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哈耶普"錄取了什麼人?美國教授做了項FBI式調查

如今,對哈佛、耶魯或普林斯頓等頂尖名校的深造申請已成白熱化競爭態勢。從每年的錄取率到不同族裔的選擇,這些頂尖名校選擇學生的傾向性一直被各界人士熱烈地討論。到底什麼樣的學生更容易被幸運照拂?美國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的名譽教授Rebecca Zwick通過長期的調查研究,分析了美國大學招生制度的利弊得失,並提出人們呼聲頗高的改革措施並不見得有益於改革目標。

想要申請海外大學?或者有親戚朋友的孩子正在考慮?歡迎來到傷腦筋不償命的申請季。

什麼?你說你申請完了?等待那一封封決定命運的錄取通知書的日子也絕對不好過。只要收到一封拒信,你就會開始懷疑整個錄取過程的公平性。

因此,隨着出國留學大軍的日益壯大,一個最能挑動人們敏感脆弱神經的問題莫過於:每年,到底是哪些學生被美國頂尖名校錄取了?以及怎樣的學生才應該被幸運女神眷顧呢?

知名學者、教育家、權威人士紛紛寫書撰文,各抒己見。一時間,輿論場群情激蕩。甚至有人還看熱鬧不嫌事大地把這個問題“捅”到了最高法院。就在近日,哈佛大學還因錄取制度歧視亞裔,遭美國司法部調查。

儘管各方眾說紛紜,但有一點恐怕是所有人都一致同意的,那就是:美國大學招生制度並不公平。但一說到,怎樣的制度才是真正公平的,大家似乎又眾口難調了。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人勇敢地站出來,幹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美國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的名譽教授Rebecca Zwick認真地審視了競爭白熱化的美國大學申請,從高中開始跟蹤13,000位申請了美國頂尖大學學生直到他們大學畢業以後的發展。研究的內容包括這些學生的標化考試成績,高中和大學期間的學業成績,人口學特徵,以及他們申請和被錄取的大學。

基於這強大的數據,Rebecca分析了不同招生體系的目標和錄取標準的公平性——從高中的學習成績到標準化考試的分數,從種族到社會經濟地位,以及學生的學術抱負。要知道,每所大學的學生構成和教學成果都不盡相同,這也是由其達到目標的路徑所決定的。

在教育研究領域有數十年經驗的Rebecca將其研究成果寫成了一本書《Who Gets In? Strategies for Fair and Effective College Admissions》,主要展現了美國目前的招生制度的合理性和瑕疵,而其中比較有意思的是,她指出有些人們大肆宣揚的不走尋常路的招生選拔方式可能反而會給學生幫倒忙。

Rebecca認為,我們永遠也做不到真正客觀地評價大學招生制度,因為對怎樣的學生有權進入好大學這件事,從來都沒有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標準。

有些大學會招收全面發展的學生,而另一些則更關注某個特定的學術特長。真正重要的是,一所學校的招生制度反映出其獨特的教育哲學。如果他們對來自某些社會經濟地位和種族的學生有特別的偏好,這也是大學的自由。但或許他們可以讓評價體系更透明一些,這也算堵上了人們抱怨不公平的悠悠之口。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大學教授,Rebecca本人還有另一個身份,她還為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也就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那個負責SAT、托福考試的ETS,工作了多年。因此便利,在書中她也着重分析了SAT和ACT成績在美國大學招生過程中的真實地位,試圖破除人們一直以來對標化考試的迷思。

有人預測Rebecca的這本新書將會很快成為探討美國大學招生制度公平性的第一手材料,並且在未來很多年裡,都會是眾人依賴的黃金法則。

就像Rebecca在書中寫的那樣,上大學這件事太重要了。無論是對一個人的就業前景、職業滿意度、薪資也好,還是對一個人一生的健康幸福,或是公民事務的參與度來說,上大學都是最基本的門檻。所以當我們探討大學招生的時候,我們真的應該“謹小慎微”,慎言篤行。

一些你可能完全沒想到的意外發現

在你吐槽現在的美國大學招生制度之前,不妨先來看看這些只有數據才能告訴你的意外發現:

問:在美國,上大學有多難?

答:事實上,在美國上大學非常容易。我們有超過一千所社區大學,而且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是來者不拒的。而四年制的大學裏,有超過一半的錄取率都高於75%。

問:進哈佛和斯坦福,有多難?

答:2016年,哈佛的錄取率創了新低,跌回了5.2%,雖然還是比斯坦福的4.7%高了那麼一丁點。

問:除了大學招生官,還有誰參與了最終錄取誰的選擇?

答:在學生決定申請哪所學校之前,一些重要的選擇就已經產生了。而其中一項就是“自選”。

簡單解釋一下就是,一些大學有其獨一無二的特色,使只有符合其特色要求的學生會主動選擇。舉個例子就像吸鐵石的北極只能吸引南極一樣,這些學校其實是用自己的獨特之處,提前讓只想追求好大學的普通學生“望而生畏”,把自己真正想要的學生抓到一個“大水池”里。而這個水池裡的申請者都是帶有某種特殊屬性的學生。

比如,芝加哥大學就對那些極其聰明甚至有點書獃子感覺的學生頗有吸引力,而且他們可能也不在意芝加哥的冬天(有多糟糕?)。

又比如那些對科學有極高興趣的天才型書獃子,就可能一下子就愛上加州理工大學,而且他們完全不在意那是一所小學校,且男女比例是7:3。

還有很多例子,總之學校的特色本身會讓很多“閑雜人等”不會成為錄取的干擾因素。

問:大學招生官最看重什麼因素?

答:自從1933年以來,學生在大學先修課程中的學術表現就一直被視為最重要的考慮因素。而近些年,階層因素的重要性卻在逐年下降。

問:當談及大學錄取的多樣性問題時,SAT考試是不是總是“臭名遠揚”?

答:的確,SAT考試一直被詬病,對那些來自貧困家庭或是被污名化的種族的學生是不公平的。但在20世紀初,SAT考試的確給那些不符合常春藤大學要求的申請者以機會。

問:美國大學是男生多還是女生多?

答:2014年,57%的美國本科生是女性。

問:在現有SAT考試之前,大學錄取採用什麼考試形式?

答:美國第一場SAT考試在1926年舉行,有8000名左右的學生參與。考試要求學生在97分鐘里,完成315道題目。它替代了此前為期一周的論文考試持久戰。

問:機構的SAT老師到底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答:針對老SAT考試,平均每個SAT老師幫助學生在語法部分提升了6-9分,在數學部分提升了14-18分。但大家都知道,學生付錢給機構不僅僅是尋求標化考試成績的提升,整個申請過程,機構都參與了。

問:有家庭成員曾經上過你要申請的大學,這一因素到底有多重要?

答:在美國最頂尖的大學,有這種“家族歷史”的學生的錄取率,是普通申請者的大約2-4倍。

問:大學是不是真的更偏愛那些家裡能提供大額捐款的申請者?

答:那些家裡有人能給學校“一擲千金”的申請者被稱為“Developmentadmits”。他們在大學招生中的福利,相當於在SAT考試中加了300-400分。

問:如果一個現役運動員,一個默默無聞的少數群體,以及一個有“家族歷史”的申請者,還有一個什麼特色都沒有的普通人,他們四人有同樣的SAT分數,誰最有可能被最終錄取?

答:一份1995年的對精英大學的研究表明,最有可能被錄取的是那個運動員,而最不可能被錄取的是最後一個。

問:難道對現役運動員的偏愛不能夠提升大學招生的多元化嗎?

答:和人們的刻板印象恰恰相反,現役運動員比其他人更不可能來自於少數群體或是低收入家庭。因為參與諸如賽艇、帆船、曲棍球、擊劍等“富人運動”的申請者,比那些參與橄欖球和籃球的申請者更有優勢。

魔鏡魔鏡告訴我,到底誰才是名校最愛的人?

如果你隨便抓個人問他們,誰應該被頂尖大學錄取?他們一定會說,那不是很顯然么,履歷最漂亮的學生唄。

從這個角度講,被好大學錄取是對過往表現的獎勵。但這個結論似乎並不令人滿意,因為衡量表現好壞的標準是非常模糊的。是學習成績嗎?還是SAT或ACT的成績?或者是推薦信?要麼是堅毅品質的外在表現?

在Rebecca的新書里,獎勵過往表現是大學招生5個主要目標中的一個。除此之外,大學們還想找到最有天賦的學生,即使用傳統的標準來看,他們的表現並不是最突出的,但等他們上了大學,可以慢慢培養。

當然,大學還可能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目標,那就是讓儘可能廣泛的人群受益,增加社會流動性。更宏觀的層面,大學的招生制度還希望能夠最大化對社會的貢獻。又或者它們只是想達成自己的需求。Rebecca在書中寫道,“舉個例子,某所學校可能需要更多學生加入曲棍球隊或是學校的交響樂團急需雙簧管演奏者”,那麼符合要求的申請者就會比其他人獲得優先考慮了。

另外一個大家都會問、但答案不明的問題是:我們如何知道大學招生制度是真正公平且有效的呢?

我們應不應該跟蹤一下學生們在大學裏的情況——比如他們的GPA和畢業率?

或者我們跟蹤得再久一點,看看他們在職場上表現如何,以及他們有沒有成為一個良好公民?

還有,難道盡全力多樣化地錄取學生,包括那些默默無聞的少數群體以及來自低收入和社會底層家庭的孩子,就算真正公平了嗎?

關於錄取多樣性的問題可能是在大學招生中最具爭議的話題了。即使是那些承認多樣性很重要的大學,對於如何達到這個目標也有分歧。

有些人認為SAT分數衡量的無非是申請者父母的財富,所以應該被剔除出招生的標準。還有些人提出,按百分比來分配學生比較合理,比如每個高中前百分之十的學生自動被某所州立大學錄取,只要他們讀完了必修的課程。

這些年,還有種反覆被提出的解決方案就是抽籤。設一個最基本的門檻——比如SAT或ACT分數線——然後隨機抽籤決定誰被錄取。

還有聲音說,除了成績和標化以外的那些品質也很重要。舉個例子,申請者有沒有展現出克服逆境的能力?他們是全面發展的嗎?他們對自己的社區貢獻大嗎?

那麼,到底最公平的錄取方法是什麼?Rebecca提出,有些看似“顯而易見”的答案未必是正確的,在盲目隨大流之前要考慮清楚所有的可能性。既然大家對現在的大學招生制度如此不滿,我們不妨來看看三種呼聲最強烈的替代方案。

所謂最公平的招生制度,真的存在嗎?

1、更多關注申請者的個人特質和經歷,弱化他們的成績和標化。

在過往的調查里,已經有各種證據表明,來自不通社會階層和種族的學生在高中成績和標化考試中的表現大不相同。主要的原因是受到教育機會和經歷的差別。亞裔和白人申請者,尤其是來自富人家庭的孩子,成績優異的可能性更高。因此人們總覺得拿成績論英雄不靠譜。那麼,觀察申請者的個性特點和經歷會有什麼不同嗎?

答案可能並不樂觀。讓學生寫小論文和PS只會讓特權階層更具優勢。社會學家Mitchell Stevens曾經發表過一番經典的言論:這些(來自富人階層)的孩子,肚子里裝滿了可以用來寫出打動招生官的故事的原材料。而相反,那些來自社會底層的學生,肚子里的貨就少多了,而且他們也不知道如何更好地表達自己。

事實上,一個英國的研究表明,大學申請中的PS恰恰反映了其作者的社會階層信息。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只會寫出平日里看看電視、趕趕時髦、在本地的酒吧里打工的無聊故事。而富人家的孩子則有更“華麗”的經歷可以寫,比如在美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裏實習的經歷。

這不禁讓我聯想到去年哈佛大學發佈的劃時代研究報告《力挽狂瀾》,其中寫道,要重新定義成績,給參與社會服務以更多關注。但基於Rebecca此次的研究,那些來自精英家庭的孩子是否比普通人更有能力表達出參與社會活動的“思想、激情和行動”,這種所謂“深刻的”個人陳述,難道不會是新的階層門檻嗎?

2、招運動員可以幫助低收入家庭和有色人種的孩子。

大家普遍都認為,大學對運動員的偏愛能夠使有才華,但在經濟上處於劣勢的學生得到優勢。但Rebecca的研究揭示了,恰恰相反,這些運動員來自底層的可能性反而更低。為什麼?因為,上流社會的體育運動比如騎馬、水球和帆船比橄欖球和籃球受歡迎多了。而玩這些運動的絕大多數是高富帥、白富美。

那麼大學們對這些運動員到底有多偏愛呢?如果折算成SAT加分的話,運動員可以獲得200分的加分,甚至比有“家族入學背景”的學生都多。

前普林斯頓校長William Bowen和他的夥伴研究發現,在其他條件都一樣的前提下,運動員的錄取率比其他申請者高了整整30%。然而,他們上了大學以後,表現卻是低於平均值的。

所以William總結道,大學對運動員的偏愛不但不能提升高等教育的公平性,而且還有可能會給大學的教學成果拖後腿。

3、抽籤真的是宇宙無敵最公平的方法嗎?

在眾說紛紜之時,神奇的事發生了。人們對用抽籤來決定大學錄取誰的方案驚人地意見統一。一直以來,抽籤都被視為減少不良競爭和增加種族和社會經濟多樣性的不二法門。

但有意思的是,大多數人並不知道,其實美國大學曾經嘗試過這種招生方法。1970年,伊利諾伊大學人文科學學院在招生部分新生時就是用了抽籤的辦法,此事還上了紐約時報的頭條。當時,有超過800名申請者被拒,包括一些伊利諾伊州最優秀的學生。民怨載道迫使校長不得不推翻了之前的結果,錄取了所有被拒的學生。

為了避免這種荒唐的結果,有些“抽籤派”提出要設置一個基本的門檻——比如SAT成績不低於1000分。但計算機模擬的結果顯示,基於這種門檻的抽籤對於增加學生群體的多樣性,成效細微。而且模擬還預測,被錄取的學生在大學中的表現也是差強人意的。

然而,大眾對“抽籤法”的支持卻是驚人的高,1999年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在2100名美國成人中,83%都贊成這種錄取辦法。為什麼會這樣?研究者表示,抽籤之所以被認為是公平的,原因是它沒有對候選人進行區別對待的基礎。

但人們似乎忽略了這樣一個矛盾的前提:如果想要使大學申請者不會被區別對待,必須設置一個高門檻,但這同時也會削弱增加受教育機會的目標。而低門檻的抽籤卻會導致某些被錄取的學生資質比被拒的學生還要差。這顯然是不公平的。

好大學一席難求,所以繼續尋找更好、更公平的錄取方法固然重要,但挑戰真的不小。因為,我們不得不承認:申請者的資質本身就反映了社會的不平等。那些從小含着金湯匙長大的孩子,必然比那些受教育不夠的孩子,為大學申請做好了更充足的準備。

理想的情況是,每一所大學既能達成自己的招生需求,又能不助長社會不公。但這個問題絕對不容易解決。所以任何一種簡單粗暴的解決方案,我們都應以批判地眼光看待。

而更重要的是,人們對頂尖大學招生過程的不滿,最主要的原因來自於,這些大學從不明確地告訴大家他們究竟要什麼。就好比,他們說要多樣化,但他們也從來沒說清楚到什麼程度。

儘管,大多數的精英大學不太會開誠布公地說,他們到底看重什麼因素,通常他們的借口都是,招生是從整體考慮,沒有固定的套路云云。但就像Rebecca說的,不管到哪一天,人們總是樂於見到,大學招生能夠更透明一些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騰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