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改革遲早被淘汰」 厲以寧力促當局政改?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不改革遲早被淘汰」 厲以寧力促當局政改?

編者按:在第十九屆北大光華新年論壇上,厲以寧表示,對於很多國家來講,走老路係最保險、最安全的,因為前人係咁做的,後人跟着他們的腳步走,這樣的話不承擔責任,同時也就迴避了走新路可能遭遇的風險。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它們感到現在的舊發展方式有問題,有矛盾,但還係堅持它的路徑依賴。

對於中國來講,儘管在強調開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時候,一再提到新發展方式對舊發展方式要替代,但路徑依賴的影響不可小視。

厲以寧稱,不少人認為中國的國情還係慢慢地改,這樣可以速度慢的新發展方式還在推。但這係一個大的問題,傳統發展模式係不會自動退出,要擠它,這樣才能揾到新發展方式。

厲以寧認為,改革係不能拖的,如果係長期在呢度較量,係舊生產模式好還係新的生產模式好,因為經濟在前進,企業有同行,國外有同行,國內也有同行,你不改就被淘汰了,不改就競爭不過別人了。所以這個念頭一定要下。

以下為厲以寧演講全文:

我要講的題目係:擺脫路徑依賴,在新思路指導下前進。

第一個問題係為咩會留戀舊的發展方式。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亞洲非洲啲獨立的國家,想早日擺脫貧困狀態,聽從了某些研究發展經濟學家的意見,引進外資,結果,雖然經濟增長率高了,人均GDP增大了,但沒有改變原來的體制,依然處於貧困之中。

這些發展中國家的困難逐漸被啲經濟學家從新的角度做了批評解釋,都認為發展中國家只顧發展,只顧引進外資,盲目發展,盲目開放投資,盲目輸出資源而不改體制,這係有害的,就會使他們陷入低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也能達到,但同樣就會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這樣就產生了一個新的名詞,叫咩?叫路徑依賴。路徑依賴係咩意思?就講走老路,這係最保險、最安全的,因為前人係咁做的,前人係咁做,後人跟着他們的腳步走,這樣的話不承擔責任,同時也就迴避了走新路可能遭遇的風險。在這種情況下,於是很多國家雖然它感到現在的舊發展方式有問題,有矛盾,但還係堅持它的路徑依賴。

留戀舊的方式漸漸成為一種慣例,即使係在某啲發展中國家能夠從低收入陷阱走出來,進入到了中等收入陷阱,但到了中等收入階段它點算?還跟過去舊方式一樣,結果就陷入了舊的陷阱。這種情況也有例外,希臘就係一個例外。希臘在廿世紀轉到廿一世紀的階段中,人均收入或者人均GDP的收入都超過了過去,超過了人均GDP12000美元,12000美元被認為係條槓桿,超過了。超過了以後聯合國、世界銀行就紛紛祝賀,你超過了中等收入。但又點樣?制度不改,金融風暴一來,它受到波及,馬上又落去了,又回到了中等收入的陷阱階段。所以,從低收入陷阱和中等收入陷阱就可以看出,走老路並不一定係沒有風險的,而且風險全部改成新模式的風險小。

第二個問題係新舊發展模式點樣把它成為革命的故事。

這個全世界很多經濟學家在討論的問題,對中國來講,舊的發展方式的影響係深遠的,舊的發展模式持續了多年了,在社會上有很多,嚴格講,在中國只有中共十八大以後,中共中央才把新舊模更替作場革命,發展方式的革命。儘管在強調開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時候,一再提到新發展方式對舊發展方式要替代,但路徑依賴的影響不可小視,不少人認為中國的國情還係慢慢地改,這樣可以速度慢的新發展方式還在推。這樣係一個大的問題,傳統發展模式它係不會自動退出的,要擠它,這樣才能揾到新發展方式。路徑依賴在思想上成為一個障礙,這個障礙係咩?就係講既然係這樣的要改,那就慢慢改,所以講它沒有一種結構性,並且還認為這種發展方式的改變實際上係跟資源配置的改變結合在一起的。

根據以上所講的,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先要分清楚咩叫舊發展方式,咩叫新發展方式。舊的發展方式就係走老路,跟着走,責任前人負了,呢度沒有新東西,反而可以避免創新的風險。這就係舊發展方式。新方式呢?就一定要通過重要的改革,通過啲革命性的改革才能做到。最重要的係改革咩?比如講讓企業成為市場主體。這個就係一種改革,這個改革以後,就能夠使企業真正的自己經營自負盈虧。還有通過新發展方式改革重在科技創新。科技創新能提供新產品、新產能、新功能等等。這個係重要的。你不跑這兒,舊的怎麼被替代,新的怎麼把舊的趕走。

根據以上所講的,我們可以看得很清楚,在中國,市場一定係要排在重要位置,係決定資源配置的主要方式。但經濟中還有啲例外,比如講公益性的部門,比如講跟國家安全有關的部門,還有特別重要的新科技的研究單位。這種情況之下,雖然要利用市場調節,但政府也影響發揮規劃引領支柱的作用。那就係講一般的情況下,點樣把經濟轉型,一般情況下,就係市場來調節,不然就被淘汰了。但係特殊的行業,非營利性行業,純粹公益性行業就採取另外的方式,政府發揮引領的作用,扶持的作用。

在呢度還要講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為咩現在咁急,改革係不能拖的,如果係長期在呢度較量,係舊生產模式好還係新的生產模式好,因為經濟在前進,經濟在前進企業它有同行,國外有同行,國內也有同行,你不改就被淘汰了,不改就競爭不過別人了。所以這個念頭一定要下。

再走以前的道路,路徑依賴的道路最後只能延遲經濟的轉變。這個轉變係咩?我們可以簡單講,咩大轉變,舊的會轉型的,就係這樣的。舊的係重數量、重速度,新的係重質量、重效果。企業係相互觀看的,所以講唔係不變,它沒有感到壓力不會變,壓力在前面了,你不變就被淘汰,就係這種情況。置之死地而後生,應該有這樣一種想法,但在我們現代卻唔係這樣。我們現在點樣?認為轉變還係可以的,得慢慢來,別那麼著急。為咩?一轉變快了,新舊轉換從哪裡來,一轉變快了,東西不足,引起物價的上升嗎,你這樣究竟新生產的銷路何在,你在沒有出來之前,你的創新係咪帶來更大的風險,有各種各樣的爭論,這些爭論靠咩?靠深入學習,深入學習十九大理論。十九大理論上講的很清楚,我們重在發展理念的轉變。發展理念轉變了,你才能夠前進,發展理念不轉變,仍然係以前的發展,甚至盲目認為,我現在已經係路線都通了,不能再大幹快上,這種對長期的轉變來講,轉型來講係不夠的。所以呢度應該提出這個問題。

高速度唔係常態。很多世界上的國家走過高速都係暫時的,不能維持的,因為經濟學家都知道,高速度唔係常態。中高速增長對某些國家來講,走過了也唔係常態,還在變,還在往下走。因為經濟在發展,所以講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唔好再留戀高速度,中高速度就夠了,中高速度點樣?係看情況。所以這樣的話,我們把中高速度作為常態,這樣的話就能夠持久。至於講到得去庫存、補短板、降成本等等,要唔好做?還需要做。因為你有咁啲需要來補的短板,需要讓它們繼續前進的機會的話,為咩不利用了,你不利用別的企業就用了,每一個企業家都應該有這樣的,並唔係我用不用的問題,而係我的工人能不能繼續在呢度就業的問題,我的市場係咪被別人奪走的問題。因為有這樣一種想法,所以對我們來講中高速增長係維持經濟的常態的一個必要。

就中國來講,點樣保證今後的發展能夠繼續落去?首要就係在今後的日程中,我們應該注意到企業的對手也係企業。當別的企業試驗成功了,有新產品新產能的時候,逼迫你改,你不改他兼并你,你就黃了。這個唔係壞事,真正的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係在競爭中出現的,係在有所為、有所不為,放棄啲東西才能堅持落去的。這一點企業應該看得很清楚。企業應該看到,轉型階段甚至為未來人力資本做準備的階段,這樣的話一旦鋪開了係快的。我們應該認識到這樣的就行了。

我們可以講改革係不可能止步的,你按舊方法就待在呢度了,遲早要被淘汰,那就不如出來拼,出來改。所以現在係叫二次創業,對民營企業來講特別重要,民營企業今天正面臨著二次創業的階段,如果沒有二次創業怎麼來應付下一階段的競爭。人才的培育,也應該從這個方向走,人才大大不夠,培訓以後更多的人係在新的工作崗位上把技術提高了,知識提高了,將來唔好好驚,這就行了。不能夠再去依賴過去的途徑,我們應該講只有通過競爭自己,改造自己,創新路,中國企業才有更美好的前途。好,謝謝大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