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經濟要完?負債209萬億 25個省市財政破產

西方和中國學術界對中國前景的預測不絕於耳。學者程曉農近日表示,過去拉動中國的經濟的兩個因素,外貿和房地產的熱潮已經消失,並指出2016年中國25個省市財政入不敷出。國際貨幣基金報告稱,中國整體負債達到209萬億元人民幣。陸媒稱,美國央行近日加息後,中共央行稍有不慎,極可能直接引發金融危機釀成整體性的經濟危機,再變成社會危機。

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和轉型問題學者程曉農先生,最近在日本和台灣出版了他們的新作“中國:潰而不崩”一書。

15日程曉農在美國之音政論節目中表示,中共政權係一個盜賊型政權。改革40年來各級官員和紅二代當中很多人都發了橫財,而江澤民、胡錦濤時代又為他們開創了一條保財保命的新出路,就係“出走”,即轉移資產、移民國外。

紅二代和官二代們走咗這條路,就改變了他們與中國的關係,他們不再與中國共存亡,而係象“殖民者”一樣,撈夠就開溜;對他們來講,中國這塊故土就變成了“被佔領地區”,從國內搜刮財富,再拿到國外安度餘生。這種行為與盜賊相同,還不如土匪呢,因為佔山為王的土匪還知道“兔子不吃窩邊草”,只有盜賊係偷完就溜,不會與被偷的人共同生活落去。

程曉農講,今天的中國,作為社會支柱之一的倫理道德已經淪喪。人心崩壞的特點係兩個,第一,價值觀扭曲導致行為扭曲,許多人為了錢,不惜採取各種損壞他人的行為,人人害我,我害人人,大家彼此不敢信任。

第二,道德標準跌穿底線,不講係非,不辨真假,只按個人利害來判斷行為得失。人心崩壞對一個社會的破壞力在於難以修復,無論係政府,還係思想啟蒙,都無法輕而易舉地重建道德倫理。在一個時代,一旦許多人都人心崩壞了,今後許多代人都會自然繼承這樣的人心崩壞。中國幾千年的文明底線由此崩盤,中國的民主化將來也必然艱難竭蹶。

如履薄冰的中共央行

12月14日凌晨,美國央行宣布加息,這已經係美國今年內第3次加息,結果立馬引發全球主要經濟體恐慌。

陸媒財經頭條15日文章稱,如果中國不加息,中美利差就會不斷收窄甚至美國利率超過中國,資本係逐利的,如果美國的利率高,錢就會更多往美國跑。

事實上我們可以看到,從美國2014年開始停止QE後,再到2015年末開始加息,中國的資本就一直處於外流當中,外匯儲備從4萬億美元消失了1萬億美元。

好不容易才在今年穩住資本,外匯儲備稍稍回升,如果美國利率超過中國,那資本必然也會繼續外逃。

不加息資本外逃,加息央行更難受。

文章表示,根據央行公布的數據,截至2016年年底,中國總債務244萬億元(不含外債),外債規模估計在1.5萬億美元,中國合計的債務大概係255萬億人民幣。

我們可以簡單算一筆賬,如果中國也跟着加息一次,直接提高基準利率,幅度跟美國一樣只需要0.25%,每年光係利息都需要額外增加6375億元。

文章指出,只需要加息一次,直接提高基準利率每年都要增加咁多的利息成本,你還能認為央行敢跟着美國那樣一步步加息嗎?由於總數太大,所以央行很痛苦啊,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如果緊跟美國那樣的加息方式,只要利率加到一個還不起利息的臨界點,就會形成大規模違約潮,大家一起玩完,直接引發金融危機釀成整體性的經濟危機,再變成社會危機……

文章強調,如果出年美國繼續啟動更大規模的加息潮,央行會進一步鎖緊貨幣供給的水龍頭。

這意味着未來很多承受不起利息成本的中小金融機構,會因為資金鏈條斷裂開始大面積違約甚至引發倒閉潮。

文章提到,2015年3月底國務院正式發佈《存款保險條例》,該條例自2015年5月1日起施行,根據條例,銀行如果倒閉最高償付限額為50萬元。

此外,銀監會正在起草《商業銀行破產風險處置條例》,正在加快推出銀行破產條例,這其實意味着銀行也可以破產的時代將要到來。

程曉農:過去20年中國經濟的兩個引擎已經消失

為咩中國過去幾十年經濟高速增長不可複製?對此程曉農表示,中國的經濟繁榮主要靠兩個因素,一係引進外資、加入世貿組織帶來的出口熱,而係房地產熱。這兩個因素都係一次性機會,可一而不可再。這樣的一次性機會消失後,中國也就告別了以往的經濟繁榮,進入了中國政府所講的“經濟新常態”,也就係不再有繁榮的長期經濟困難。

程曉農在談到繁榮不再的後果時講,中產階層係過去20年經濟繁榮的受益階層,不少特大城市的中產家庭因房產增值而成為千萬富翁,他們當然希望保財、保經濟社會地位。但一個冷酷的現實係,政府要自保,就必然從有產階層兜里往外掏錢,即將全面推開的房產稅就係第一步。對底層社會來講,過去經濟繁榮時他們不過係有口飯吃,今後國家的經濟日益困難,他們的生活將變得更艱難。

中國大陸25個省市財政入不敷出

程曉農認為,中共雖然建立了強大的國家機器來全方位控制社會,但中共維穩面臨著巨大的財政壓力。維穩要養軍隊、警察等鎮壓機器,開銷很大,2016年上調軍人待遇之後正連級每月拿8-9千。而經濟繁榮結束後中央財政和各地方財政都越來越緊張。

程曉農指出,過去4年中國的財政真相係,31個省市中只有上海、廣東、北京、浙江、江蘇、福建這4省2市的財政收大於支,剩下25個省市的財政都係支大於收,靠中央財政撥款活落去。有結餘的這4省2市只能盈餘3萬億,而其他差錢的25個省市今年的財政缺口係5萬億;五分之四的省市吃中央,而舊年中央財政已有4萬億缺口,今年的虧空會更大。

陸媒阿斯達克財經網報道,東北三省缺乏新經濟產業,留不住年青人,及企業中高層。黑龍江官方數據承認讓省流失了一百萬個年青人及壯年人,但私人統計卻流失高達400萬人。沒有年青人工作,稅收大減,退休基金立即入不敷支。黑龍江省2017年退休養老金赤字達到310億元人民幣,挪用2016年累積80億元,缺口仍達到230億元,地方政府已經沒有能力解決。

國際貨幣基金報告:中國整體負債達到209萬億元人民幣

上述財經網報道稱,12月6日,國際貨幣基金,發表每五年一度的國家債務審核報告。2011年國際貨幣基金曾對中國負債作出詳細審核及發表報告,當時國家中央,地方政府,企業及個人借貸達到國民生產的1.8倍。

國際貨幣基金認當時認為中國整體負債受控,沒有債務危機。到2017年,情況比六年前嚴峻,國際貨幣基金,發表報告警告,指中國整體負債已經達到危險程度,需要努力去槓桿,減低負債。

按國際貨幣基金報告,中國在2017年整體負債,包括國家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企業,及私人借貸,已經達到國民生產的2.55倍,達到一個讓人感到危險的水平。

如果以2017年中國的國民生產82萬億元人民幣來計算,中國整體負債達到驚人的209萬億元人民幣。209萬億元債務,若以平均4%息率計算,每年利息支出達到驚人的8.4萬億元人民幣。

國際貨幣基金指出三點危機:1.信貸增長速度太快,由2011年國民生產的1.8倍,升至2017年的2.55倍;2.正常受監管的信貸市場以外,即係影子銀行高速增長,不受到有效監管,情況令人擔心;3.中央政府繼續支持破產企業,令到信貸危機得不到改善。國際貨幣基金警告,必須改善國家的債務問題,重要係去槓桿,免得整個金融體系陷入危機。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