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體育 > 正文

給田亮「壓分」的領導 原來係大名鼎鼎的她

12月3日,最高檢內刊《方圓》雜誌刊發了一篇名為《中國體壇高層觸目驚心的腐敗》的文章。文章揭露了中國體壇眾多貪腐亂象與“潛規則”,其中關於田亮和領導“交惡”的內容十分惹眼。

記者通過梳理髮現,這位與田亮不和的領導,正係今年11月剛剛出任中國游泳協會主席的周繼紅。

與領導“交惡”

田亮全運賽場遭“壓分”

被稱為“跳水王子”的田亮曾紅透中國體壇半邊天,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摘金之後,田亮達到了職業生涯的巔峰。

田亮爆紅後,各路廣告商紛紛向其拋來橄欖枝,然而過多的接拍廣告,也為田亮惹來了大麻煩。2005年1月,國家體育總局游泳運動管理中心以其參加商業活動過多,違反隊規做廣告代言等為由將其除名。

慘遭國家隊除名,十運會便成為了田亮唯一的救命稻草。這係雅典奧運後的又一次大賽,也係田亮重啟國家隊大門的敲門磚。

根據《方圓》雜誌刊發的文章《中國體壇高層觸目驚心的腐敗》報道的相關內容,在2005年進行的十運會上,因與中國跳水隊的某領導“交惡”,跳水名將田亮被打壓。比賽前,在裁判休息室里,一位體育界高層要求“無論田亮跳得有多好,最多只能給8.5分”。

比賽中,在田亮一次完美入水後,除了一位裁判按標準給出9.5的高分以外,其他裁判果然只給出8.5分,這位給高分的裁判最終失去了“最佳裁判”評選的資格,因得罪領導不久後便辭職。

裁判現身講法

矛頭直指周繼紅

記者梳理髮現,成都商報曾在數年前撰文,直指這位授意裁判“壓分”的領導正係時任中國跳水隊領隊的周繼紅。文章中,這位因得罪領導被迫辭職的裁判現身講法,道出了“壓分”事件的原委。

周繼紅圖片來自網絡

這位裁判表示,“田亮參加男子10米台之前,在我們裁判休息室里,一位我不能透露姓名的人直接對我們講:‘不管田亮跳得多好,一律都係8.5(分)’!當時我就覺得很悲哀:‘講起來我們係決定比賽歸屬的裁判,但實際上只係一群傀儡而已!’”

他還透露,“這樣做的高明之處在於,很多東西都係點到為止,要靠我們自己去領會。比如講領導係很少像‘壓田亮’那樣明確指示的,他們只會派人來放出一點口風,下面的人自然知道該怎麼做了。就算後面有人來查,也查不來任何證據。”

而在“違抗旨意”打出9.5分之後,這位耿直的裁判也遭到了處理,失去了本該到手的“全運會最佳裁判”獎項。“一開始無記名投票時係有我的,但後來我的名字不知怎麼就被叉掉了,換成了一個和周繼紅關係不錯的裁判。不過我問心無愧,我之前得過兩次全運會的最佳裁判獎,也係世界跳水大賽的常客,這已經足以證明大家對我的認可。”

這還不算完,這位裁判還在比賽之後被周繼紅叫到北京訓斥了一頓,自覺得罪了周繼紅,這才主動選擇退出跳水裁判圈。

而對於在中國跳水界講一不二的周繼紅,這位裁判表示,她確實該反思一下:“中國跳水的成功,係跳水這個系統工程的勝利,並唔係你周繼紅一個人的功勞。實際上從徐益明開始,中國跳水就已經取得全面優勢。無論邊個來當領導,都不會比你幹得差!”

熊倪恩師曝跳水潛規則

周繼紅決定金牌歸屬

記者梳理髮現,成都商報在2009年十一運會時採訪到了熊倪的啟蒙教練馬鳴(化名),他也係山東十一運會跳水比賽的裁判。

2009年10月9日,馬鳴突然離開全運會跳水裁判住地,官方對外公布的原因係“因為心臟病請假離開”。

10月10日下午,馬鳴向成都商報透露:“我提前離開,並不單係因為身體有病,而係因為不滿全運會跳水的黑幕,竟然所有金牌都係提前內定的!”正係在這次交談中,馬鳴直言接下來的4枚金牌的歸屬將分別係:男子3米板何沖,女子10米台雙人汪皓/康麗,女子3米板雙人吳敏霞/趙沁心,男子10米台周呂鑫。

果不其然,在全運跳水比賽結束後,馬鳴關於金牌歸屬的預言全部應驗。再次接受成都商報採訪的馬鳴也揭開了事實真相。

成都商報:你能告訴我們究竟係邊個決定了這一切嗎?

馬鳴:周繼紅,作為中國跳水目前(文中指2009年)最高的直接領導,她不僅決定了金牌的歸屬,而且還決定了裁判的陣容,甚至包括裁判的“生死”。

成都商報:你咁講,有咩直接的證據嗎?

馬鳴:直接的證據倒係沒有。因為如果她做這些事情還要跟每個裁判去講,那到證明她的影響力還沒有大到哪裡去,可怕的係甚至她只要放出一點口風,便有人來安排一切了。而這種看上去沒有證據的“黑幕”在我看來其實才係更可怕的。作為本屆全運會(文中指十一運會)的裁判,我不止一次地聽到有裁判講:這塊金牌領導已經定給邊個邊個邊個了。而目前(文中指2009年)在中國跳水界能夠決定這一切的,就只有周繼紅。

為田亮講嘢惹惱周繼紅

中國跳水裁判很無奈

記者梳理髮現,在接受成都商報的採訪過程中,馬鳴也談到了田亮被領導“壓分”的事件。

馬鳴透露:“我作為國家A級裁判,年齡、資歷也都擺在嗰度,但係本屆全運會(文中指十一運會),我唔好講執法決賽了,就連執法半決賽的機會都沒有。他們這樣對我,應該與這樣一件事有關,上屆全運會(文中指十運會),半決賽中對田亮的壓分相當厲害,我就講了一句公道話:‘田亮怎麼講也係為中國跳水做出了貢獻的。’最終田亮決賽中拿了冠軍,聽講周繼紅因為這事很生氣。”

在成都商報採訪的最後,馬鳴也袒露心扉,談到了自己對中國跳水的啲睇法,其中的啲觀點,與前文提到的那位被迫辭職的裁判不謀而合。

馬鳴:“其實並唔係跳水的裁判黑,而係大家沒有辦法,當領導決定由哪些人執法時,甚至基本上就已經明確了裁判只要帶耳朵而不用帶眼睛去。裁判也係人,裁判也要養家糊口,所以請大家理解裁判的無奈。其次,我諗講的係,中國跳水從徐益明時代開始就已經係邊個當領導都能拿到奧運會的大多數金牌,舉國體制以及一代代教練的兢兢業業、頑命訓練造就了中國跳水的輝煌,中國跳水不應該成為哪一個人的‘家天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法制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