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周恩來為咩大哭?兔死狐悲!

周對毛忠心耿耿,尤其在涉及毛的權威上,絕對低調。(網絡圖片)

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紀登奎生前在回憶錄里寫了“周恩來大哭”的一幕。這些年裡,不斷有人在回答“周恩來為咩大哭”。紀登奎88年死了,廿年後周恩來侄女周秉德出書,借紀登奎的嘴給出了他伯伯大哭的原因:作為一個國家總理,他怎麼不為“文革”以來黨的一次次錯誤決策痛心!怎麼再講以打倒劉少奇大樹特樹林彪為主要成就的“文化大革命”“就係好”?他又怎麼向全國黨、政、軍、民解釋和交代這一切?

這個謎底,不會有咩人相信,杜撰出的歷史一聽就係假的。謊言太大了,確實不好自圓其講。周秉德高調出書,給周恩來塗脂抹粉,顯然係中共在利用周秉德的嘴來“破解”紀登奎曝出的謎團。中共如此花費心思,可見“周恩來大哭”的真實原因係個禁區,不能深究,必須捂蓋。周秉德假大空的解釋沒能定下調子,當然封不住民眾的口。

想弄清周恩來為咩哭的原因,需要對周恩來這個人的歷史有一個全面的了解認識。還原周恩來的真實面貌,才能揾到他大哭的真實原因。要看清周恩來似乎得花點功夫,因為他的偽裝太多太厚,像剝洋蔥,需要一層層地剝去外皮,才能看見裏面的心。到底係“人民的好總理”,還係人民的大罪人?搞清之後再推測周為咩哭就不難了,也會貼近真實。

周恩來為咩如此反常,竟然失態得大哭?究其原因,首先與周當時的處境有關。林彪係副統帥,二把手,周恩來親手幫助毛把林除掉了。林死後,儘管毛講係集體領導,實際上周由原來的第三位成為二把手。周好驚當二把手,因為毛身邊的二把手都沒好下場。劉少奇當初係二把手,被害死了。延安時,王明因為蘇聯共產國際在背後撐腰,再加上他能言善辯,曾一度威脅毛一把手地位。毛想扳倒王明有點棘手,就收買醫生下毒害王明,沒害死,把他趕跑了。現在林彪死了,擋箭牌沒了,他成了下一個活靶子。周深感自危。

有人描寫過中央新聞記錄片里的一個鏡頭:文革中的天安門城樓上,毛穿軍裝挺着肚子走在最前頭,瘦骨伶仃的林彪緊隨其後。毛的步伐慢而緩,林的步子急而促,眼看林彪就要和毛齊頭並進了。這時候周恩來用手使勁扯住林彪軍裝的後擺,把林的軍裝後襟都扯直了,林幾乎係一個踉蹌。待毛走出了一步,周才鬆手。

林彪知趣,沒回頭,一直保持着這一步之遙。注意到這個細節的人講:周護着林彪的原因係怕林彪“犯錯誤”被毛整落去,自己和毛之間的隔火牆消失了。

毛相信劉少奇、林彪都沒有野心,就係因為不聽話,敢頂撞他。但對俯首稱臣的周倒一直不放心。原因在於,周八面玲瓏,到處充好人,善於收買人心,反襯托出毛的專橫霸道不得人心。毛雖然嘴上講:“總理這棵大樹不能倒”,但心裏不爽。周在中共黨內“樹大根深”係毛的一塊心病,毛尤其不愛聽有人誇周。毛不容許黨內任何人的威望高過自己,哪怕一時一事都不能容忍。毛時常在下屬里散布“周總理這個人不老實”之類的閑話。“周恩來係最大的儒”就係借江青的嘴滿處嚷出去的。林彪死後,毛的最大心病就係權力不能落在周的手裡,儘管江青、毛遠新都不成氣。周死後,毛放鞭炮慶賀,證明了毛的這種心態,終於發泄了他多年來對周的惡氣。

毛在黨內係太上皇,個人獨裁,邊個反對他,就整死邊個。有人把周恩來對付毛的策略,叫“順守”,順着毛的邪勁行事,以守住自己的性命和地位為原則。有人還這樣比喻周和毛的關係,毛讓周去干三件壞事,周只做兩件,剩下的一件他推給別人做,或者消極怠工不做。為咩?完全按毛的旨意行事,會把黨內外的人都得罪光了,他周恩來也像毛一樣不得人心的話,再講嘢沒人聽,他這個總理沒法當落去。

周對毛處處顯得忠心耿耿,尤其在涉及毛的權威上,絕對低調。他在各種場合高喊毛萬歲,指揮唱“大海航行靠舵手”,胸前佩戴毛的“為人民服務”胸章。有黨內資深人士講,周係沒有原則的一條老狐貍,不然他活不到和毛同年死。據講,文革前,毛就想整掉周,因沒得到劉少奇和鄧小平的同意而暫且罷手。結果,劉少奇和鄧小平先被毛整治了。

周為咩一直沒被毛整治成?有國內學者做了個形容。毛講:“周恩來,你係個王八蛋!”周會講:“偉大領袖毛主席,我係個王八蛋。今後我要努力學習毛澤東思想,把自己從一個王八蛋改造成一個毛主席的好學生。”毛又講:“周恩來,你係個混賬王八蛋!”周會講:“敬愛的偉大領袖毛主席,我確實係混賬王八蛋。今後……”這大概係周“順守”策略的寫照。

周恩來比起中共其他領導人,係做檢討最多的人。只要一有路線鬥爭,周馬上主動檢討自己歷史上背離毛路線而犯過的左右傾錯誤。對周有過研究的人講,周不敬佩毛,更不忠於毛,他懼怕毛。他投機怯懦,其實很沒有人格,係個外憨內詐的小人。劉少奇對大躍進和毛有爭執,林彪不滿意自己被架空,逼他讓權給張春橋,還講個不字。周無論心裏怎麼想的,最後都選擇站在毛路線一邊。他在毛面前“宰相位奴才相”。他獻媚,毛疑心他在裝蒜,心懷叵測。周知道毛不信任他,康生才係心腹。他發現毛背着他派特務,搞自己的資訊管道,包括國務院各部委都有毛的眼線在監視他這個總理。

周死前不留遺囑,死後不留骨灰。他怕自己死後,有人對他鞭屍揚灰,這其中就包括毛。

9・13係林彪的悲劇,下一個係邊個的悲劇?周知道毛會製造悲劇繼續演落去。他預感到下一個悲劇的主角就係他周某人自己。所以,當紀登奎問周恩來:“林彪的事唔係處理完了嗎?”周講:“你們不明白,事情不那麼簡單,還沒有完……”

周恩來失聲痛哭,不正係在恐懼和悲哀中哀嚎自己的命運嗎?這係兔死狐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