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京排華官場消息:樂看蔡奇鬧笑話 被輿論圍剿

北京當局強行驅趕所謂的“低端人口”惹禍端。就在國際人權日,北京多地爆發遊行示威,抗議當局“暴力驅趕”民眾事件。港媒報道稱有上海記者被北京官方保安噴胡椒水對付。北京官場有消息指,因對市委書記蔡奇「火箭式」陞官有所微言,加之這次行動不得人心,各大媒體多抱「看笑話」的心態,看北京遭海內外輿論圍剿。學者何清漣表示,中國大陸城市沒有“貧民窟”,是中共當局為了保證城市的“乾淨”與市容,犧牲了中國農民的自由遷徙權。

世界人權日當天,北京望京地區費家村發生群體抗議事件,有抗議者被警方抓走。

遭驅趕的移民手持要求人權的傳單抗議北京當局暴力清退。

2017年12月10日,被北京當局驅逐的外地人士,在街上拉起橫額遊行抗議

2017年12月10號,北京南中軸路老百姓上街堵路抗議當局對南小街斷水斷電。北京今日多地方爆發大規模抗議遊行,朝陽區,崔各庄,費家邨,低端人群上街示威,抗議被暴力驅趕,侵犯人權,並高呼:我們不是低端人口,我們要站出來捍衛尊嚴。

大興舊宮鎮居民湧上街頭:“我們就是這裡的,我們上哪兒去?我們哪兒也不去!”今天是國際人權日,聚集的人群越來越多,他們終於明白爭取自己的權利了。

世界人權日當天,北京望京地區費家村發生群體抗議事件,有抗議者被警方抓走。(網絡截圖)

有網友說,一大幫土匪一樣的黨國打手跑到百姓家裡去搶百姓的煤爐子,大人叫,小孩哭,還抓走男主人。這分明就是入室搶劫,這還能叫依法治國嗎?治國的這是一幫子什麼混蛋啊?這是人類歷史上首次在家裡烤火取暖視為違法犯罪。記得當年將各家鍋碗瓢盆收繳一空,強逼去公共食堂也就是這個樣子。

網友“龍的傳人”表示,中國人從古至今燒煤對環境都沒有太大的影響、現在大躍進式工業時代污染是黨造的孽就要取暖百姓受罪、黨國的一類汽柴油供應給軍隊二類汽柴油供應民用、大家問一問油品檢測工作人員就知道了、空氣污染造成大量人身體器官嚴重受損、己經不能用憤怒來形容了。

網友“Red Fire Age”稱,若一群拿着棍棒鐵鎚鐮刀的暴徒進了你家門,把你家砸毀,你會很清楚他們是黑社會的一幫犯罪團伙。但是如果這群人穿了制服,說自己是政府人員,又怎樣呢?千萬別疑惑,不管有沒有穿制服,這群人都是罪犯。任何未經良法及其正當程序侵犯他人財產、人身自由等基本人權的暴行都是犯罪行為,無論其來自何人!

網友“duomei100”表示,北京為什麼要大力拆除廣告牌呢?想不通。這張照片中,一家超市的銘牌標識被拆除。半年前申請,經過特許才批准,160萬使用兩年。如今被拆,這筆賬找誰算?更噁心的是,各區規定施工隊進行強拆,不準私拆,拆完後給張發票,說多少是多少,馬上給錢。打完人索要力氣費,奸完人索要營養費。

11日蘋果日報報導,這次北京驅趕低端人口事件不但引起外界關注,其實大陸媒體同樣關注,除了北京市的媒體被當局喝住,不能「亂說亂動」,不少地方媒體特別是網絡新興媒體都派人去北京採訪報道,甚至在北京的中央級媒體也有主動介入報道事件的,為近幾年罕見。

上海澎湃新聞積極採訪,報道出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的各個地點分布圖如下。

上海澎湃新聞的記者還一度在驅趕現場採訪時,被北京官方保安噴胡椒水對付。

胡星斗教授接受《蘋果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北京的定位是由中央最高層提出的,定位正確,但北京當局在貫徹執行時走樣了,這是在給中央抹黑,給習近平丟臉!

胡星斗說,北京作為坐擁2,000多萬人口、其中外地人口佔800多萬的大都市,水資源匱乏,交通十分擁堵,控制人口發展是必要的,但應採取人道和文明的方式,而非野蠻、粗暴的方式;應尊重市場規律,由市場調節。胡指,中央定位北京為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不是經濟中心。但是不管甚麼中心,一個城市都應該有不同層次的人群組成,不能夠說我只要中高端人口,不要低端人口,那麼誰來提供城市必要的服務?比如涉及吃喝拉撒的工作,誰來做?

胡星斗表示,全世界沒有一個發達國家的大城市,是靠用這種方式來提高城市人口質量的,只有中國的首都北京,敢公開提出要清理驅趕低端人口。蔡奇作為深受習近平信任的助手,犯這樣的錯誤是不能夠原諒的。

胡星斗直言,有人把事件跟當年印尼等國排華相提並論,甚至跟當年希特拉驅逐猶太人比較。是否妥當不說,但它應該引起北京當局檢討,中央亦應該介入事件,挽回影響。

蘋果日報引述北京官場有消息指,因對市委書記蔡奇「火箭式」陞官有所微言,加上市政府這次驅趕行動確實不得人心,故儘管市委多次請求中央各大媒體管好轄下記者,同時希望各大媒體「支持北京市委的工作」(即正面宣傳報道),但是沒有誰願意為北京市背書,相反多抱「看笑話」的心態,看北京遭海內外輿論圍剿。

不過,後期的信息顯示,中宣部確實出面了,下令各地宣傳部門管好手下媒體。

網友“Mel_graypink:表示,晚上跟黨員粉紅(親戚)吃飯,說到最近的低端人口和煤改氣,說越來越北朝鮮化,這位總被我懟還不服氣的啞口無言,最後只憋出來一句:難道只能選擇逃離這裡嗎?(聽到這句我也很啞口無言,為什麼滾的是我們呢。)

網友”zwitterion2018“稱,當北京驅趕低端人口事件發生時,莫不瞠目結舌。文明已久,竟發生這樣的事,幾乎是無稽之談。回頭再看這一系列事件,就會發現端倪了,其實中共早就已經造勢。但因為中共陷入塔希提陷阱,失去了公信力,我們對中共的話不以為然,覺得那是天方夜譚。中共一直在加強專制,只是我們內心抵觸接受這樣的現實。

城市貧民窟:中國人的現實煎熬

學者何清漣12月10日在民主中國刊文表示,中國居住在貧民窟的人口有多少?中共官方並不提供相應的統計數據。聯合國在《世界城市狀況報告2010-2011》(The State of the World's Cities Report2010/2011)中提到,從2000年至2010年,中國居住在貧民窟里的人口比例從37.3%降至28.2%。

印度居住在貧民窟里的人口則從1990年的41.5%降至28.1%。這個報告的結論讓中國人沒有貧民窟的驕傲蕩然無存:按人口絕對數計算,中國居住在貧民窟里的人口為3.84億,印度3.43億,中國比印度整整多出4100萬。

中國城市沒有“貧民窟”,其實並非中國的真實狀況。按照“貧民窟”一詞的定義,就是“以低於標準的住房和貧窮為特徵的人口稠密的城市區域”。如果中國按照京滬深廣等四大現代化櫥窗的標準衡量全中國,三、四線城市應該充斥着大量貧民窟。至於在少數大城市沒有形成“貧民窟”,這一虛榮後面隱藏的恰好是中國政府不尊重人權這一現實:為了保證城市的“乾淨”與市容,犧牲了中國農民的自由遷徙權。

何清漣指出,這一點,中國官員心中有數。2011年4月12日,在“中國-東盟城市交流與合作”研討會上,馬來西亞的代表對中國城市市容羨慕不已,通過翻譯不停地問中國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發展中心主任李鐵:“為什麼你們的城市這麼乾淨?為什麼你們的城市裡沒有貧民窟?”

李鐵的回答還算實在:“作為政府的考慮,不希望在特大城市出現像巴西、印度等國的‘貧民窟’現象”,並指出“農村人口不能自由的進城鎮落戶,意味着他們在城市只能就業,漂泊生活,卻不能獲得和城市居民一樣的公共服務”,承認“這種限制政策也抑制了中國經濟的發展,也妨礙了中國農村的發展”。

何清漣認為,因為語言與國情的隔閡,東盟代表也許不知道,李鐵這幾句話後面隱藏的事實很殘酷,為了保護城市的乾淨靚麗,中國政府用有形的區隔(如戶口制度),社會用無形的區隔(城市的高房價與高價格的公共服務)剝奪了高達數億人口的基本權利。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