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既然美國減稅 中國也應減稅

逆全球減稅趨勢而行,還係合理稅制?應對世界性減稅競爭,應當重新審視和評估所謂營業稅改增值稅的“結構性稅改”。

2017年末,美國國會通過了特朗普的減稅方案,與徵收跨國公司利潤迴流稅、擴大基建支出、加升利息和央行縮表一同,形成2018年開始的美國治理經濟的政策組合。中美係數一數二的兩個經濟大國,之間貨服貿易、企業投資、產業合作、人員往來、資金出入等等,有着非常密切的聯繫。美國上述政策組合,將對中國國民經濟形成這樣啲衝擊。(1)除了美國減稅以外,國際社會其他國家競相減稅,如果中國沒有應對行動,在國際市場上,中國企業的成本改寫係相對上升,競爭力下降。(2)由於中國企業面對的係增值和所得等重複徵稅,加上工資和“五險一金”不能稅前抵扣,稅收成本非常沉重,再加行政收費繁多,土地地價租金較高,電價不低,能源成本隨煤改氣等上升,交通運輸成本也高於發達國家的一倍以上,國內企業和跨國公司將產業向外轉移的意願較強。(3)國內投資辦企業成本較高、美國加息、美元相對升值,對中國的國際直接投資就會相對收縮,中國對外投資和資金流動就會加劇,這對近年投資增長率持續下行趨勢,將會雪上加霜。(4)美國減稅、升息和縮表等政策,都會對人民幣形成波動性影響,人民幣貶值壓力加大,包括以人民幣計的國內股市、房地產、期貨等價格和指數,都會受到波及,金融體系的不穩定性會加大。

中國政府稅收的90%來自於企業,營業稅改增值稅後,不僅沒有減輕企業的稅收負擔,而且還加重了企業的稅負。目前政府從企業中形成的穩定性收入有:增值稅、企業所得稅、房地產稅、“五險一金”、其他稅種,還有各種各樣的行政性收費。而且,對於企業支付的勞動工資和“五險一金”並不實行增值稅前抵扣。與國際上許多國家的稅制來看,特徵係重複性徵稅,綜合稅率相當高。財政稅務部門表示,營業稅改增值稅後,企業的稅收負擔降低,2016年為企業減少了近10000億元的稅收負擔,與數據和實事相比,很鼓舞人心但又係非常滑稽的宣稱。2013到2016年財政增值稅和營業稅兩項合計分別為46010億元、48632億元、50422億元和51674億元,2014到2016年分別增長為5.7%、3.6%和2.4%。即使假定營業稅和增值稅總和年平均增長率如與這兩年的經濟增長率7%左右相當,從營業稅改為增值稅的減稅規模來看,2015年只有1653億元,2016年只有2319億元。而截止2017年11月底,增值稅已經徵收了51791億元,在實體經濟和企業如果困難的處境下,比2016年同期的48246億元還大幅度增長了7.35%,不僅沒有減稅,按照與2016年同期相等,多徵收了354億元,即使按照往年兩稅平均7%的增長率來看,財政稅務部門通過營業稅改增值稅多向企業收取了169億元。而且,截止11月底,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的稅收收入部分為136072億元,同比增長了11.2%,遠高於同期GDP6.9%左右增長速度4.3個百分點,減稅減在了哪裡呢?

大多數國家,對於企業,一係徵收增值稅,一係徵收所得稅。兩稅均征的少數,特別係兩稅都如此高的,更係極少。

首先,目前中國增值稅和所得稅均征,並且勞動工資和“五險一金”不予抵扣的稅制,其危害在於引導企業更多和快速地用自動生產線和智能機械人來替代勞動成本,對多增加就業極為不利。從製造業生產來看,截止2017年11月底,工業機械人完成的產量為104793套,比舊年同期增長了68.9%,而且銷售供不應求。企業為了避稅,製造業中智能機械人將會普遍替代車間和生產線上的勞動力;而且服務業更係勞動密集型領域,智能銷售、會計、律師、駕駛、餐飲等等,將大幅度減少就業崗位。因此,中國目前的稅制,將會造成嚴重的失業問題,並且由於智能機械人係資本,就業減少而工資性分配收縮,更會造成勞動者收入減少,而資本所有者收入增加,形成收入分配差距,並且由於有支付能力的消費需求不足,傳導更加嚴重的生產過剩。

其次,其危害在於,抑制企業的技術發明和產品及服務創新。因為技術進步和創新係高智力的勞動,其投入的研發表現為技術人員和其他創新人員的高報酬。由於這樣巨額的投入,不能在增值稅前作為成本抵扣,特別係啲小型的創業公司,其投入絕大部分腦力勞動不予抵扣,而抵扣的只係唔抵錢的電腦、紙張、硬盤、傢具等,其實係一種嚴重抑制,或者重創技術進步和創新的稅制。其後果,係引導許多企業去冒仿、剽竊他人在市場上的技術和其他知識產權。因為侵犯其他企業現成的技術等知識產權,實際係一種最好的降低成本和逃避不合理稅收的方式。

織密網眼、紮緊口子、重複收稅、竭澤而漁、打擊實業,逆全球減稅趨勢而行,還係合理稅制、休養生息、放水養魚、增加就業、鼓勵創業,應對世界性減稅競爭,這的確需要財政稅務部門三思而行。

筆者提出,應當重新審視和評估近兩年的所謂營業稅改增值稅的“結構性稅改”,其實其出發點和結果,係反其減稅的道而行之和完全失敗的改革。應對全球性的減稅和供給側降低成本的大潮衝擊,一係需要出台新的結構性減稅清費降社保方案:(1)減稅方面,普遍調低製造業增值稅5個百分點,企業按不同工資和社保成本佔總成本越高實施越多的累進增值稅抵扣政策,中小企業所得稅按利潤減半額並以20%稅率徵收,小規模納稅人稅收起征點提高到月營業額5萬元,科技創業中小企業研發人員工資增值部分增值稅抵扣;先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額月5000元,降低個人所得稅最高檔徵稅稅率從45%降低到30%,儘快按照家庭收入、人口數量和撫養比等因素制定和實施綜合家庭所得稅徵收。(2)清費方面,出緊急停止政府部門和行政事業性機構全部向企業的各種辦公、年檢、評審等收費的法令;清理和廢除政府各部門頒佈和收取的各種名義的各類公益和發展基金;廢除收支兩條線體制,公務機構和人員全部改由財政預算撥款,公益性事業縮小財政開支範圍和規模,經營性事業單位資產人員企業化和市場化改革,從財政支出科目中剔除。(3)社保和其他有關福利和會費方面,社保“五險一金”占工資的比例從目前的43%左右降低到30%,建立國有資產和利潤向社保基金劃轉的常態化體制;向企業徵收的殘疾人基金改由政府財政撥款負注入;工會會費不再通過企業徵集而由會員自願交納。(4)宏觀稅費負擔方面,中國仍然係發展中國家,2016年人均GDP8000美元左右,政府全部收入以不超過GDP的30%為宜。

二係深化和加快金融、能源、交通和土地等方面降低成本的體制改革。(1)資金土地要素降成本方面,嚴厲打擊地下錢莊,亂集資、網貸,特別係現金貸和校園貸等,開正路關邪道,切實放開地區性中小銀行的設立和發展,改變目前信貸資金一係高度集中和一係黑市猖獗的格局,從根本上降低企業的借貸融資成本;土地要素方面,國有和集體所有土地同地、同權和同價,大力度縮小徵收範圍,徵收按照市價由政府出資,廢除行政寡頭壟斷的土地招拍掛市場,建立統一的城鄉土地供給競爭性的市場,以降低企業房地要素的購買租用價格。(2)能源交通降成本方面,加快電網改革,不同上網電力的交叉補貼,電力生產與電力需求直接見面銷售,電網只收取過網費;支持傳統煤炭等能源清潔應用的技術研發、轉化和產業化,煤改氣要考慮中國能源存量結構和製造業承受能力;大力度減少和禁止公路不合理收費罰款,交警和運管運政等全部由財政撥款供養,運管運政無權罰款,交警罰款全部進入中央財政,與地方財政無關;強制推廣最德惠的智能交通技術和系統,大幅度減少交警、輔警、運管、運政和收費站及其人員,降低設施和人工成本;免費公路需不得有低於一定的比例,還本付息和經營到期的高速立即無條件免費通行;對壟斷行業的成本、利潤、價格,以及投資、建設、工程質量、成本、利潤和價格,進行第三方委託審計,各級人大重點審議,鼓勵社會監督,並進行社會聽證。通過這些切實的改革,將企業的成本真正能夠降低下來。在國際減稅和降低成本的競爭中,中國實體經濟,特別係製造業,立於不敗之地。(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 周天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FT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