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印洞朗對峙後:秘密武器橫掃印度鄉村

因為洪水,哈扎莉卡已經失去了四個家園

“我已經因為這條河失去四個家園了。”在印度東北部阿薩姆邦布拉瑪普特拉河(Brahmaputra River)河畔,60歲的哈扎莉卡指着河水講。

“我之前住的四條村,現在都在水底下。”

因河水泛濫,哈扎莉卡住過的四條村落被河水淹沒,她現在住在附近一個用竹枝搭建的臨時居所。最近,她這間臨時屋又遭洪水威脅,令她非常緊張。

“如果河水又泛濫,我真嘅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去哪裡。”

記者到訪過阿薩姆邦多條村落,同樣的故事不少。年老的村民指向河水,指出他們舊時村落被水淹前的位置,很多人都已被逼遷居數遍。

布拉瑪普特拉河的上游位於中國,自從中國停止與印度方面分享對洪水預警至關重要的河流數據後,阿薩姆邦的民眾對洪水的憂慮不斷增加。

關於河流的流動、分流及水質等等資訊,有助斷定水位,以向下游國家發出洪水預警。

“我們也係在看到媒體報道後,才知道中方(停止與印方共享資料)的決定。之後我們一直很擔心。”Dhansirimukh村居民杜雷(Sanjiv Doley)講。

杜雷表示,他們至今一直做好隨時有洪水的準備,包括如何疏散村落的準備。“想像一下,現在我們不會收到任何來自中方的數據,”杜雷講:“如此一來,呢度沒有一條村落可以安全。”

布拉瑪普特拉河係亞洲最長的河流之一,源頭位於中國西藏,流經印度再進入孟加拉,於孟加拉灣出海。

布拉瑪普特拉河每年都會在阿薩姆邦造成泛濫,令數萬人流離失所

布拉瑪普特拉河每年都會在阿薩姆邦造成泛濫,令數萬人流離失所。今年至今,阿薩姆邦已有近300人因為洪水而罹難。

印度與其上游國中國之間有一項雙邊協議,在每年的雨季(5月15日至10月15日)期間,共享河流的相關資料。

但在八月,印方官員表示今年沒有收到這些資料。

這個時間,與中印雙方在洞朗地區發生軍事對峙的時間重合。該軍事對峙持續了兩個月才緩解。

九月,中共當局表示至今沒有共享數據,係因為中方的水文站“由於舊年遭遇洪水損毀需進行復建,以及進行升級改造等技術原因,目前暫不具備搜集有關水文數據的條件。”

這係中方關於此事的最後一次表態。

但記者發現,中方仍有與孟加拉分享同一條河流的資料。孟加拉位於布拉瑪普特拉河最下游。

卡齊蘭加國家公園,係印度獨角犀牛的棲息地,也經常受洪水肆虐

孟加拉國水力資源部長穆罕穆德(Anisul Islam Mohammad)九月證實,孟加拉收到了中國提供的數據。

中共政府未有回應。目前不知道中方會否、或何時會恢復與印方共享數據。

當地人表示,在中方仍會與印方分享數據、印方可提前預備應急時,洪水爆發已經很難應付,憂慮印方沒有了上游的數據,水災的破壞性會更大。

“他們在上游做咩,中國一直都不講,”阿薩姆邦議員、“拯救布拉瑪普特拉河”行動領袖辛哈爾(Ashok Singhal)表示。

“我已經申請過幾次許可,到西藏的布拉瑪普特拉河上游地區睇吓,但一直不獲中方批准。”

中共政府在其境內的布拉瑪普特拉河流域修建了數個水力發電堤壩。在西藏,這條河名叫雅魯藏布江。

但中方堅稱,他們沒有截流或分流,亦不會做任何有違下游國(印度、孟加拉)利益的事。

印度阿薩姆邦的官員則指,他們看到了很多不好的徵兆。他們認為,自今年五月中方沒再共享數據開始,泛濫越來越頻繁。

“過去,我們在雨季會有一至兩次的洪水,但今年,在上游沒降雨的情況下,已經有過三到四次的洪水。”阿薩姆邦財政及衛生部長沙爾馬(Himanta Sarma)表示。

“這一切要放在洞朗對峙的背景落去看。”沙爾馬錶示。

有阿薩姆邦的科學家認為,對於這個問題,印方目前所做的並不足夠──可做的包括在中印邊界地區,設立自己的水文站。

“科學界、政界與官僚之間,目前沒有對話。”古瓦哈提大學地質學教授保哈拉(Professor BP Bohara)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