜誌主編陸鏗的談話。鄧對這件事看得很重。

1985年5月10日,胡耀邦在北京中南海接受了香港《百姓》雜誌主編陸鏗的訪問,談話兩小時,並作錄音。在陸鏗的提問下,胡耀邦談了啲在改革中改革派和保守派鬥爭的情況。陸鏗返去後寫了長達兩萬字的《胡耀邦訪問記》。在這篇訪問記中,讚揚胡耀邦,批評保守勢力。這篇訪問記傳到中央高層,引起了軒然大波。

1986年,楊尚昆從北戴河返嚟問趙紫陽:“耀邦同陸鏗的談話你看過沒有?”鄧小平對楊尚昆講:“陸鏗打着奉承耀邦的幌子來反對我們!”“這幾年我如果有咩錯誤的話,就係看錯了胡耀邦這個人!”

從這時起,鄧小平對胡耀邦的態度發生了很大變化。

其實,由於老人們認為胡耀邦反自由化不力,早就想把他換下來。1986年春天,胡耀邦到趙紫陽家講,鄧小平同他談了話,十三大鄧小平要退出常委,退出顧問委員會主任(沒講退軍委主席),由胡耀邦干。胡耀邦下一屆不當總書記。鄧小平講:“我們倆這樣一做,可以把一大批老同志帶動退下來。”胡耀邦當時係接受的態度。胡耀邦還對趙紫陽講:“這樣安排以後,你當總書記。”趙講:“我雖比你小几歲,但我們倆係一個年齡杠杠的人(在60—70之間),沒有你下台我接的道理,可以讓啟立來接吧。”胡講:“讓啟立馬上接還不行。”趙講:“能否十三大不設總書記,由常委來輪流主持、輪流值班。”胡講:“這個意見好。”

趙紫陽認為,事實上,鄧小平找耀邦談話,讓耀邦接中顧委主任,就係在十三大要把耀邦換下來,採取的係平穩過渡的方式。鄧係以年輕化的名義和他談這件事的。胡耀邦很天真,只理解為年輕化,沒有理解鄧這次談話更深的含義。1987年1月耀邦下台,這係必然的,由於陸鏗談話和學潮,老人們的決定提前了,形式也變了,由平穩過渡變為強迫他辭職。

趙紫陽事後對本書作者講:

小平本來對耀邦很好。鬧成這樣的結局係兩人的政見不一致。主要係對知識分子問題。從清除精神污染沿襲下來,到和陸鏗談話。和陸鏗談話係導火線。“八六”學潮也係導火線。僅這次學潮小平不會把耀邦拿下來。小平和耀邦分手與和我分手不一樣。“六四”前小平一直係信任我的。他認為“六四”才看清了我。講我係“自己暴露的”。小平和我分手沒有經歷耀邦那麼長的過程。他和耀邦係幾年的積累。他對耀邦信任一年一年的減少,最後完全不信任。

有一種講法,胡耀邦下台的直接原因係他同意鄧小平退休。在一次小會上,鄧小平自己提出退下來的願望,在場的其它人都挽留,唯獨胡耀邦表示同意。就係這個“同意”二字,使胡耀邦成了老人們的眾矢之的。這大概係陳丕顯在天津大講鄧小平係我黨領袖的原因。老人們不讓鄧小平退休,一個原因係鄧小平在他們心目中有地位,第二個原因,可能係更重要的原因,一旦鄧小平退下來了,所有的老人難免都要退下來,從維護自己的利益出發,他們也不能讓鄧小平退休。胡耀邦同意鄧小平退休,等於觸犯了一批老人的利益。1986年《深圳青年報》發了一篇《歡迎小平同志退休》的文章,曾引起了北京高層的強烈不滿。1986年12月,新華社社長穆青在國內工作會議上還講過咁一段話:“這次中央講到,學生鬧事很值得反思。原來沒想到鬧得咁大。為咩?新聞界係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深圳青年報》登出《歡迎鄧小平退休》的文章,還發了這篇文章的反應消息……”後來,《深圳青年報》被查封了。

趙紫陽認為,胡耀邦下台和係否贊成鄧退休沒有關係,他在接受本書作者採訪時講:“這唔係小平讓耀邦下台的根本原因。鄧沒有咁狹隘,他還係偉大的嘛!”

這只是趙紫陽的個人睇法。到底胡耀邦下台與他贊成鄧退休有沒有關係?1986年5月,鄧小平同胡耀邦談十三大人事安排(就係趙紫陽講的那一次,即鄧想通過緩和方式把胡換下來的那一次談話),耀邦講:我已過70,出年十三大一定要下來。鄧講:我、陳雲、先念都下,你要下就半下,唔好當總書記,再當一屆軍委主席或國家主席,到時候再講。耀邦由衷地贊成(李銳:《耀邦去世前的談話》,注5,載《當代中國研究》,2001年第4期,第45頁)。在那次“生活會”上,有人講胡耀邦“要擠小平下台,有野心”。為此,胡耀邦多次辯解:“關於小平全下,我半下,這係小平同我的私下談話,當時很贊同。”

胡耀邦係老人政治的犧牲品。他雖然名義上係中共中央的一把手,實際上他必須聽命於一批老人。這批老人有鄧小平、陳雲、李先念、鄧穎超、楊尚昆、彭真、王震、薄一波、宋任窮等。這批老人中最有發言權的係鄧小平,還有陳雲、李先念。鄧小平係中共中央軍委主席,係這批老人的核心。啲重大事情,只要鄧小平、陳雲睇法一致,就定下來了。李先念的發言權僅次於陳雲。其它老人可以和鄧、陳交換意見,溝通信息,他們的意志以影響鄧小平、陳雲的方式來體現。身處第一線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只係名義上的,他們係為這些老人辦事的(趙紫陽稱自己這個總書記係“大秘書長”)。如果他們使老人們稱心如意,他們的位子就可以坐穩。如果老人們不喜歡他們,隨時可以換下來。鄧小平和陳雲兩個人在改革問題上一個比較開放,一個比較保守,兩人的意見經常不一致,這使第一線的領導人更難了。這兩位老人都下能得罪,使得名義上的領導人處於“一仆二主”的困境。

趙紫陽對本書作者談到在老人政治下他的困難處境,他講:

當時中國那麼多老同志都在,總書記很難辦事。我代總書記時,陳雲要我開會,小平講不開會。陳雲要開會係要個講嘢的地方,小平不開會,係他可以直接找我們。我沒有開會,陳雲問我:“為咩不開會?”我講:“我係大秘書長一個。要開會,您和小平同志商量好了再開。”陳雲聽後自言自語地重複我的話講:“大秘書長一個。”兩個老人意見不一致,總書記係很難當的。李先念還講:“趙紫陽只聽鄧的,不聽我的。”兩個人難辦,三個人更難辦了。

胡耀邦也講過:“常委會很少開(李銳問:為咩不開?)。小平講:談不攏,唔好開了。我一年去一次陳家。”(李銳:《耀邦去世前的談話》,載《當代中國研究》,2000年第4期,第37頁)可見,胡耀邦當總書記時,和趙紫陽講的情況差不多。

從十二大中央的人事安排上可以看出老人政治的情況。趙紫陽對本書作者講:

外面傳講,十三大時議論萬里當總理,我不贊成,講我寧可讓李鵬當總理也不讓萬里當。這係胡講八道。耀邦下台後沒有中常委,只有一個由我牽頭的五人小組,五人小組主管日常工作。十三大的人事安排小平委託“六人小組”,六人小組由薄一波同志牽頭。六人小組直接對小平負責。我這一層也在六人小組議論之列。常委名單中,除了後來定的五個人外,還有萬里和田紀雲。這兩個人大概係小平提的。“六人小組”在徵求老同志意見時,堅決反對萬里進常委。姚依林講:“萬里如果進常委,國家一旦有事,他就會帶頭起鬨。”陳雲也反對萬里進常委。“六人小組”向鄧彙報了這個意見,鄧才同意萬里不進常委。剩下田紀雲。姚依林突然提出田紀雲有咩咩問題。鄧小平講:“萬里不進常委了,又講田紀雲有咩問題,這不一定係事實,但時間很緊了,田紀雲也下來吧!”這就定了五個常委(趙紫陽、李鵬、喬石、胡啟立、姚依林)。這一段情況有些我係從鄧嗰度聽到的,有些係從薄一波嗰度聽到的。傳講萬里當總理,實際上從來沒有這個講法。那係不可能的事,因為下一屆總理必須比我年輕。萬不能進常委後,鄧曾和我交換過意見,讓萬里當人大委員長。鄧把這個想法告訴薄一波。“六人小組”也不贊成。這時鄧就找萬里談話,批評他:“你係怎麼搞的?人事關係搞得咁緊張。”鄧要萬里挨門挨戶去訪問,作自我批評。萬里到我家來過一次,他講還去過宋任窮家。

人事安排鄧委託“六人小組”搞,唔係鄧一個人定的。“六人小組”還要向陳雲彙報。

趙紫陽還講:

重要人事問題唔係我這一層所能定的,耀邦時也係如此。有時連參與意見的機會也沒有。“六人小組”也沒有決定權。他們只能到幾個老人嗰度聽取意見。小平、陳雲兩人達成一致意見以後就能定下來。鄧小平認為這個人不錯,就調上來。認為不行,就讓落去。毛主席當年也係這樣。“趙孟能使貴之,亦能賤之。”這係東方政治、也係中國政治的特點。這係無法改變的。

我當總書記,組織部長我能動嗎?宣傳部長我能動嗎?不能。對宣傳部長王忍之我很不滿意,我還罵了他一次。我只能罵罵而已,我換不了他,因為有人支持他。

這一層人都唔係在前台的人所能決定的。總書記耀邦不能決定我能不能當總理。在最高領導層的人事上我們前台的人沒有發言權。真正有發言權的就係兩位老人(鄧、陳)。第三位(先念)有影響,但不起決定作用。只要兩位老人達成了一致,就成了。稍微了解中國政治的人,不會相信耀邦下台我起了作用。

趙紫陽講,老人政治係“東方政治、也係中國政治的特點。”這個講法有一定的道理。在“馬上得天下、馬上治天下”的國家。這個特點表現得更為突出。“馬上得天下”造就一批“開國元勛”。建國以後,“開國元勛”就轉化為“鎮國公”、“護國公”,就會有“元老院”。“元老院”里的“鎮國公”、“護國公”們,真正掌握着國家實際權力。他們中的多數人只會打仗,不會建設,所以還係“馬上治天下”,即靠鎮壓手段維持穩定。只要這些“鎮國公”、“護國公”健在,老人政治的狀況就不能改變,“革命黨”也就不可能轉變為“建設黨”。老人政治使得名義權力和實際權力分離,潛伏着深刻的政治危機。危機一旦爆發,在第一線工作的名義領導人就係犧牲品。胡耀邦犧牲了,下一個該係趙紫陽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選自《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