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排華首爆民眾上街抗議 中共恐懼王朝傾覆

10日國際人權日當天,逾千名在北京的外地人,在朝陽區崔各庄鄉舉行遊行示威,但受到官方強力驅逐。此外北京其它地方也發生多起抗議驅逐低端人口的遊行。有異議人士表示,抗議政府剝奪人權行為,實在係值得慶賀的好事。學者何清漣指出,歷次王朝傾覆,基本都係流民揭竿而起的結果,而北京當局驅逐“低端人口”的做法與民主國家對待貧民的做法天壤之別。

12月10日,北京市朝陽區、大興區等地爆發遊行,民眾越聚越多,很多人聞訊趕去聲援。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在朝陽區費家村,上百民眾聚集在村委會前,他們拉起橫額,高喊“暴力驅趕、侵犯人權”口號,抗議當地政府要求承租戶搬離社區。

外來人員在北京朝陽區費家村村委會前抗議。(微博圖片)

報導講,費家村內張貼告示講,接到上級通知,要求所有租戶今日內搬走,又指會停水停電;逾期不離開的住戶,將不會退還房租押金。

有居民講,一個月前遷入時不知道有關情況,房東近日每天都要求他們搬走,有時候甚至帶上保安,現在只能收拾物品搬走。有居民則計劃年底返回家鄉河北,且透露講合法公寓都住滿人,受影響居民根本搵唔到出租房。

報導指出,係北京當局暴力驅趕“低端人口”的行為,引發外來人口要站出來捍衛尊嚴。

網民在推特上貼出的有關朝陽區費家村兩段影片,其中一個係民眾圍堵在區費家村村委會前的短片顯示,10日參加抗議的人數高達數百人,他們高喊著口號,因為聲音太嘈雜,聽不清口號的內容。

另一個費家村遊行的影片顯示,抗議遊行民眾很有組織,他們拉着寫有“暴力驅趕、侵犯人權”等橫幅,整齊地走在街上,遊行隊伍的前面還專門有人領頭喊口號。

據悉,整個抗議、遊行過程持續約一個多小時,過程中警方與抗議人員發生推撞,但沒有發生嚴重的衝突。

警方帶走至少一人。(微博圖片)

藝術家陳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表示,據他的北京朋友傳來消息顯示,示威遊行發生在朝陽區崔各庄鄉費家村。他認為,事件最終的解決依然係被維穩,根據慣例,這樣的事情,都會以拘捕帶頭人而結束。

他講:我人沒在嗰度,大家都講係在費家村。係朝陽區,離開北京比較近的、比較繁華的,現在算係城中村吧,崔各庄啊。今天(周日)上午的視頻應該係。在中國幾多次這種都係因為人心的問題,最後沒有一次係能持續的。中國的這個問題一般都係解決幾個組織者,把幾個帶頭的人抓起來,要不把好處給他,然後嚴加看管。每次的解決的方法都係這樣。

陳先生還表示,持續的反對的聲音,可能會導致官方的驅逐行動會出現啲緩和。他認為,即使係在執行命令,很多執法人員的表情,已經顯示出他們內心深處,並不認同這種做法。

世界人權日當天,北京望京地區費家村發生群體抗議事件,有抗議者被警方抓走。(網絡截圖)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還稱,在國際人權日當天,當局派出國保對多名宋庄藝術家進行貼身監視。而正在躲避警察抓捕的藝術家華涌,通過視頻向外界報平安,並指他不會因為恐懼而停止發聲。

村民:現在根本唔係針對防火安全

此外蘋果日報12月10日報道,當天晚上8點多,朝陽區金盞鄉皮村一群村保安闖進非宅基地(即違規)建的公寓,要強行驅趕住在裏面還沒有搬走的打工者,打工者拿刀自保,"我們的志願者聞訊趕去時,保安已經走咗,警察也來了,幸好沒有出事"。

記者次日趕到皮村現場,看到差點出事的公寓仍然有大批官方人員,包括公安警察在場處理事件。持刀自保的打工者已經搬走,最後啲租客正往外搬東西。公寓人去樓空,到處係打工者丟棄的雜物。有村民講,現在根本唔係針對防火安全:"看那邊嗰個甲冠公寓,標準的公寓設計,水電防火,採光通風,那樣村裡面的出租屋好,一樣要趕人,就係要把打工者趕出北京!"

異議人士李詩銘在推特講,“以前一直覺得咱們中華民族係世界上最低劣的民族,比豬還要逆來順受。沒想到在世界人權日之際,所謂的北京低端人口上街遊行示威,抗議政府剝奪人權行為,實在係值得慶賀的好事,證明咱們中國人還沒有蠢劣到極點,起碼還知道維護做人的權利,這係此前所未曾發生的大快人心之事,各位看官當為此浮一大白!”

何清漣:失地農民王朝傾覆的主力

學者何清漣12月10日在民主中國刊文表示,中國數千年歷史,王朝傾覆了若干輪。歷次王朝傾覆,除了外敵入侵之外,基本都係流民揭竿而起的結果。

遠的不講,就以離本時代最近的明清兩朝來講,進入中葉之後,都因人口漸增、土地日益集中,失地農民日漸增多並成為流民,統治者先係“驅人歸田”,因“無地可耕”而無法安置;然後就在剿撫之中彷徨搖擺,直至最後或被農民起義吞沒(明末農民大起義),或在各種民變中日益衰弱,直至滅亡,例如清朝中葉以後的歷史,先係盛世中的白蓮教、天理教等各種小規模起事,後係太平天國起義這場遍及十一省的大規模起義。

中共革命號稱“無產階級革命”,其實主體並非中共所講的無產階級——工人階級,而係流民,即失地農民。

中共和民主國家對待貧民窟完全不同

何清漣指出,與中國大陸同列為“金磚四國”的三個國家,除俄羅斯之外,印度、巴西都有城市貧民窟。

在貧民窟中排名第一(按面積)的印度孟買達拉維居民超過60萬;排名第二的印度達哈維貧民窟面積僅為1.75平方公里,居住人口高達上百萬。巴西里約熱內盧的荷西尼亞係南美最大的貧民區,排名世界第三。

中印兩國係世界第一、第二人口大國,都係中產階層人口偏少、貧困人口偏多的國家,印度之所以出現位居世界第一、第二的兩大貧民窟,原因在於印度係民主國家。

何清漣分析,在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中,貧民窟的居住者的選舉權與中產、富人的權利平等,也因此,政客出於選票考慮,必須許諾改善貧民窟的現狀。貧民窟里有無窮無盡的需求,包括供水、供電、學校、廁所、下水道,以及道路的改良,等等,都等待政府來解決,政客們許諾的少許恩惠就足以贏得一部分選票。

中國政府以人治手段阻止出現貧民窟,肆意驅趕“低端人口”,主要原因在於一點:權力只對權力的來源負責,中國官員並非民選官,不需要對民眾負責。

何清漣強調,在總人口約佔80%的社會底層當中,其主體係農村人口。中國的農村生態系統已經支撐不起數量龐大的底層人口之生存需要,他們進入城市謀生係必然趨勢。城市裡如何容納這些人,讓他們在城市裡不失尊嚴地生活,這係橫在秩序與人道之間的“中國結”。如何解開這個結,不僅考驗中共政府的財政能力,更係政府良心指數的體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