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最小背包客」6天徒步羅布泊 虎爸回應質疑

不上幼兒園、從小跟着父母徒步、一年大半的時間都在路上……一張小女孩路邊求搭車的照片在微博上一下子火了,照片中的小女孩雯雯當時僅4歲,“徒齡”卻已近3年,被成為“中國最小背包客”。

雯雯與家人在旅途中。

12月7日,成都小天竺街一旅舍。在成都的最小背包客雯雯。

火了後,雯雯並未停止徒步,她和父母一年時間挑戰了川藏線、在尼泊爾體驗了滑翔傘、穿越了原始森林……這一路上,關於雯雯父母“虎式教育”的爭論也一刻都沒有停止過。雖然受到質疑,父親潘土豐“不打算讓她(雯雯)上幼兒園”的決定並未動搖過。

就在上個月,5歲的雯雯和爸爸、媽媽以及哥哥挑戰了“死亡之海”羅布泊。12月7日,一家人再次抵達成都。說起這短短6天的徒步沙漠之旅,潘土豐認為並不成功,“算是一次失敗的挑戰,但同樣收穫了很多東西。”

明年9月,雯雯就要到上學的年齡,之後“虎式教育”將繼續還是放棄,潘土豐坦言“還要再考慮”,但會盡量選擇放假時間進行徒步。

新成員哥哥打退堂鼓5歲雯雯主動安慰鼓勵

12月3日,雯雯一行5人到達了成都,這是他們本次行程的最後一站。“過幾天就回上饒了,孩子請的假快到期了。”7日,在成都華西壩附近一青年旅社,看着一旁嬉戲打鬧的3個孩子,潘土豐說道。

12月7日,成都小天竺街一旅舍。雯雯與哥哥一起打遊戲。

3個孩子中,除了女兒雯雯和大兒子柏如,還新加入了一個成員——柏如的朋友,11歲的林林。

12月7日,成都小天竺街一旅舍。雯雯的哥哥和媽媽在玩圍棋。

今年暑假期間,放假在家的柏如當起了“孩子王”,帶着比自己還大的孩子一起露營、野炊,林林就是其中一個。“他(林林)可能是被感染了,也想加入我們的徒步,他的父母也很支持,所以就一起了。”說起新加入的成員,潘土豐的語氣中難掩自信。

去了高原,也了海邊,這一次,潘土豐給孩子們擬定了一個新的挑戰——“死亡之海”羅布泊。向學校請了兩個月的假,10月,一行5人在滇藏線上開啟了挑戰之旅。

每天6點半起床,徒步20多公里……走到佛山鎮附近,林林便打起了退堂鼓。當天,路上少有車輛經過,一直到晚上11點,一行人仍沒搭上車。走在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公路上,林林大哭着要回家。“讓我沒想到的是,雯雯和柏如他們主動安慰鼓勵哥哥。”潘土豐說。

一個小插曲後,5人繼續上路,林林也漸漸融入其中,“剛開始每天都要跟他爸爸媽媽打電話,到後來,一個星期才打一次,更獨立了。”

沙漠無人區徒步6天孩子們哭着自己走完

10月底,一行人抵達新疆若羌縣,從這裡出發,一路向北,便是羅布泊。潘土豐原本打算撘越野車穿越,然而,在親朋好友的勸說下,同時也考慮到孩子太小,潘土豐和妻子袁端商量後決定“淺嘗輒止”,“找個當地人當嚮導,徒步去感受一下就可以了。”

出發前,潘土豐擬定了一個目標:在沙漠里呆十天。按照這個計劃,備好了充足的水和食物,“如果每天按照計劃來,應該是夠的。”

相比於大人的瞻前顧後,孩子們簡單很多:去沙漠有數不清的沙可以玩,多開心啊。到達瓦石峽鎮,雯雯就迫不及待地想往沙漠里鑽。

潘土豐並不認為這是在讓孩子們玩——每個孩子,都要背自己的衣服、食物,林林和兒子柏如年齡大一些,又是男孩子,每人要背兩桶1.5升的水,只有5歲的雯雯也要背兩瓶500毫升的水。

11月2日,徒步沙漠無人區之旅啟程。剛見到沙,3個小孩異常興奮,建基地、堆城堡,玩得不亦樂乎。然而,從第三天起,新鮮感被眼前千篇一律的景色抹得一乾二淨,再加上每天十多公里的徒步帶來的疲憊感,林林率先鬧起了情緒。見哥哥不走了,雯雯、柏如也哭了起來。

量力而行。潘土豐和袁端不打算強迫孩子們再繼續往前走,但是,即使要打道回府,也要自己走回去。不幫忙,是兩人一貫的態度。走累了,坐下休息,休息好了,背上包繼續走。第六天時,孩子們自己走出了沙漠。

一段不算成功的挑戰卻讓孩子們懂得了珍惜用水

之所以選擇提前結束行程,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水不夠了。

“第一次到沙漠,經驗不足,剛開始,覺得囊好吃,就多了後,喝的水也多了。”潘土豐說,孩子們也不太懂得有計劃地喝水,“到第二天,他們自己背的水就已經喝完了。”

原本計劃的夠喝十天的水,過了4天就只剩一半,於是,只能提前折返。“這是一次並不成功的挑戰,但收穫還是很大的。”潘土豐說。

林林的父母感受到了孩子的變化。“因為從小在家就很受寵,他(林林)比較懶散,也不懂得吃苦,剛開始,他常會跟我們抱怨外面太辛苦,從沙漠出來後,他一下子懂事了很多,還叫我們要節約用水,節約糧食。”林林的母親鄭小紅說。

在沙漠的6天,艱苦無處不在。沙漠地帶早晚溫差大,晚上氣溫僅2℃左右,在帳篷里,孩子們裹着衣服,縮進睡袋取暖。在潘土豐看來,這是在鍛煉孩子們的意志,更是教他們學會珍惜。

在一成不變的沙漠里行走,即使有當地人做嚮導,也難免因茫茫望不見邊際而感到絕望,“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難得的經驗,親身經歷過,他們更能感受到堅持的意義。”

最小背包客明年上小學趁入學前挑戰完四條進藏國道

12月中旬,柏如和林林的假期結束,他們將重返課堂。缺了兩個月的課程,是否擔心孩子跟不上?潘土豐顯得很樂觀,“出來一路上,我們都帶着課本的,有不懂的地方,柏如也通過微信問老師。”

今年9月,柏如升三年級,在第一個月的測評中,他在60多人的班裡排名50多位。相比於因陪孩子寫作業而住進醫院的家長,潘土豐“心大”很多,他並不太在意孩子的排名,“學校學的只是一部分,我相信,在旅行中,他們學到了更多的東西,這對今後的學習也是有幫助的。”

12月7日,成都小天竺街一旅舍。雯雯在打遊戲。

明年9月,雯雯也將上小學。是讓孩子繼續這樣走下去,還是回歸校園?潘土豐坦言,還在考慮中。“讓柏如請假徒步,主要是考慮到兩個孩子相互有個伴,等雯雯上學後,可能就會趁着兩個孩子放假,再出來徒步。”

不過,剩下的幾個月時間,潘土豐已為雯雯擬定了新的計劃:挑戰青藏線。“川藏線、滇藏線、新藏線我們都挑戰了,四條進藏國道只剩下青藏線了,希望能在她入學前能夠完成。”

12月7日,雯雯一家人在成都小天竺街一旅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封面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