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袁立手撕節目組 演員終究係被操控的

袁立在微博上手撕了《演員的誕生》節目組。

節目中,主辦方會選擇啲非一線明星和演員參加兩人一組的演技比拼。

通過演繹一段經典影視段落或小品,由300個觀眾和三個導師(宋丹丹、章子怡、劉燁)評選出勝者。

這樣看似一個公平、公正、公開的評選制度,袁立卻在微博上講自己“演”了被淘汰。

12月9日,她發怒斥責節目組:“發送鍵被取消,不讓自己講嘢了。一個節目而已,至於這樣?一連串的謊話。”

接着,她又連發多條微博,並爆料了比賽前與節目組某導演的微信對話截圖。

其中顯示,節目組因認為袁立係“節目中的大咖”,承諾保證讓她能“進入第二輪”,並表示願意簽訂二輪的合同。

其實,綜藝真人秀有劇本已經係公開的秘密。

不過接下來,袁立除了指責節目組欺瞞她、不簽合同、不給勞務費之外,最憤怒的點並唔係這樣的“潛規則”,而係節目的後期剪輯。

因為節目播出後,袁立幾乎被剪輯硬生生地剪成了“神經病”。

在那期節目里,袁立和張彤共同演繹宋丹丹的經典小品《超生游擊隊》。

在表演小品的過程中,相比較為保守的張彤,袁立可謂十分賣力。

除了扮丑不講,她還生吃大蔥,面部表情誇張,講着方言挺着大肚子,一副農村悍婦的形象被她演繹得十分傳神。

邊個能把舞台上這樣的她和她曾飾演過的嗰個溫婉大方的杜小月聯繫在一起呢?

表演結束後,從觀眾投票數目上可以看出,袁立的演技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但係,在接下來的環節上,電視節目中所反映的袁立形象,卻活脫脫像個胡言亂語的神經病。

在節目中,袁立的話語不着邊際,沒有情商,語無倫次。

張國立作為她的老搭檔,問她《鐵齒銅牙紀曉嵐》應該係三部吧?袁立回答:記不清了,失憶了,全忘了。

接下來她又火藥味十足地懟了導師章子怡。

在章子怡問起她大概多久沒演戲時,袁立回答講:“邊個知道呢,不知道幾年,我係活在公益的舞台上的。”

在這個過程中,袁立的表情和動作都極為不符合邏輯。

一會兒蹲下來,一會兒背過身去,一會兒又剪刀手,一會兒又捏着嗓子講嘢。

還和張國立撒嬌:我被你弄傷心了!

幾位導師震驚和不耐煩的表情,全都寫在了臉上。

節目播出後,電視機前的觀眾一片嘩然,覺得袁立“瘋了”。在舞台上不尊重他人,瘋瘋癲癲,像個神經病。

但係,袁立卻在微博上講:“這一切看似自己被‘下降頭’的表現,都係來自於過分的後期剪輯。”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袁立也表明了節目組追求的某種戲劇效果,係“剪輯”的勝利。

她的很多動作和話語被剪進了不同的環節,導師的反應也並唔係當時真實的反應。

袁立的生氣,集中在了節目組欺瞞她、不簽合同、不給勞務費、被後輩演員疑似挑釁,和後期亂七八糟的剪輯上。

所有的荒唐事集合起來,她作為資深女演員的專業水平被質疑,一直以來的藝術形象也被完全醜化了。

觀眾也貼出了神剪輯的實錘:

去過現場的觀眾也在微博發聲表示為咩會有神剪輯,係因為袁立得罪了導演組。

這場“手撕節目組”的戲碼還沒有完結,這類的案例受害者,也不只袁立一個。

藝人和觀眾都被牽着鼻子走

自從《演員的誕生》開播以來,就成為了《戲精的誕生》。

真正應該被關注的“演員飆戲”環節,卻被各種莫名其妙的“亮點”搶鏡。

從第一期起,鄭爽在和任嘉倫的即興演出里就兩次笑場。

作為導師,章子怡和劉燁假裝為了兩人的表現吵架,直接來了場“戲中戲”。章子怡甚至還直接把劉燁的鞋子給丟了。一時間,#章子怡扔鞋#成了熱議話題。

在現場氣氛突然緊張時,兩人突然畫風一變,講剛才係即興來了一段“殿堂級的吵架示範”。

這樣的套路,不知道章子怡和劉燁在演起來時內心所想的係咩。

但就這一波輿論熱點還沒過去,大家又把關注點放在了劉芸和黃璐上。

劉芸和黃璐同台飆戲,兩人合作了《親愛的》的段落。黃璐犧牲了自己的形象,出演農婦,戲劇張力十足,情緒表現得當。

相比較而言,劉芸的入戲就相對錶面化,後來更有評委直接講“劉芸被黃璐打的完全不知所措”。

後來,劉芸講黃璐漏了一大段詞沒講,導致現場評審對劉芸的表演不滿意。沒有想到,劉芸在現場委屈得哭了起來。

至始至終,黃璐都沒有講嘢,在一旁尷尬地看着劉芸抓狂。但結果卻出乎所有人預料:劉芸贏得了比賽。

三位導師全部將導師票投給劉芸,直接令黃璐首輪出局。然而,這個結果顯然令眾多網友不滿:難道會哭鬧就能心想事成嗎?

可以看出,這款節目已經不把重點放在了同台飆戲這樣的核心上,而係在醞釀衝突、創造輿論熱點噱頭上更加嫻熟。

辛芷蕾和舒暢那一期,兩個人演技不相上下,辛芷蕾在被淘汰後的採訪視頻中,滿嘴的不屑和不服氣,給人感覺和在舞台上完全唔係一個畫風。

引得很多網友在評論里講:“沒想到辛係這樣輸不起的人!人品太差。”

其實這也係被嚴重剪輯過的視頻,辛芷蕾明明講輸給舒暢不冤。

然而節目組為了製造話題,把視頻硬生生地掐掉了一半,讓辛芷蕾背鍋落下一個“沒風度”的名聲。

為了追求“尬演”,更多荒唐的戲碼被搬上舞台。

其中車曉和周雲鵬的組合絕對係最尬的一組。車曉係舞台劇演員,而周雲鵬係二人轉演員。兩個人的定位差得唔係一點遠,卻要被硬生生拉來PK。

他們所要演的係《我的前半生》,劇本被改得面目全非不講,全程口齒不清的周雲鵬,畫風也有點彆扭。

兩個人PK結束後,評委的點評基本上都傾向於車曉。

而且評論的語氣並不客氣。於正講:“看這個表演有點瞎了”,直指講不清楚台詞的周雲鵬。

而另一位評委的語言更有爭議:“周雲鵬係一個很專業的二人轉演員,其實你讓我深刻的領會到,二人轉係真嘅太可怕了,車曉被你帶得雲里霧裡的。我覺得中國絕大多數的二人轉演員,其實係沒有演技含量的。”

為了挽救這樣的場面,宋丹丹直接出面,拿出了催淚大法,深情尬誇了周雲鵬。

大家可能忘了為咩《中國好聲音》第一季那麼火,劉歡卻堅決要退出了吧。

劉歡後來在採訪時都講過,浙江電視台這個節目把他剪輯的像個“神經病”一樣,一分鐘前還係哈哈大笑,一分鐘不到就淚眼婆娑。

劉歡身邊的熟人都開始擔心他的精神狀況了,他實在係受不了了。

演員終究係被操控的

有人講,《演員的誕生》可以用四個字概括:全係情緒。

為了贏得觀眾,獲得更多的關注度,節目組比起真正的飆戲環節,更願意花費力氣在情節中,安排各種矛盾衝突。

節目組一邊放大演員和評委的情緒,一邊控制觀眾的情緒。從演員選擇,劇本選擇,後期剪輯和台本安排,都把“炫情緒”作為了節目的第一宗旨。

會演戲的演員唔係好演員,會鬧情緒的演員才係。

甚至,沒有一個人對節目里的有時過於荒唐的劇本提出質疑——即使某些劇本並不合理,還有些好笑。

在鄭昊和歐陽娜娜的PK中,兩人演繹的片段係《我的父親》。

鄭昊飾演一個因思念招娣過度而有些老年痴呆的父親。

拿到劇本後,鄭昊表現出了對劇本的排斥。自己多年前的經典之作被改編得面目全非,僅僅係為了博眼球。鄭昊並沒有要求換劇本,決定動手修改的他,想把不合理的劇本變得合理,講“演員的功能就係讓劇情合理化”。

結果節目演出後,章子怡直接講“兩個人都演得很差”,因為她看不懂劇情。

她甚至還問鄭昊演的角色係得了病嗎?歐陽娜娜的解釋被章子怡打斷,她講:“表演係不能解釋的,這段劇本沒有處理好,兩個人也沒有把握住角色的靈魂。”

其他評委對鄭昊的批評更加嚴厲,歡瑞世紀的副總裁更係直言“鄭昊係個戲霸”——鄭昊的演技高了歐陽娜娜太多,全程壓着後者。

最後,喊着“加油,鹿小葵”的歐陽娜娜成功晉級,而主演過柏林銀熊獎最佳影片的鄭昊被淘汰。

不僅僅“全係情緒”,《演員的誕生》更係資本的操控。

其實,一開始這款節目的收視率並不高,卻迅速在微博上打開了話題,吸引了眾多眼球。

讓新老演員同台飆戲,讓觀眾們切身體會到演戲的酸甜苦辣,這本係一個好選題。

卻被節目組的各種噱頭和黑幕弄得面目全非。

在節目中,演員們一再提到演員“戲大過天”,但其實卻係“噱頭大過天”。

圍繞導師演員互懟的對撕,遠遠蓋過了對於演員演技優劣的探討。即使有對於演技的討論,也都係讓人跌破眼鏡的“極其差勁”型。

在戲劇衝突性與真實公正性權衡面前,節目組選擇了前者。而正係因為,這樣的節目更有“爆點”,更符合導演組的“預期”,卻完全棄觀眾的想法於不顧。

有在《演員的誕生》錄製現場的觀眾爆料,現場觀眾根本沒有投票權,投票全都係假的。

這樣的綜藝節目黑幕,已經係行業內人盡皆知的秘密。甚至很多時候,這些黑幕環節純粹係為了“衝突”而生。

在綜藝節目《明日之子》中,赫茲係一個虛擬的二次元選手,但在節目中的人氣高於真人選手。

唔去深究這樣的文化現象,卻能看出,很多人都對赫茲晉級的“黑幕”表示不滿,甚至有評委在直播中當眾要求暫停,表示為了公平起見不願配合。

陳奕迅也在某香港節目曝出了《中國新歌聲》的內幕,作為四大導師之一的他,講嘢很有分量,爆料起來也非常直接。

他講:“我聽出那聲音來自同一個人,但我不知道其他三位導師有沒有聽出來,劉歡這次有按轉身,我就跟第一次聽係同樣的感覺,然後導演透過耳機讓我跟那英按一下、按一下。”

在此類的競賽型綜藝中,衝突和矛盾,晉級和淘汰,幾乎全都係導演組一手操作。

甚至這樣的黑幕導致的“嘉賓憤然離席”,也成為節目組的大熱噱頭之一。

比如伊能靜在錄製《中國達人秀》時曾憤而離席,金星在錄製《舞林爭霸》時因與另一導師產生口角轉身離去,何炅在錄製《超次元偶像》時情緒失控怒斥選手。

各種各樣的激烈衝突,都係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既增加了節目看點,又強化了傳播價值,還能成為娛樂話題,引起更多的關注和收視率。

綜藝節目的造假成分,不僅係製造衝突,也有“虛情假意”。

在跑男第八期里,明明隊成員們都知道baby回歸這一消息,並提前準備了禮物,卻還要為了配合節目播出效果,誇張地裝作不知情的樣子,前後矛盾太明顯,也係新的尬演。

備受詬病的《我係歌手》就更不用講了。台下觀眾的眼淚講來就來,甚至歌手還沒開始唱,就已經淚流滿面。

這樣的秒哭速度,絕對比拼得上專業演員。

有媒體爆料指出,這些人很多都係“職業觀眾”,他們錄製一天的酬勞與出鏡率成正比。節目中出鏡率越高,表現得越好,酬勞就越高。

比如,職業觀眾錄製一檔節目,如果沒咩鏡頭,可能只能拿到100元左右。如果演繹得比較“動情”,可能會拿到300—400元。如果格外煽動人心,可能會拿到700—800元。

別再被綜藝侮辱智商了

其實,“黑幕”和“遊戲規則”,係做一檔綜藝節目的正常流程。

畢竟,在做直播節目時,有太多不可控的環節。很多節目組為了達到預期的播出效果,會預算出哪種情況能成為最佳熱度,進而進行間接或者直接的推動。

參加真人秀《我去上學啦》的演員孫藝洲曾經發表長微博,指出了真人秀的劇本問題。

他講:“‘真人秀’係由‘真人’與‘秀’組成,在‘真人’部分沒人可以控制你的一言一行,參與者的性格也會暴露無遺。所謂‘秀’係指看點、笑點、哭點,必須有這部分存在才構成真人秀。”

應該沒人願意看平淡似水僅僅記錄生活的紀錄片吧?

所以真人秀就像參與一場會議,聊咩大概知道,邊個會講咩,卻不清楚,會議過程係碰撞的,結局由集體得出。

所以結論:真人秀無劇本,有大綱。

這樣的評論十分客觀,但係,如果背棄了最基本的原則和大方向,最後只靠着黑幕操控整個節目。

那麼這一場好戲,完全在愚弄戲耍觀眾,欺騙了每一個用心期待節目的觀眾的感情。

2017年8月,有細心的網友在看完《愛情保衛戰》和《非誠勿擾》這兩檔火熱的綜藝節目後發現,之前在《保衛戰》節目中出現的一位“奇葩男子”,時隔一個月就出現在《非誠勿擾》的舞台。

這還不算,他搖身一變,成了所有女孩心目中的大暖男。

從一個經常換工作、花女朋友的錢、縱容自己兄弟占自己女朋友便宜的劣跡斑斑的男人,變成一個女嘉賓盛讚的“暖男”,也只需要節目的包裝而已。

一會兒講自己係初戀,一會兒又在另一個節目中講有三段感情,甚至還牽手成功。

這讓觀眾不得不開始懷疑自己係否被騙,這其中係否有黑幕。

被網友揭發後,《愛情保衛戰》悄悄把那一期關於該男嘉賓的視頻刪除,這樣一舉動更加落實了節目組早已經規定好的“劇本”。

這樣的“劇本”屢見不鮮。在《女神的新衣》中,葉璇在節目後坦言,有些服裝自己完全沒有參與制作,卻被鏡頭記錄成了“自己同設計師一同做好的”。

《爸爸去哪兒2》中,楊陽洋曾講出“如果我有一百萬就給多多買裙子”這樣有愛的金句,吸粉無數。

後來在《魯豫有約》中,童言無忌的楊陽洋自曝那句話係“導演告訴我的”。

這樣的黑幕和演戲,一次次侮辱着觀眾的智商。

不明真相的觀眾,一次次為了心愛的節目貢獻着收視率和話題熱度,卻又讓節目組在流量下更加不尊重觀眾。

目前越來越肆無忌憚、變本加厲的“黑幕”,成為了稀鬆平常的潛規則。

甚至現在提到時,大家都會付之一笑:哪有真人秀不作假的?

有合理的節目規劃可以,但唔好將這樣的作假,當作侮辱觀眾智商的工具。

觀眾沒你想的那麼傻,少點套路,多點真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網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