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化告委內瑞拉公司欠錢為何在美國打官司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石化告委內瑞拉公司欠錢為何在美國打官司

2007年,委內瑞拉與跨國企業就重油帶國有化簽諒解備忘錄。圖為委能源部長拉米雷斯(右)與中石化代表(左)簽合同現場。(PEDRO REY/AFP/)

中石化(Sinopec)作為原告在美國提訴的第一場官司,被告竟係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外媒評論稱訴訟顯示中方對委債務危機已失去信心和耐心。

11月27日,中石化在美國德克薩斯州休斯頓的地區法院對委國家石油公司提起訴訟,索賠2,370萬美元。這係美國聯邦和州法院記錄中,中石化唯一一個作為原告提訴的官司。

金融時報指,這起法庭糾紛涉及的金額並不大,但它暴露出大局面正在分崩離析。而且起訴書一改中方慣用的外交措辭,也部分揭示了中、委關係的惡化程度。委內瑞拉係中共外交全面失敗這一大環境中碩果僅存的所謂亮點,中資國有企業何以突然“斷臂療傷”?

根據公開的法庭起訴文件,2012年5月15日,委內瑞拉石油公司(PDVSA)給了中石化一分採購4.5萬頓鋼筋的訂單,價值4,350萬美元。中石化稱其交付了鋼筋,但係在採購訂單期滿後,委方至今還拖欠一半金額的款項。

中共一直對獨裁的委內瑞拉現政權提供資金、基礎設施建設等援助,而委內瑞拉現政權也藉機經常跟美國叫板,針對這起中共國有公司在美國法院向委內瑞拉國有公司提起訴訟的案件,美國網民調侃講:“共產主義者訴訟香蕉共和國的社會主義者。”

中石化稱等到的係空頭支票

外界認為,中資石油公司一般對委內瑞拉有超乎一般的“耐心”。今年10月份,中石化仍在試圖讓委內瑞拉石油公司還錢。如法庭文件顯示:2017年10月,委內瑞拉石油公司(PDVSA)的內部律師薩拉扎(Pedro Salazar)承諾兌現中石化商業發票,但“付款承諾一直係空頭支票”。

而且從2016年起,中石化高層也在參與斡旋這一歷史問題。起訴書中提到,2016年5月,中石化總裁與PDVSA財務副總裁討論商業發票付款事宜,後者對PDVSA承擔此張商業發票並無疑義,相反還承諾兌付給中石化。

到了2016年9月,PDVSA通知中石化,PDVSA董事會同意支付這張商業發票。隨後雙方交換書面的支付草案,但至今PDVSA仍沒走完這一流程。所以到了今年10月份,中石化還在催帳;至於11月底在美國法院提起訴訟,外界認為中石化的耐心已用盡。

呢度不得不提到委內瑞拉的現狀,因為其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的獨裁政權,今年7月開始,美國針對委內瑞拉的石油公司以及馬杜羅政權官員實施經濟制裁,包括禁止購買由該國政府或委內瑞拉石油公司所推出的債權等。

在制裁前,多家委國石油公司通過借款維持股息,油價下跌,已經讓這種做法難以為繼;制裁後,委國石油公司想要在美通過發行債權融資的路更被堵死。9月,印度國有石油天然氣下屬公司(ONGC Videsh)放棄了為委內瑞拉的一個石油項目募集3.04億美元的計劃。

根據彭博社最新數據,委內瑞拉和委國石油公司(PDVSA)在10月份和11月份只償還了35.3億美元本金和利息債務,已經係捉襟見肘。

昔日大手筆投資聯姻今日成法庭冤家

委內瑞拉《拉丁美洲先驅論壇報》(Latin American Herald Tribune)指,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的不可靠、腐敗以及效率低下不僅阻止了中企的進一步投資,後者也像美國石油公司一樣,在國際仲裁和法庭上向委國公司提訴。

中共石油公司昔日大手筆投資委內瑞拉,在美國等大型石油公司撤走時,不斷趁機填補“空缺”,增加對委內瑞拉的援助,沒料想十幾年後,中石化在美國突然提起對委石油公司的訴訟案。外界認為這可能係中共擬改變援委計劃的前兆,同時也係中共石油投資的轉向標。

中石化係中國最大的成品油生產供應商以及第二大原油生產商。在2010年,其與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簽約共同開發胡寧1號和8號油田區塊,投資規模為140億美元,計劃每個區塊日產20萬桶(1000萬噸/年)原油,同時還參與建設一座年處理原油能力達1000萬噸的煉油廠。

除了中石化,還包括中海油和中石油,這三大石油公司在2010年與委內瑞拉共簽署六項石油合作協議,投資計劃擴大至400億美元。

當時國內媒體《中國能源報》稱,三大石油公司同時簽署合作協議並不多見,標誌着中委兩國能源合作已進入規模化發展階段。

根據中國—拉美金融數據庫(China-Latin America Finance database)的統計,中石化的投資係2007年到2016年間中國對委內瑞拉總計逾620億美元的投資和放貸的一部分。但由於油價從2014年的頂峰迴落以及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的產量下滑,委內瑞拉方面難以償還中石化的債務。

訴訟揭中委關係現“分手”裂痕

《拉丁美洲先驅論壇報》報導講,鑒於這個拖欠款項發生在六年前,到2017年才提告,講明中石化經過了長期考量。

報導講,通常中資企業會採取比較外交式的口吻,但這次中石化改用強硬語氣對已經投資了140億美元的委國合作夥伴提訴,表明中方已經不耐煩。

中石化在起訴書中指控委國家石油公司使用“一家資本金不足的空殼公司,其唯一目的就係防止中石化獲得賠償”。

“這不僅僅係一個違反支付承諾的案子”,委國家石油公司的行為還“構成故意虛假陳述、欺騙以及隱瞞重大事實”,同時對方旗下幾家公司合謀、對中石化“蓄意欺詐”,所以中石化美國公司要求法院判定委國家石油公司付出“懲罰性賠償”。

長期跟蹤中資企業在委國投資的加拉加斯資本市場(Caracas Capital Markets)投資人達倫(Russ Dallen)表示,這起訴訟表明中國(共)不再願意為委內瑞拉提供貸款,中共的態度轉變將使委內瑞拉政府和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陷入違約境地。

目前,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和委內瑞拉政府已經出現不能如期償付其國際債券的狀況,評級機構也相繼多次宣布委國石油公司和委內瑞拉政府違約。

中共的轉向可能成為壓倒委內瑞拉經濟或馬杜羅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早在2016年,金融時報刊文分析講,在全球油價下行的趨勢下,“委內瑞拉距離全面違約不可能很遠。除非產生新的政府,否則貸款機構和投資者將對該國敬而遠之,進一步加劇其經濟困難,關鍵問題在於中國(共)會怎樣做。”

對此,中共外交部係刻意降低外界對此案的解讀。“這係一起普通的商業糾紛,各方無需作出過度解讀”,聲明中還講,“相信委內瑞拉政府和人民有能力處理好本國債務問題。”

給中委之間的石油換貸算筆賬

那麼委內瑞拉真嘅有能力償還巨額債務嗎?不妨睇吓中國、委國這些年的石油換貸糊塗賬。過去十五年來,中國給委內瑞拉的貸款金額累計為1250億美元,並且雙方還一度達成石油換貸協議以及大型基礎設施建設協議。

根據中國海關數據的最新統計,中國係委內瑞拉原油的最大買家。委內瑞拉原油經過美國運往中國的出口量今年上半年上漲15%,達到42.5萬桶。但係在油價下行的這幾年,靠這些出口量根本還不了委內瑞拉的巨額債務。

美國CNN電視台在2016年10月報導講,預計委內瑞拉拖欠中國貸款金額已達200億美元。且即便停止貸款,也只係為潛在的風險“止損”,而過去的巨額投資和貸款形成的“存量”債務依然面臨巨大的風險。

在中共國家貸款幫助委內瑞拉推行不可持續的經濟政策時,也讓委內瑞拉掉入了“能源詛咒”怪圈,除了石油似乎已一無所有,除了賣石油又一無所靠。

一方面,委內瑞拉依賴石油提供該國95%的出口收入,另一方面其國有石油公司的改革(收歸國有)又進一步削弱了其獨立性及經營能力。

委內瑞拉的石油產量在6月份已降至14.7萬桶/天,為十四年來的新低,加上下滑的油價,委內瑞拉的整體償債能力更係雪上加霜。

再睇吓如今的委國經濟,早已陷入深度衰退。2016年,委內瑞拉國內生產總值(GDP)收縮10%,官方統計失業率為20%,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顯示,委內瑞拉的通脹率更超過700%。

有網民調侃講:“中共先把委內瑞拉拉上舞台,然後再讓它破產,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而這就係“南南合作模式”。

“有趣的係,這些(共產主義國家)實體公司在簽訂合同時,通常在合同中規定解決爭端的地方一係在美國,一係在英國,制度自信去哪兒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