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二次房改將至?學者:改革或觸及土地財政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為出年樓市定調。市場人士認為,大陸或將二次房改。中共社科院專家稱,當局此次改革或觸及土地財政。

12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分析研究2018年經濟工作,並稱要繼續嚴控房價,“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和長效機制建設”。

據《華夏時報》12月17日報導,市場人士第一時間對此的反應係“二次房改”要來了?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表示,目前官方還沒有提到二次房改,不過這一次住房制度改革的力度,或會觸及到土地財政這一住房相關性基礎制度。

在改革的具體方向上,倪鵬飛認為,當前,很多住房問題來自基礎的土地財政制度,以及金融、財稅制度等,這些制度不變,改變不了高房價的現狀。

“降房價的根本係降地價,只有地價降下來了,房價才能降下來,不然無異於揚湯止沸。”倪鵬飛講。

12月12日,經濟學家馬光遠也撰文指,啟動“二次房改”,彌補房地產制度建設的短缺,構建真正的長效機制係當務之急。

日前,華遠地產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任志強公開表示,要解決戶籍問題和土地制度問題,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所有涉及房地產的問題,否則,房地產長效機制可能建在沙漠上或海洋上。

報導稱,1998年中國的第一次房改,實質上係住房商品化的過程。當年,中共國務院頒佈23號文,提出停止住房實物分配,逐步實行住房分配貨幣化。住房作為商品,其價格由市場決定。

但近20年來,土地財政這一住房的基本性制度沒有改變,通過短期調控措施抑制房價,最終效果都不盡如人意。

日前,中國社科院發佈的《中國住房發展報告(2017-2018)》指,住房基礎性制度不合理導致住房結構性問題積聚了市場風險。

一方面,地方政府係房地產調控的主力,但其財政收入卻過度依賴土地出讓收入及相關稅費,這使他們在調控問題上的立場並不堅定,隨時可能“倒戈”。

另一方面,中國土地市場主要被地方政府壟斷,土地拍賣實行“價高者得”的制度也推高了土地拍賣價格。

土地財政依然火熱

12月6日,中國指數研究院公布的數據顯示,1至11月,大陸300城市土地出讓金總額為34,407.7億元,同比增加約41%。

11月5日,《中國房地產報》報導,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平新喬表示,過去15年,很多省市的土地出讓金收入佔地方財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個別地方佔到總財政收入的六成。

另外,今年前三季度,土地財政依賴最嚴重的佛山,土地出讓金694.8億元,同比增長81%,土地財政依賴比重達147%,較2016年末增長了46個百分點。

土地財政係指中共地方政府出讓土地使用權獲利,其收入包括土地出讓金收入、與土地出讓相關的各種稅費收入、以土地抵押為融資手段獲得的債務收入。

而“土地財政”係江澤民掌權後在經濟方面留下的一大禍害,也係導致當今房價飆升的直接原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楊一帆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