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越戰爭偵察連長:連里第一個烈士竟係被自己人打死的

對越自衛反擊戰中有幾個不成文的法則,其中之一就係不得誤傷戰友。聽起來似乎很可笑,難道邊個還不知道嗎!其實,這係戰爭中血淋淋的教訓,睇吓偵察兵白萬明的回憶吧。

對越自衛反擊戰頭幾天,出現了三多。第一係傷亡多,這主要係軍隊沒有作戰經驗,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亂打,傷亡自然不會輕;第二係自傷多,啲新兵受不了戰爭殘酷,希望藉助自傷脫離戰爭,這也不稀奇;第三就係誤傷多,也就係自己人打自己人。今天就來講講誤傷。

11軍32師的偵查連指導員白萬明,對於誤傷記憶猶新。在中越戰爭期間,他多次執行偵察任務,有過長篇的回憶錄。

白萬明係貴州黃平人,對於越南的山地和叢林也並不陌生。

他1973年參軍,因能力出色、吃苦耐勞,被提升為班長、排長、副連長。在戰爭爆發之前,白萬明係偵察連指導員。

白萬明回憶:1978年末,我們接到準備參戰的命令。作為偵察兵,我們面臨的情況比步兵更為嚴峻。利用短短的時間,我帶領連隊進行戰前突擊訓練。

我們偵察兵以班為單位,每個班9個人。每個人攜帶一支56-1式衝鋒槍。這種槍在當時係不錯的,槍托可以摺疊,很符合我們偵察兵的需要。每支槍要求配備150發子彈,戰士一般會盡量多帶啲。我係連幹部有1把54式手槍,配備50發子彈,還有一個望遠鏡。每個班還有一挺56式班用機槍,每人還有4枚木柄手榴彈,1把匕首。這把匕首唔係刺刀,56-1式衝鋒槍係不能安裝刺刀的。這種匕首質量不錯,很鋒利,我們偵察兵用它殺敵只要一刀。不過匕首隻能用於殺敵,唔係今天那種多功能匕首。每人的水壺可以裝2斤水,背包里有雨衣、被子等等。短期偵查任務期間,我們係不帶背包的。戰前,我們還配發了鞋底有鋼板的防刺鞋,比解放鞋重一倍,卻不用怕越南人的竹籤了。在越南,這種竹籤到處都係,一旦被刺中不亞於地雷,腳掌會被刺穿。吃的東西方面,平時都係炊事班做的熱飯熱菜。執行偵察任務時,官兵一律吃攜帶的壓縮餅乾,每人500克。這種餅乾硬邦邦的口味不太好,卻很經飽。

2月17日凌晨,戰爭打響了。我軍強大的火炮,把半邊天都打紅了。我們偵察連被要求脫離大部隊,獨立穿插作戰,執行搗毀縱深地帶敵人大口徑火炮的任務。

接到命令以後,我立即帶領連隊出發。戰友們都比較緊張,士氣還係很高昂的。

隨後發生的事情,卻係我沒有想到的。

首先,就係行軍困難。

就戰爭準備來講,我們連排幹部能做的只能係練兵。有些問題嚴重影響作戰,卻唔係我們這級幹部能夠解決的。剛剛進入越南境內,我就發現配發的地圖非常不準確。這個地圖係根據法國殖民者製作的越南地圖繪製的,法國人早在50年代就被越南人打跑了。

咁多年後,地圖和實際地形有很大差別,導致給我們行軍帶來很多麻煩。具體我也不願意多講,橫掂經歷過那場戰爭的官兵都應該知道。

再講進入越南以後,呢度根本就沒有路。亞熱帶叢林到處都係,比人還高的野草和盤根錯節的藤蔓,不時有人跌倒。又係在夜晚,不允許用手電,部隊很容易就走散了。無奈之下,我走在最前面,用指南針儘力辨認方向。同時,我諗到一個好辦法。戰前給幹部發了一塊上海產的夜光機械錶,夜晚時候可以發光。我就將表頂在帽子上,讓後面同志跟着這點光行軍。

我當了5年兵,對於戰爭可能出現的誤傷還係很清楚的。為了避免行軍跌倒導致槍支走火,我命令所有戰士將保險關上。

萬萬沒想到,一個新兵恐懼越軍偷襲時,不能立即自衛還擊,竟然沒有關掉槍支的保險。

呢度我又要抱怨幾句。經歷了文革時期,軍隊很亂。我們11軍係乙種軍,戰前全軍才1萬多人。要打仗了,軍隊緊急擴編到甲種軍,增加到4萬多人。這樣一來,新增的戰士大部分係1978年剛剛入伍2到3個月的新兵,勉強完成了新兵訓練而已。當然,部隊也從南京、濟南等軍區調了啲骨幹老兵過來,仍然係新兵多,老兵少。我們的偵察連,本來就係一個偵察排擴編而成的,新戰士佔大多數。

就在行軍期間,突然越軍不知道哪裡打過來幾炮,我急忙命令全連卧倒躲避。

第一次被炮擊,大家都有些緊張,卧倒的很慌亂。結果,嗰個沒有把槍支保險關閉的新兵卧倒時,槍支就走火了。呯的一槍,打中了前面一個戰士,當場就把他打死了。

我們卧倒以後,越軍也沒有繼續開炮。看來,越軍並不知道我們在呢度,只係胡亂開炮進行火力偵查。

嗰個誤殺戰友的戰士怎麼處理了?上軍事法庭?沒有。

這係在打仗,我沒有處理這個戰士,只下令抬着烈士的遺體繼續前進(軍委命令不得將烈士遺體丟在越南)。

走咗一段時間,上級更改了命令,讓我們原路返回待命。返回期間,我們有意外的收穫,捉住了一個越軍,繳獲了一支美式M14步槍。

後來嗰個誤殺戰友的戰士,也沒有受到咩處分,戰後就退伍複員回老家了。

我諗,他一生也不會對別人講起這件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