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瘋傳!一位92年女生致周鴻禕:別再盯着我們看了

周鴻禕叔叔,你好呀!

我是一個92年的內容創業者,我們本身並沒有什麼交集:你是參加烏鎮互聯網大會,哪裡飯好吃就去哪個飯局的大佬,回歸A股直衝首富的‌‌“紅衣教主‌‌”,是我一直以來學習的榜樣。你是1970年出生的,比我媽媽大一歲,但是你卻把360做成了中國最大的網絡安全企業,用戶規模在全球排名首位;我媽媽只是普通人,最厲害的事情就是生了我,嘻嘻。

我大學時就開始用360的好多產品,比如360瀏覽器。但是安了360以後,再使用其他瀏覽器時,360安全衛士就會攔截,怕我遇到“危險”,謝謝叔叔一直以來的“照顧”。2014年我大學畢業那會兒,周叔叔從美國巡遊回來,說要做物聯網,要全方位地把我們保護起來,立誓將用戶的安全‌‌“從線上搬到線下‌‌”,於是有了360智能攝像頭‌‌“小水滴‌‌”。周叔叔又增加新功能‌‌“水滴直播‌‌”,如果此時周叔叔在我旁邊,我一定會向你投出仰慕的眼神。

我前幾天還看到水滴直播上發出公告:幼兒園不限量免費申請360攝像頭。在360的保護下我又感受到叔叔的溫暖。我自己是做產品體驗類視頻的,出於職業的好奇心,我和同事發現水滴直播的內容真可謂是琳琅滿目:有妖嬈的舞蹈身姿、遊樂園的兒童嬉戲、輸入密碼的特寫、養殖場愜意的驢子……

12月2日那天風超級大,但是依然擋不住我和小夥伴躁動的心。我們按照水滴直播上的ID位置,找到了在北京西單附近的素食店。我和小夥伴坐成一排衝著前台,清晰得地出現在水滴直播畫面上,在屏幕上的最裏面則是一對情侶。如果周叔叔去了,說不定在水滴直播上能跟我們有合影呢。服務員阿姨很熱情,跟我們說攝像頭是360的,老闆安的,在水滴直播上能看到他們家店。對了,周叔叔,你在水滴直播上說要讓商家張貼直播告示,可是這家沒有呢,阿姨也不知道。

我又在水滴直播界面上滑動着,發現了丰台劉家窯的一家連鎖餐廳,他們家粥很好喝,畫面上人頭攢動,屏幕上飄的一行行彈幕也很惹眼。我們順着ID又準確無誤地找了過去。讓用戶在位置欄里選擇自己定位,確實方便我們去尋找,嘻嘻。

進入店內,我們幾個人的身影又出現在水滴直播上了。我們喝完粥,同事去前台結賬,拿着直播中的畫面去問前台,收銀員說攝像頭是360送的,老闆安上去,不知道會被直播出去

嗯,這個老闆肯定喜歡監督員工,不允許辦公室戀情,親個小嘴這種事情也會被網友譴責的,吃飯的顧客也得做一個好公民。我們問了此時正在聊天的兩個顧客,她們被直播上鏡的感受,‌‌“你願意被直播嗎?一天24小時天天被直播你覺得會是什麼感受?‌‌”我們得到這樣的反問,說完她們就趕忙離開了飯店。

她們竟然不喜歡叔叔的保護,一點也不乖呢。一個帶着孩子的母親也疑惑和憤怒地說:‌‌“他們憑什麼直播?!‌‌”從這點看大家顯然不領叔叔的情。

12月3日我們繼續尋找,也想幫叔叔做個調查。叔叔一直讓大家張貼直播告示,《商家設置直播提供公告》要求在平台開播的商家需要在直播區域設置明顯直播提示以告知顧客,提示貼紙需要在畫面明顯露出,或者在直播台簡介中註明:‌‌“本店直播已告知顧客‌‌”類似文字。但我們發現商家就是不聽話,極少有張貼。

如果貼了告示,商家就可以直播各種監控畫面了,只要進屋就算用戶默認願意被直播,商家就不用再用戶指責了,一指牆上的大字,用戶不就微笑着開始直播自己肖像了嘛?

我們又來到了丰台的小吃店,我和同事坐在攝像頭正對面,這樣上鏡會更明顯一點。在啃雞腿的時候我也保持微笑,怕網友發彈幕說我吃相不可愛。對於一個女漢子來說我已經很努力了。我們飯後去前台問攝像頭的問題,店家說是360送的,已經安了兩年多了。

我不禁想到周叔叔的口號:‌‌“硬件免費‌‌”,我們又問道如果顧客被直播出去是否會涉及到隱私時,店家直言:‌‌“吃飯有什麼隱私?‌‌”如果周叔叔和女童鞋來吃飯,此時彈幕應該是什麼呢?

緊接下來我們去了一家附近的網吧,也是在丰台,看來這片兒是周叔叔重點保護對象。同事們進入網吧,開了幾台機器,玩起遊戲來,也拿起水滴直播里這家網吧的畫面跟旁邊的一個年輕小夥子攀談。

這位好奇地看着畫面里的自己,很開心得一樂,看起來他很喜歡上鏡。而後同事去前台問是否允許直播時,網吧服務員說:‌‌“沒有人會知道你來xx網吧,沒人會搭理你在xx網吧。‌‌”我們電話聯繫網吧老闆,缺得到了訓斥:‌‌“你去報警吧‌‌”,老闆最後扔了這樣一句話。

哎,是啊,我們平常老百姓哪有什麼隱私可言呀,誰會在意我們呢?可看到直播上的彈幕,還是能看到不少吃瓜群眾關心我們的私人生活。管理員說是水滴直播讓他們開的,讓我們去聯繫水滴直播,周叔叔你得為我們做主呀。

後來我們也去了丰台的一個健身館,健身館是在地下一層,順着樓梯下去能看到一家大約3000平的場館,在這裡有好幾個360攝像頭,不同視角的監控畫面會出現在水滴直播上面,一個正在練瑜伽的女孩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她正在粉紅色瑜伽墊子上做着動作,我們順勢尋找着畫面中的女孩,在瑜伽房裡找到了她。

我悄悄的拿着正在直播的畫面給她看,我也出現在這個畫面,她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我,卻說不出什麼話來,我跟她解釋了一下,她怒氣沖沖的往健身房的負責人辦公室那裡走,卻沒有得到負責人任何反饋,一直在說是平台的責任。我在想周叔叔怎麼能有錯呢?

12月3日,我們歷時兩天的學習考察,馬上就要結束了,最近也長胖了不少。我們來的最後一家是西城區的涮肉店,來得時候不是飯點兒,人很少。這家店的攝像頭看起來比較高級,是360旋轉攝像頭。我和同事找地兒坐,一邊點菜一邊看着直播,‌‌“那女的不會是小三吧‌‌”、‌‌“父女‌‌”等詞兒在屏幕上飄了起來。

我顧不上點菜了,麻利兒地把直播畫面錄屏了,四下環視尋找到彈幕評論的‌‌“焦點‌‌”——我身後的一桌正在就餐的男女。我小心翼翼地把直播視頻拿給給他們,當他們看到畫面中的自己和飄過的彈幕時,一臉驚愕。

我並不知道他們是什麼關係,我雖然看到直播中女孩在給旁邊的中年男人喂飯,但不代表我們可以隨意揣測他們的關係。他們把商家叫來問話,商家很真誠地道歉並承諾把直播關閉,但是他又滿臉委屈地解釋說,只想通過直播打廣告,‌‌“通過直播到店享受9折優惠‌‌”醒目得出現在直播簡介裏面。

女孩又說之前如果在店裡丟東西了都不讓看監控,這次卻把監控放在網上直播,確實讓她寒心。此時在一旁的我不知道說什麼d把監控畫面直播出去真的好嗎?我沉默了,我不知道周叔叔看到這裡會想說點什麼。我在回家的路上下意識地打開了剛才直播的那家涮肉店,卻發現直播依舊開着。

我知道周叔叔在讓用戶開播前簽署免責協議,我上一篇文章也提過,可是叔叔你真的不管了嗎?你在知乎上被稱為曹操,IT界的梟雄,我明白你當時做3721的時候的堅持和篤定,我也知道你3Q大戰時你發佈‌‌“隱私保護器‌‌”專門搜集QQ軟件是否侵犯用戶隱私。

我知道水滴直播也是你的一種保護,可是用戶卻發出一次又一次到吶喊,媒體報道也眾多:2017年4月,‌‌“各地中小學、幼兒園教師使用水滴平台分享課堂畫面‌‌”引發關注。2017年4月28日,水滴平台做出回應稱,360智能攝像機默認為關閉‌‌“水滴直播‌‌”功能,是否開啟完全由用戶自己決定;南方都市報也曾報道過《連內衣店、按摩館都被大量直播畫面讓人心驚》等等。

周叔叔可能忙於事務沒有關注到對360攝像機的水滴直播的報道,可現在您畢竟要成為首富了,回到A股,越來越多的老百姓也開始關注到有個偉大的公司叫:奇虎360,有個偉人叫:周鴻禕。那天我給我媽媽打電話說起周叔叔,媽媽連聲稱讚叔叔的豐功偉績,卻不讓我成為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菲言菲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