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蔣介石在重慶:日軍險些成功的「斬首行動」

1941年秋天,蔣宋二人於躲過日機轟炸的防空洞前留影

今天,在重慶黃山抗戰遺址博物館裏我們可以看到一張著名的照片。照片上的蔣宋二人,神情肅穆,宋美齡穿着黑色長大衣,裏面係圓點花色旗袍,雙手插在大衣口袋中;蔣介石則係一身軍裝,戴着白色的手套,右手拿着手杖,左手挽着宋美齡。在他們身後,係一個山洞洞口。這個山洞係一座防空洞,蔣宋二人在呢度經歷了生死劫難。蔣介石卻在日記中這樣描述自己和宋美齡在呢度的生活,“夫妻融融,苦中甚樂也”。

呢度就係蔣宋二人在重慶居住時間最長,兩人都非常喜歡的黃山別墅。

上個世紀初,重慶富商黃德宣在長江南岸購得一片無名荒山禿嶺,並在此修建別墅,培植花園。他去世後,長子黃雲階繼承家產,修建宅邸,“黃山別墅”之名由此而來。國民政府遷渝後,日軍飛機不分晝夜地空襲重慶。而黃山一帶,崇山峻岭,林木茂盛,房屋藏於樹叢中可不露一絲痕迹,能有效躲避日機轟炸。於是,侍從室向黃雲階租賃此處,作為軍事委員會及蔣宋辦公、寓居之地。

今天的黃山別墅到山腳的市區已經通了盤山公路,但蔣宋生活在此的戰爭年代裏,去到別墅頗多周折。夫妻二人需先搭乘汽輪至南岸海棠溪碼頭,再換乘汽車到官邸,然後乘轎上山頂木屋。

1939年5月3日、4日,日機對重慶商業、住宅集中,人口密度最大的老城區進行了狂轟濫炸,並開始了所謂的“五月攻勢”,給重慶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大轟炸之後,黃山別墅逐漸成為蔣宋夫婦的常住官邸,蔣介石也將自己在市區的辦公地點逐漸轉移至此。

正係在黃山別墅的“鄉居”生活,讓蔣宋二人在山河破碎的烽火歲月中有了片刻的安寧。兩人喜歡在閑暇的時候到別墅周邊散步、郊遊。蔣介石在其日記中記載,兩人會“同往汪家花園觀梅”;也會“在袁家池畔野餐,自作蛋炒飯”。

黃山別墅雖係蔣介石的官邸,然蔣宋二人在此的生活卻十分的簡樸。據四川美豐銀行創始人、重慶臨時參議會議長康心如的兒子康國雄回憶,蔣介石所居住的小樓——雲岫樓里,一層的客廳里放着幾隻普通的沙發和木椅,牆上掛了啲照片,沒有名人字畫,晚餐四菜一湯,除一盤燉得極爛的蠶豆外,再沒咩令人印象深刻的東西。

今天供遊人參觀的雲岫樓和松廳,裏面的陳設係完全按照當年蔣宋二人寓居時的原貌復設的,只有簡樸的床、衣櫃、書櫥、沙發、書桌而已。松廳里掛了幾幅宋美齡親筆繪製的國畫,清逸處有靈氣,沉厚處韻蒼潤……

閑適、溫馨的家居生活對於戰時的蔣宋夫婦不過係一段小小的插曲。更多的時候,呢度係蔣介石的抗戰指揮中心:1941年12月23日,中、美、英聯合軍事會議在呢度召開;1942年3月9日晚上,蔣介石和宋美齡在呢度舉行宴會,招待史迪威;12月23日,蔣介石在呢度主持召開了東亞聯合軍事會議……

與此同時,日機並沒有停止對重慶的大轟炸。在日機的狂轟濫炸之下,即便在山腹中修築了防空洞的黃山別墅也並不安全。1939年8月28日,蔣介石在黃山別墅與印度國民大會黨領袖尼赫魯會談,卻遭遇日機反覆轟炸,不得不三次避入防空洞中。

1941年8月30日,蔣介石正在黃山別墅主持軍事會議,各戰區的將軍與參謀長雲集在此。上午九點半,刺耳凄厲的警報聲響了起來。隨後,日機飛至,投下了數枚炸彈,其中一枚擊中雲岫樓一角,衛士班唐班長及一名便衣衛士殉難,四人受傷。蔣介石與參會人員慌忙躲入防空洞。然而,日機並未停止轟炸,反而對準防空洞投彈,以至洞口為崩土堵塞。而宋美齡此時正在防空洞的北洞口茅屋前讀法文詞典,與日軍的炸彈擦身而過,詞典也被炸成了兩半。

關於為咩這次轟炸目標會如此精準。根據後來日本陸軍航空隊第三飛行集團團長遠藤三郎回憶,他從離任的意大利駐華大使口中知道了黃山別墅的具體位置;隨後又收到8月30日蔣介石要召開會議的密電,這才制定了直指黃山別墅的空襲計劃,意欲對蔣介石實施斬首行動。

這年年底,蔣宋二人刻意來到防空洞前,留下了那張珍貴的照片。照片里,兩人格外莊重肅穆的神情,也許係在印證蔣介石曾經的抗戰宣言: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如今,黃山別墅係蔣介石在重慶的四大官邸中,唯一對公眾開放的一個,並建成了重慶抗戰遺址博物館,每逢節假日便遊人如織。除了蔣宋二人的居所:雲岫樓、松廳外,附近還有宋慶齡、何應欽、孔祥熙、馬歇爾及美國顧問團的住處以及收留抗戰陣亡將士遺孤的“黃山小學”等可供參觀憑弔。

2015-10-16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遊歷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