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智庫:警惕中共刺向民主制度的「匕首尖」

盧欣係個90後ABC,(在美國出世的華人),父母都係從中國大陸漂洋過海的第一代移民。這係她懂事以後第一次去中國——嗰個和她既血脈相連又陌生的國度。 幾天的旅行留給她的印象係:一次「混雜了中共政府宣傳和金錢貪慾」的行程。

在北京歡迎比利時國王菲利普的中共儀仗隊(2015年6月23日)

不久前,盧欣參加了一個中國國營旅行社專為海外華人華僑提供的特價旅行團。

盧欣係個90後ABC,(在美國出世的華人),父母都係從中國大陸漂洋過海的第一代移民。這係她懂事以後第一次去中國——嗰個和她既血脈相連又陌生的國度。

幾天的旅行留給她的印象係:一次“混雜了中共政府宣傳和金錢貪慾”的行程。

“愛國就把錢花光”

每天他們在導遊的帶領下出入各種販售珍珠、玉石、茶葉的場所。盧欣告訴美國之音:“我們在南京的導遊講,中國係你們的祖國。如果中國在世界舞台的地位提高了,中國人、包括海外華人的地位也會提高。你們應該支持祖國,也就係講要把錢都花在這兒。”

“愛國就把錢花光,”她用中文重複了一遍導遊的口頭禪。

除了不斷鼓勵他們花錢外,導遊的另一項“教誨”也讓她印象深刻:

“他們總講,我們希望你們去海外做‘宣傳’。他們希望我們在海外告訴別人中國怎麼好。”

請進門來聽宣傳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項目官員傑西卡·路德維格(Jessica Ludwig)講,中共試圖將海外社區置於自己的影響範圍內,“利用他們,動員他們,使他們發揮有利於政權的作用。”

這正係中國的執政黨歷來重視的僑務工作。盧欣不知道,她報名參團的旅行社並唔係一個單純的商業機構,而係隸屬中共政府的僑務系統。旅行社成立之初明確的使命係——政治效果重於經濟利益。

一個更值得關注的新趨勢係,近年來,世界各地越來越多的其他族裔也被網羅進這個宏大的國家戰略中。

2016年,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秘魯國會講話時講,到2019年,中國將為一萬名拉美人提供培訓機會。他還在其它場合提及,五年內將為亞非發展中國家提供十萬個培訓名額。

2016年11月21日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秘魯總統佩奇·巴布羅·庫欽斯基在秘魯利馬的總統府握手。

“這唔係我們一般意義上所講的培訓,”西班牙作家卡德諾(Juan Pablo Cardenal)講,“這係為了接觸外國精英,也就係嗰啲中國認為在當地不同領域有影響力的人——意見領袖、政策制定者、議員、政黨成員、前外交人員。”

卡德諾曾為西班牙兩家報紙做過十年駐華記者,過去八年來,專註研究中共的全球影響力,在40多個國家做過1300多次訪談。

“實際上中共係想讓這些人接受政權宣傳的影響,”他講。

專制與民主的全新較量

路德維格和卡德諾都參與撰寫了《銳實力:專制影響的崛起》。這係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最新公布的一份有關中共和俄羅斯向民主國家輸出政治影響力的報告。

兩位作者強調,應該用一種全新的眼光看待專制政權向民主國家推行的影響力。他們將其定義為“銳實力”——一種鋒利的,可以刺破、滲透、穿越目標國政治和信息環境的力量。

報告指出,不同於以軍事和經濟力量強迫、收買他國的“硬實力”;也不同於用富於吸引力和感召力的政治理念來講服他國的“軟實力”;“銳實力”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偽裝來掩蓋其國家主導的本質,核心目的係“干擾和操控”。

美國民主基金會的路德維格講:“建在世界各地大學校園裡的孔子學院,教中文、教書法,看似無害,但它們組織的活動明顯支持中國共產黨的立場。”

她舉例講,比如孔子學院舉辦的圖片展,宣揚中國對西藏和其他與中國地緣政治局勢緊張地區的主權;又比如在課堂上禁止討論和西藏、台灣相關的敏感話題。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報告指出,“這些野心勃勃的專制體制,在國內系統性地壓制政治多元化和言論自由,並越來越多地尋求在世界範圍使用類似的手段,保護他們的利益。”

“這係一場專制政權和民主國家展開的全新較量,”報告講,“專制政權的‘銳實力’應被視作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

學界的紅線

除了大力推廣民間交流、文化活動和教育項目,報告的作者們還發現,專制政權利用民主體系開放的環境收購媒體,投放免費的內容,試圖左右民主國家的公眾輿論和政策討論。

最近,中共央視製作的“一帶一路”紀錄片開始在阿根廷電視台播放。

“大多數的當地人並不明白,這其實係中共政府的宣傳,”西班牙作家卡德諾講,“我認為,只有學術界了解中國和這個政權究竟係怎麼回事。”

他講,但係學術界有自己不得不面臨的難題:如果你講了太多批評中共的話,就沒法去中國,就沒有存在感,所以“他們都很清楚紅線在哪裡。”

這個星期,澳大利亞推出了一系列旨在遏制外國在當地施加政治影響的立法提案。此前,有關中共試圖影響澳大利亞政界、商界、學術、媒體等領域的報道引起了當局警覺。

2017年2月,澳大利亞的墨爾本藝術中心的海報顯示2月15到18號上演《紅色娘子軍》。

中國行留下的思考

中國的做法並不總能實現預期的效果。

回到美國後,每當被朋友問起中國之行的觀感,盧欣總係簡單地回答:“挺有趣的”,或者“那係一次體驗。”

老實講,那次旅行和她預想中的大相徑庭,也讓她開始思考很多問題,“中國政府希望我們相信,中國發展快速,無比光鮮亮麗,但我覺得這適得其反。”

北京街頭的標語牌上寫着“發展繁榮”(2015年7月15日)

她對美國之音講:“就好像有人告訴你,他多麼了不起、完美無瑕,你都會禁不住起疑心,如果你真嘅那麼好,別人自然會講你好,為咩要自賣自誇呢?”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盧欣為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