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以色列打敗5國占耶路撒冷50年 川普前四位美國總統都食言

——美國承認以色列首都係里程碑

川普總統此舉也係兌現兩個諾言,一係他自己競選總統時講要承認耶路撒冷係以色列首都的承諾,二係美國人民對以色列人民的承諾。無論係同為保守派的布殊父子總統,還係左翼民主黨總統克林頓以及奧巴馬,都在競選時做過這種承諾,但這四位總統當選後全部都食言不敢兌現。只有川普總統,講到做到!

美國總統川普承認耶路撒冷係以色列的首都,成為全球新聞,並引起很多阿拉伯國家的反對,甚至有批評者認為,會惹起新的全球反美浪潮。但實際上,川普總統的這個決定,係個尊重現實和真實的正確決定,更係一個勇敢的決定,而且對促進中東和平,尤其巴以協議,具有新起點的意義。

耶路撒冷係好耐以來有爭議的城市,因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聲稱擁有這個城市。對於猶太人來講,耶路撒冷就係他們祖先的聖地,3000年以來都係猶太人的首都!講三千年,係從《聖經》記載的時代就開始的。無論你怎麼看待《聖經》,它記載的係猶太人的歷史、猶太人的故事這點無法否認。

從現代政治角度,1947年聯合國通過決議,同意以色列建國時,以色列就把耶路撒冷視為自己的首都。聯合國把它定為“託管地”。但在以色列建國第二天,就遭到周邊五個阿拉伯國家(埃及、伊拉克、約旦、敘利亞、黎巴嫩)及巴勒斯坦游擊隊的聯手入侵,要把以色列這個新生國家消滅在襁褓之中。如果唔係以色列人全民皆兵、同仇敵愾、有智有勇,這個國家當時就被滅掉了。當時五個阿拉伯國家總人口4千萬,而以色列只有60萬人,係66分之一,這絕對係一場以大欺小的凌弱戰爭,更係一場赤裸裸的侵略戰爭。五國的目的很清楚,就係要把以色列從地球上抹掉,不讓這個國家存在!

所以,看待中東問題,尤其係巴以衝突,必須首先重視這個事實:專制、野蠻、以大欺小的阿拉伯國家們,當年侵略以色列,而且一直以來要把這個國家和她的人民用武力滅掉!

以色列人用他們的智慧,以少勝多,在1948年打贏了第一場反侵略戰爭之際,把他們視為自己首都的耶路撒冷佔了一半(西城區)。東耶路撒冷被約旦佔領。

後來1967年的“六日戰爭”,又係這五個阿拉伯國家要聯手入侵,以色列面對群敵,先發制人,打敗了這五國(同樣加上巴勒斯坦游擊隊)的第二次侵略企圖,隨後佔領了整個耶路撒冷。

1973年10月戰爭,係埃及和敘利亞等聯手進攻以色列,結果又被打敗,以色列乘勝佔領了埃及的西奈半島、敘利亞的戈蘭高地、約旦當時佔有的約旦河西岸,以及當時在埃及控制下的加沙地帶(也稱“加薩走廊”)等。以色列並沒有因為打贏反侵略戰爭就霸住這些土地不退還,而係採取“土地換和平”的政策,只要你們承認以色列的存在,允許我們作為一個國家生存(多麼低微的要求),我們就把土地還給你們。後來埃及承認了以色列,以色列就交還了西奈半島。約旦跟進,也拿回約旦河西岸。敘利亞一直不承認以色列,想退還給他們“戈蘭高地”也沒有辦法。

以色列佔領了整個耶路撒冷,並把它作為首都,除歷史原因外,也係阿拉伯國家的多次戰爭和侵略造成的。

川普總統的決定唔係個人的心血來潮,而係尊重和看重這些真實、現實,以及猶太人祖祖輩輩在耶路撒冷生活的歷史。耶路撒冷係全球三大宗教(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都認定的信仰中心的“聖城”沒錯,但無法否認的事實係,基督教係從猶太教衍生的,而伊斯蘭教又係從前兩大宗教中發展出來的。猶太教係根。在希伯來聖經中,耶路撒冷被提到過700多次。所以猶太人,猶太教,耶路撒冷,有歷史的聯結性。而且全球三座宗教聖地,阿拉伯人已經擁有了兩個:麥加、麥地那,那麼猶太人作為三大宗教最早的創始者,擁有一個(耶路撒冷),一點也不過分吧。

所以,無論從宗教歷史的角度,從猶太人曾流離世界直到在聯合國決議下建立自己新國家卻立即遭到周邊五個阿拉伯國家侵略的角度,從過去幾十年來極端伊斯蘭分子都想滅掉以色列的角度,都可以明白,為咩猶太人一定要把三千年來他們祖先認定的聖城耶路撒冷作為以色列的首都。以色列人民不僅係對抗嗰個專制獨裁佔主體的“阿拉伯聯盟”(22個成員絕大多數都沒有民主選舉)的包圍打壓,更係勇敢地捍衛自己國家的主權和民族尊嚴。正如一位美國政府官員所講的,川普總統關於承認耶路撒冷係以色列首都的決定係對“七十年老事實”的“誠實”承認。

同時,川普總統此舉也係兌現兩個諾言,一係他自己競選總統時講要承認耶路撒冷係以色列首都的承諾,二係美國人民對以色列人民的承諾。無論係同為保守派的布殊父子總統,還係左翼民主黨總統克林頓以及奧巴馬,都在競選時做過這種承諾,但這四位總統當選後全部都食言不敢兌現。只有川普總統,講到做到!

美國人民對以色列的承諾也早已存在。早在1995年國會兩黨議員就高票通過議案(參議院93票支持、5票反對;眾議院374票支持、37票反對),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決定把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耶路撒冷。但係美國過去20多年來,從克林頓到布殊父子,再到奧巴馬,哪個總統都不敢執行國會的決議。只有川普總統敢於把美國國會當年的議案付諸實施。國會代表的係美國人民,所以川普總統這個勇敢的決定係實施國會決議的正確決定,更係維護美國的尊嚴和承諾的決定!

雖然阿拉伯國家多數都反對,但這個大局無法阻擋。中東主要大國沙特阿拉伯的國王薩勒曼表面反對,但不會採取反美行動,因為薩勒曼國王和王子都係親美派。在中東的地緣政治中,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係死對頭,無論黎巴嫩的極端伊斯蘭組織真主黨,還係巴勒斯坦的同類武裝團體哈馬斯,都得到德黑蘭的支持。在這種背景下,沙特阿拉伯不會真心去支持聲稱擁有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另外薩勒曼指定的接班人、他的王儲兒子默罕默德,正在進行反腐和權力鬥爭,已有數百名王公貴族和前部長等官員被逮捕。這個親西方的小王子默罕默德,目前領導着一場決定沙特阿拉伯前途命運的重大改革,在這個關鍵時期,沙特阿拉伯更需要美國的支持。川普當選總統後的首次中東之行,第一站唔係美國的最親密盟友以色列,而係沙特阿拉伯,可見川普總統對薩勒曼國王的重視。而如果沒有川普的支持,沙特阿拉伯絕不會敢於聯合埃及等八個中東國家,經濟制裁跟隨伊朗的卡塔爾,至今仍封鎖沙特跟卡塔爾的邊境。在這種背景下,更不存在沙特阿拉伯真心反美、反川普的情形。

同樣,擁有中東最多人口(八千萬)、最強大軍力的埃及,其將軍出身的塞西總統也係親美派。而且塞西總統的主要敵人係極端伊斯蘭主義的穆斯林兄弟會,這個穆兄會得到巴勒斯坦哈馬斯的支持,黎巴嫩真主黨的支持,背後的大金主和後台係伊朗。所以,埃及同樣不會因川普承認耶路撒冷係以色列首都而跟美國真正作對。更唔好講埃及得到美國的大量軍事援助,埃及軍方與美國五角大樓關係密切,而塞西原係埃及參謀總長。

中東的另一重要國家約旦,執政者更係以親美著稱。當年老國王侯賽因去世時,美國當任總統克林頓和前總統卡特等,都趕去約旦參加了他的葬禮,以報答感謝這位老國王實行開明親美的政策,包括親以色列的政策,促進中東和平進程的貢獻。現在老國王的兒子、英文跟美國人一樣流利的阿卜杜拉國王,比他父親更加親美和開明。這種背景決定約旦也不會因為這件事而真正反美。所以講,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公開反對川普的決定,只係做個樣子給阿拉伯世界看,而唔係真心要反美。

在穆斯林國家中,目前反應最強烈的係土耳其和伊朗。但係偏執伊斯蘭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爾只係威脅要與以色列斷交;美國承認耶路撒冷係以色列首都,土耳其總統不敢跟美國叫號,去威脅人家以色列,明擺着的虛張聲勢而已。而伊朗,即使其整個毛拉政權都反對,美國也不會在乎。當然可能會有些反美騷亂或抗議咩的,但不會有大的風浪。畢竟這唔係耶路撒冷在美國手裡交給了以色列,而係過去50年(從1967年的六日戰爭後算起)都在以色列手裡;以色列的最高立法機構國會,最高法院,總理辦公地,都設在耶路撒冷。它係以色列的首都早已係事實,只係美國承認了這個事實而已。

而且如果從1948年五個阿拉伯國家入侵以色列(被打敗之後以色列佔領了耶路撒冷西城)算起,以色列擁有和管理耶路撒冷已有近70年的歷史了!以猶太人對耶路撒冷的特殊迷戀和歷史宗教情結,“無法想像一個沒有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國。”《聖經》里就有詩篇記載猶太人的這種情感:“耶路撒冷啊,我如果忘記你,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如果我不記念你,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前者指喪失工作能力,後者指喪失講嘢能力)

其實當時聯合國決議耶路撒冷為“託管地”,就係一個糟得不能再糟的決定。可想而知,如果過去70年耶路撒冷真係由聯合國這個官僚機構管轄,那必定係這個城市的災難。這個充滿宗教紛爭、政治對立、種族對抗的近百萬人口的城市,會係第二個黎巴嫩,會成為廢城。而在以色列人佔領、管理(更係建設)下的耶路撒冷,成就了這個城市,成全了呢度的人民。否則這個宗教聖地就可能係第二個加沙地帶(加薩走廊),成為恐怖分子的基地,給中東、給世界帶來災難。任何去過耶路撒冷城的遊客都可以看到,以色列建築的嗰個長達700公里的高牆,擋住了以色列境外的阿拉伯恐怖分子的可能襲擊和湧入。高牆內外係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一邊係民主、自由、繁榮、富有、高科技、平均教育水平極高的以色列,一邊係沒有選舉,沒有自由,貧窮,落後,女人還要把臉蒙起來的巴勒斯坦管轄區。所以,僅僅係從這個角度,耶路撒冷屬於以色列係造福嗰個城市的人民!

在這樣的歷史背景和現實面前,再讓以色列人把耶路撒冷拱手讓出來,送給巴勒斯坦人(做他們聲稱的首都),係完全、完全沒有任何可能性的!所以,美國總統川普這個時候承認耶路撒冷係以色列的首都,等於係把事情挑明了,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們、哈馬斯們就唔好再幻想了;如果想要中東和平,想巴以和解,就要在這個基礎、這個現實面前起步!

以往以色列跟巴勒斯坦的和談,阿拉法特們一直用耶路撒冷做籌碼,拒絕簽署協議,包括當年在美國大衛營,巴以簽署和平協議,就因為巴解主席阿拉法特堅持在耶路撒冷歸屬上不讓步,而功虧一簣。現在美國承認,等於讓巴勒斯坦當局死了心,要在這個新的現實面前來談判。美國採取尊重歷史的現實主義態度和政策,可能係一個新的起點,用川普總統的話講,係一種新的思維方式,可能對中東和平,尤其係巴以和談帶來新的轉機。

對美國人民和世界各國人民來講,讓他們看到川普總統又兌現了一個他的前任們都無膽無能實施的承諾,這唔係一個只要守住權力的政客,而係一個真要做事情的美國總統。

2017年12月8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長青論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