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斯坦福教授的這個發現 解釋了學霸和普通孩子的差距在哪裡

美國斯坦福大學(圖片:Wikimedia)

這個發現就是思維模式,是我們看待自己的方式,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我們的未來。

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卡羅爾·德韋克(Carol S.Dweck)率先提出了“成長型心態”(growth mindset)這一嶄新的概念,相信智力(intelligence)可以靠後天努力而改變,鼓勵孩子積極評估及發展自己的潛能。

作為一名心理學家,Dweck教授從一開始就對孩子如何面對困難和挑戰充滿興趣。於是,1978年,她和同事做了一項實驗,找來一群孩子玩拼圖,觀察他們的行為和情緒反應。拼圖開始時很簡單,後來變得越來越難。

實驗之前,Dweck教授就預料到,孩子面對困難時會有不同的反應。事實也確實如此。伴隨拼圖越來越難,有些孩子開始抗議:“現在一點都不好玩了!”後來實在受不了了,堅持要“放棄”,甚至直接將拼圖推到地上。

但她沒預料的是那些“成功孩子”的表現。當面對特別難的拼圖時,一個10歲的男孩拉來一張椅子坐下,搓着雙手,砸吧嘴巴,然後大喊一聲:“我喜歡這個挑戰!”另一個呢,露出喜悅的表情,然後斬釘截鐵地說:“你知道嗎?我期待這個拼圖會非常有意思。”

為什麼兩類孩子在面對困難時會有如此大的區別?

是由於他們天生、無法改變的生理差異,比如智商(IQ)上的差異嗎?

——不!首先智商並非根本原因,且智商並非不可改變。

其實,首先會拒絕“智商不可改變”這一觀念的,正是IQ測驗的最初開發者Alfred Binet。他在20世紀初期開發IQ測驗的真實目的是評估巴黎公立學校學生的狀況,以設計相應的教育項目幫助他們迎頭趕上。所以,他不是否認孩子智力差異的存在,而是相信教育和實踐能夠帶來智商上根本性的變化。

孩子之間的根本差異在於思維模式(網絡圖片)

而Dweck教授的研究更進一步地發現,這些孩子之間的根本差異在於思維模式,思維模式的差異會導致他們在智商出現分化。

思維模式,簡單地說,是你看待自己的方式。

如果我們認為自己的智力和能力是一成不變的,而整個世界就是由一個個為了考察我們的智商和能力的測試組成的,我們擁有的就是“固定型思維模式”(fixed mindset)。固定思維的孩子往往害怕失敗,擔心自己看起來不那麼聰明、比較笨,而拒絕接受挑戰、面對困難,由此他們的發展潛力會受到限制。

而如果我們認為所有的事情都離不開個人努力,這個世界上充滿了那些幫助我們學習、成長的有趣挑戰,我們擁有的就是“成長型思維模式”(growth mindset)。那些成功孩子的思維模式就屬於成長型的。他們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可以改變智商和能力,相信自己的潛力是未知的,困難和失敗只是幫助自己進步的挑戰,他們對學習充滿熱情…

且當孩子每一次突破自己的“舒適區”去學習新知識、迎接新挑戰,大腦中的神經元會形成新的、強有力的聯結,長久下去,他們變得越來越聰明。

也就是說,成長型思維模式不但決定了孩子面對困難和挑戰的積極態度,還將通過激發更活躍的大腦活動,提高孩子的智商。

而按照公式績效(performance)=能力(ability)×態度(attitude),就不難理解,為啥擁有成長思維的孩子,相比固定思維的孩子,更容易取得成功。

Dweck教授還在很多其他領域發現了兩種思維模式的差異存在。在兩性關係中,成長型思維的人會尋找那些讓他們變得更好的伴侶,而固定型思維的人則更傾向於找那些允許自己停滯不前的人。

在運動領域,具有成長型思維的運動員會努力參加訓練、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好,而具有固定思維的運動員則將自己的裹足不前、不理想的成績歸因於其他人。

更為關鍵的是,Dweck教授的研究結果證實,一個人的思維模式是可以改變的。或者說,成長型思維模式是可以教育和培養的。

一個人的思維模式是可以改變的(網絡圖片)

她給出了一系列的成功案例。South Bronx小學四年級的學生在接受成長型思維模式的教育和訓練後,在短短1年的時間內,數學測試成績就從墊底迅速上升到紐約州第1名。

我們到底怎麼培養孩子的成長思維?Dweck教授說,不困難,一些很小的干預,就能產生塑造成長型思維模式的作用。

比如,更加明智地表揚孩子。不要表揚孩子的智力或能力,不要給孩子貼標籤。不要用類似“這幅畫太棒了,你就是我們的畢加索!”、“寶貝,你太聰明了!”這樣模糊從語句表揚孩子。這樣做並不會增加孩子的自信心,讓他們學的更好,反而會使孩子認為自己被重視、被表揚僅僅是因為智商。最終的結果是,他們會拒絕接受挑戰和承擔風險,擔心搞砸了,自己看起來“不聰明”、“很蠢”,長此以往,他們慢慢失去了對學習的積極性。

對孩子的表揚一定要具體明確,要表揚過程而不是結果,比如他的努力、專註、堅持、創意、策略等等。

對孩子的表揚一定要具體明確(來源:PxHere)

比如,教會孩子運用“yet”。Dweck教授在芝加哥一所高中發現,在那裡考試不及格的孩子得到的分數不是一個代表失敗的界定詞(比如不合格、F),而是“not yet”(尚未達到)。這兩者的意味完全不同。

如果孩子得到是“不合格”的評定,他可能認為自己已被判斷為失敗者,沒有進步的空間、學習的大門被關上了。而“not yet”則意味,他還在在學習的軌道上,只是還沒有到達終點而已。

所以,如果孩子說“這個我做不了”,請教會他在句尾加上yet,意味着:他只是現在還做不了,但下次會做的更好。

運用yet這個詞,我們能幫助孩子塑造這樣的思維模式,即:當前的挫折和失敗只是學習曲線中會經歷的正常過程而已,積極和努力會讓他下次做的更好。

教育的關鍵要讓孩子相信,他擁有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力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心理壹點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